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巡游(二更)

  劳心劳力差不多快一年的A级隐藏支线剧情——异端,终于完成了。这个任务带给乐渊的感觉与其说是系统发布的,倒不如说是斩妹世界的剧本编辑者委托系统颁布给乐渊的,让乐渊对于世界形成的真相是越来越想了解清楚。

  不过虽然任务完成了,但是乐渊在这个世界的旅途可还没有结束。别的不说,帝具的收集到现在为止才见识到43件,其中只有4件有提示,而最后的1件帝具只能靠乐渊身上那件不靠谱的幸运罗盘赌赌运气。

  “艾斯德斯,别抱我抱得这么紧,我还要驾驶着坐骑呢!”

  只见拉着飞行蝠鲼头上缰绳的乐渊有些不自然地向身后的艾斯德斯说道,从离开了西方沙漠之后他们一路收集帝具已经从北方靠近异民族的区域来到了整个帝国的极东区域,这一路上艾斯德斯就没有消停过,身体变得比以前更健康的她已经不是乐渊所能轻易制服的了。

  “不要!”

  艾斯德斯的双手从乐渊的脑袋边上穿过,丝毫不顾及身上的某个重要部位被乐渊的脑袋碰到,万世的轮回禁止一解开后她仿佛要将完全压制的情感一股脑地释放出来,完全没有了一点点矜持。

  “你驾驭飞行蝠鲼的方式可不规范哦,对待飞行蝠鲼这种危险种的动作要这样……”

  艾斯德斯的两只手已经从乐渊的手上接过了飞行蝠鲼的缰绳,随后一边亲身示范着从无数次轮回中掌握的驾驭技巧,一边像是以为严师一般对着乐渊孜孜不倦地解说。

  以乐渊的能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那不要太简单,一边将艾斯德斯的一切全都记忆下来,同时还有能力感受着来自于艾斯德斯的身上时有时无的圆润触感。

  不过艳福不是什么人都能享受的,虽然接受了御姐雪妍中的记忆、性格成分,但是艾斯德斯总体上和乐渊记忆中的她变化不大,反倒是那种好战的性格在得到了御姐雪妍记忆后变得更加的明显,和乐渊之间的比试那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斗。

  大陆东部的城市斯克利普斯,作为一个临海的大城市这里每年吸引了无数的人前来观海,更为重要的是这里是整个新帝国最大的海军驻扎地,参加狩人之前的威尔就曾经在这里生活。

  看着这个海风中都带着阵阵海腥味的城市,艾斯德斯很明显有些不太适应,一只手在鼻尖下挡着道:“难怪当初一见威尔的时候就在他的身上问道浓重的鱼腥味,我还以为是他带来的特产味道呢,没想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个说法还真没有说错。”

  “是啊,不过暂且忍耐一下吧。我们来这里可不是单纯地来旅行的,根据幸运罗盘的指示最后一件帝具还要继续往东寻找,我们在这里休整一下便离开吧。”

  乐渊拿出幸运罗盘看了一眼,随后对着艾斯德斯说道。

  “继续向东?那不是要到海上了吗?究竟是在某个海岛上或是海中,看来这最后一件帝具不容易。”

  补充了消耗不少的补给品之后,乐渊和艾斯德斯两人便来到了港口,谁着这个大陆东部最为繁华热闹的港口城市,港口此时却显得异常萧条。不仅仅是商船全都无所事事地停泊在港口,连打渔的渔船都纷纷停在港口不动了。

  乐渊带着艾斯德斯来到了最近的一艘停泊的船旁边,对着正在修补小渔船的一个渔民说道:“你好,请问你知道这里有谁的船愿意出借吗?如果不行的话,我想买下一艘船。”

  却见那个渔民听到后连连挥手,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神色道:“不行不行,我借了就是害你们啊!”

  在乐渊的连连追问之下,这个渔夫才将实情全盘托出。就在半个月之前整个斯克利普斯海港已经全面禁海,不但他们渔船无法出海,连商船同样无法出海。没有得到海军方面的许可,别说是将船外租,连将一块木板抛下海都不行。

  而追究其原因还是源自于半个多月前的一连串海难事件,不知为什么从大陆南方港口来斯克利普斯海港的许多海船全都莫名的沉船了,一个生还者都没有,只有过路的海船看到的遇难船只残骸预示着这些人已经遇难。

  而海军的人则是在勘察过之后对外发出了禁海令,宣布在他们解决所有问题之前任何船只不得下海。

  听到渔民的话,乐渊不知为何第一反应就是和帝具有关,这不是乐渊想帝具想疯了,而是一种不可言喻的莫名感觉。而当乐渊转过头看着艾斯德斯的时候,正巧她也对着乐渊点点头,似乎正对乐渊的怀疑而表示肯定。

  斯克利普斯海港海军总部——

  当乐渊还有艾斯德斯走进海军总部的时候,刚想询问坐在柜台后面的海军接待女兵,还没等乐渊开口询问,便听到大门外面传来一阵自言自语声。

  “希望这些能满足黑瞳的胃口,糟糕,10分钟的时间限制快要到了。”

  伴随着那让乐渊感到熟悉的声音,一阵急促的奔跑声闯入了大门。

  乐渊转过身对着匆忙抱着大包小包进来的威尔,伸出右手微笑着打招呼道:“好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嘛,威尔!”

  “这……”威尔在听到乐渊的声音后猛地停下了脚步,当他抬起头看着乐渊和艾斯德斯的时候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呆愣愣地盯着乐渊俩还一会儿这才瞪大眼睛大喊道:“是,是艾艾……”

  在威尔的想法中,乐渊和艾斯德斯正在大陆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度蜜月之类的,完全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乐渊两人,正想向两个人敬礼,对于他来说另一个难伺候的主出现了。

  “威尔,好慢啊!你答应我的点心在哪里呢?”

  只见黑瞳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嘟囔着嘴从总部内的房间走了出来。不过在见到乐渊和艾斯德斯的时候眼前一脸,连威尔都懒得搭理了,直接到乐渊俩面前报道。

  黑瞳对艾斯德斯那是尊敬,对乐渊那就叫一个亲热了,乐渊在狩人时做的绝大多数点心都是喂到了黑瞳的肚子里面,这好感度刷得绝对比威尔这个备胎高得多。

  不过有了两个熟人的存在,乐渊想要打探到相关的消息便轻松得多了,三下五除二通过半个消失的商谈乐渊总算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正如乐渊和艾斯德斯所猜测的那样,威尔他这个地道的海军同样认为这一连串的海难事件同样和帝具有关。

  “不过,你们现在这是交往了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黑瞳可是个100%的姐控,你究竟是怎么把她骗到斯克利普斯来的,威尔?”乐渊看着威尔不由问道。

  而威尔则是手舞足蹈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不过一旁的黑瞳倒是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由于夜袭的解散,身为杀手的赤瞳一时间也不知道前往应该去哪里,不过有着塔兹米这个特殊的主角的存在,隐晦地表达出了想要包养赤瞳的想法,也不知怎么的赤瞳还真答应了。

  而黑瞳这个电灯泡可就不在塔兹米的照顾范围之内了,而恰恰这个时候威尔直接帮塔兹米接过了这个艰难的任务,将黑瞳拐到了斯克利普斯海港。

  “那么长官你们呢,你们不是说要浏览整个大陆的风景吗?难道现在正巧浏览到了斯克利普斯吗?”

  威尔将倒好的茶水递到了乐渊和艾斯德斯的身前,轻声问道。

  “目的和你们的一样,找到引起海难的元凶,那个家伙手上的帝具正是我想要的东西,怎么样愿意让