第四百八十六章 一血

  囚车中的囚犯傀儡星彩被左慈带走,这件事正好帮助乐渊将傀儡的事情一并隐瞒了过去,虽然乐渊因此可能会被安上一个保护不周的罪名,但是总好过私访囚犯来得好。

  而且和一般人比起来,左慈做这个替罪羊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他可是来无影去无踪的“仙人”,而左慈无疑是这群仙人中最独的一个。

  运送的队伍整个停滞了下来,一群小妖兵围拢在乐渊的身边,一脸焦急地看着乐渊。毕竟任务没完成会被暴君董卓怎么对付,他们这些人可以说是早有耳闻,那是不死也要脱层皮,向他们这种底层小妖兵恐怕得死伤不少人。

  “大人,您倒是说说话啊,我们这看管不力的罪名万一被追究起来该如何是好啊?”

  “是啊,是啊,您可千万不能不管我们啊!”

  ………

  一群妖兵在乐渊身边唧唧歪歪说个不停,乐渊啪的一声将左慈留下的那张符纸拍在了地上。然后整个人身上的气势向外一放,顿时原本还挤在他身边的一群妖兵顿时自主向外散去。

  “吵吵吵,吵够了没有!囚犯已经逃走,说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了!既然如此,你们这些家伙还不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至于董卓那里由我来对付,别再乱嚼舌根了!”

  乐渊说完大手一挥,让一群人准备明天重新上路。而这时候原本一直隐于角落的吕绮玲走上前,在乐渊耳畔小声问道:“失去囚犯你不会被刁难吧,万一那个董卓真的……”

  吕绮玲没有把话挑明,但是乐渊自然直到她想要说些什么。董卓这个人不能说是无脑,但是脾气暴躁杀性大这是肯定的,所以明天刁难乐渊的可能性很大,甚至会直接将乐渊军法处置也说不定。

  乐渊撇过头回答道:“真要是到了那种情况,你敢不敢和我放手一搏,杀出一条生路来?”

  “鬼神之女不惧任何挑战,如果不是被董卓下药的话,之前我又怎会如此狼狈?”

  “而且据我所知,父亲大人现在地位不在董卓之下,所有董卓身边的武将只剩下李傕、郭汜、张济、樊稠、胡轸、徐荣、华雄、李肃这些原本的嫡系部下,不过在逃出来的时候我还见识到了和你手下那些兵有些相似的武将,不知道实力如何?”

  吕绮玲仔细回忆着在董卓那里见识到的种种,最后一股脑地全都说了出来。

  无双世界中的人实力可以说非常奇怪,就武力值而言绝对不低。吕绮玲这样的无双武将已经达到C级巅峰,如果不是太年轻,恐怕就快迈入B级的门槛了,而星彩同样不差。至于曾经见过一面的左慈大概比吕绮玲等高上一筹,半只脚跨入B级,而吕布在吕绮玲的回忆中败她不过十招,这还是在顾及不伤她性命的情况下,妥妥的B级水准。

  但是虽然他们的武力值达到如此水平,但是生命活性和一般人几乎强不了多少,被捅心脏一样一下就死。

  就算是一般的小兵同样能够凭借数量优势将他们堆死。如果真要给他们一个定位就是没有进阶的一群上位者,空有强大的武力但是对于下层实力者无法无视他们的伤害。

  而像董卓实力达到C级,其他麾下的一般武将达到C级的也就只有张济和华雄两个人而已,其他人都在D级混着,比起精英士兵强不了多少。

  乐渊领着几百人的队伍就在第二天的中午之前赶到了虎牢关。从移居到异空间之后,虎牢关也是模样大变,为了能够发展壮大自身实力,董卓可以说将方圆百里的人全都赶到了虎牢关内,渐渐让虎牢关有了城池的模样。

  乐渊在进入前的身份也不知道是怎么安排的,虽然只是个领着几百人的武将,但是刚刚一到虎牢关便让董卓直接派人通传了。

  当乐渊带着伪装成亲兵的吕绮玲来到议事大厅的时候,只见董卓挺着他那比怀胎十月还要肥大的肚子坐在太师椅上,斜撑着脸望着走进来的乐渊。

  而在董卓的两侧,一边站着他那嫡系部队的武将,另一侧则站着远吕智派来协助他的妖将,诸如黄泉军、风鬼、金鬼、蛟这样的由远吕智力量诞生的妖将。

  乐渊走入门内,站定之后双手抱拳微微低头对着董卓行礼道:“参见董卓大人!”

  见到乐渊的动作,董卓势力那边的人自然是微微皱眉,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自然而然地看向乐渊的脸色变得不善起来。而另一边远吕智势力的妖将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似乎对于乐渊这个新人倍感兴趣。

  而坐在太师椅上的董卓,见到乐渊的动作竟然没有直接找茬,而是摆正身体突然哈哈大笑道:“乐渊将军,你舟车劳顿来到虎牢关想必已经很累了吧,不过在此之前是不是应该先交接下任务呢?”

  乐渊原本还奇怪董卓哪里来这么好的脾气,没有等到乐渊一进门便直接破口大骂,原来是想要借着乐渊丢失囚犯的事情来斥责他,想要让乐渊根本无力反驳。

  “哦,这件事情我也正想向董卓大人汇报呢!”

  乐渊的脸色如常,抬起头望着董卓沉声说道。乐渊这一不卑不亢的表现让在场的诸位武将对于他稍微有了些许改观,不过早已经收到消息的他们也正像看看乐渊怎么把这件事情圆过去。

  董卓眉毛一挑,望着不远处的乐渊似乎有些兴趣了。抬起自己的右手一指道:“你有什么事情吗?如果说是囚犯逃走的事情,那么大可不必多说,我倒是想听听你有什么想要为自己辩解的吗?乐渊将军!”

  乐渊从自己怀里掏出了左慈的那张符纸,随后对着在场的诸人道:“这就是劫走囚犯者留下的,想必那人就是传言中的仙人左慈。”

  乐渊手中的符纸在在场所有人手中传阅,最后传到了董卓手中。董卓看了看符纸突然将它猛地拍在一旁的桌子上,声音顿时传遍了整个议事厅。

  “竟然敢劫走我想要的女人,还真是一个胆大妄为的叛乱分子,等我抓到他一定要将他扒皮抽骨。不过乐渊将军你办事不利,理应受到惩罚,就把你连贬三级,罚俸一年,另外去外面领上30军棍!你可有异议?”

  董卓先是表现了一番对于左慈此举的愤怒,但是说着说着便将矛头对向了乐渊,虽然乐渊没能将囚犯押到虎牢关,但是在场的人如果设身处地绝对没有一人能够拍着胸脯说可以挡住左慈救人。

  说到底董卓的这个惩罚有失公允,他自己领地周围被左慈神不知鬼不觉部下了迷雾大阵,导致现在囚犯被劫,反而独独严惩乐渊一个人,说这不是在杀鸡儆猴那是没有人信啊。

  尤其是远吕智实力的几个妖将此时看向董卓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厌恶,如果不是远吕智命令他们在董卓麾下的话恐怕他们早就反了。

  “有,在下不服。虎牢关重地竟然能让左慈这种反抗者混入其中,更重要的是让其完成了法阵还无人知晓,我想这定时有人玩忽职守所致,董卓大人应该严惩此人!”

  乐渊虽说只是让严惩玩忽职守的人,但是整个虎牢关内谁不知道,玩忽职守最为严重的恰恰就是主事人董卓。董卓自从被远吕智踢出高层发配到虎牢关之后,整日过的那是什么生活?只要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都被他强掳过来,在被他蹂躏得不堪重负后不是死亡就是自杀,这才有了让乐渊送女将过来的事情。

  而乐渊的话让董卓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看向乐渊的脸上已经布满了压制不住的怒火,乐渊这是在所有人面前打他的脸,而且打得那是啪啪响。

  只见董卓砰的一声猛地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随后一步一步稳如泰山地走向乐渊。低沉犹如恶鬼般沙哑的声音在整个议事厅响起。

  “好!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家伙,不但放跑了囚犯,却不认罪反而想要污蔑我的部下玩忽职守。你这种家伙,定不能饶!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尊卑有序!”

  说着董卓便抬起了他那布满老茧的左手,带着一道劲风拍向了乐渊的右脸颊。如果乐渊真被这一击拍实了,就算不重伤,暂时性的毁容那也是肯定的,更加关键的就是乐渊别想再抬起头了。

  面对董卓的这一巴掌,乐渊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在董卓即将击中的时候扣住的了他的手腕。董卓那肥壮的手腕被乐渊仅仅地我在了手心之中,快而准正是对乐渊眼力的最好评价。

  “啊啊——你这可恶家伙,给我放手!”

  已经快要变成肥猪的董卓手腕被乐渊一用力,便发出咔咔声,痛得董卓连连怒吼,但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掰不开乐渊的右手。

  “以下犯上,罪当处死!来人啊,还不给我拿下这个逆贼!”

  虽然董卓也吃惊于乐渊胆敢公开反抗,但是乐渊的动作也正好让他找到了把柄,立马对着自己的部下大吼道。李傕、郭汜等人立刻就想上前将乐渊擒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一旁的吕绮玲动手了。虽然没有武器在身,但是她的实力同样不容小觑,三拳两脚之下便将想要围上来的李傕一会人打退。

  而动作这个老色鬼在看懂啊伪装的吕绮玲时,眼睛陡然一亮,右手指着她说道:“你,你是那个女人,乐渊你这个家伙果然是个叛徒,竟然收拢这个想要行刺我的家伙,所有人还不把这个逆贼拿下啊!”

  “不知死活,你这种混账便给我死吧!”

  乐渊左手龙魂剑一闪而现,随后就在其他人根本反应不及的情况下刺入了董卓的心脏。

  “呃——你……你这混账……”

  董卓心房被刺,只能对着乐渊露出狰狞的眼神后身体无力地向后倒了过去。这就是这个世界武将的悲哀,虽然战力惊人,但是身体却出人意料地脆。

  “董卓大人!”

  董卓派系的武将一个个面露悲色,但是此时却无一人敢轻举妄动,前几日吕绮玲大发神威的表现还让他们心有余悸,现在又要加上一个杀神乐渊,没有武器的众人此时那是根本无力抵抗。

  同时对于乐渊还能携带武器,众人是奇怪不已。董卓惜命是众所周知的,想要带武器进入会议厅根本不可能,乐渊刚刚那一手凭空变出武器没人能看清是这么做到的。

  “你们这群人现在归我统领了,如有不服,下场就是这个!”

  乐渊手上长剑一挥,只见肥头大耳的董卓头颅便被直接斩下,随后咕噜噜地滚到了李傕等人的脚边。

  一时间整个会议厅内针落有声,没有一个人敢在出声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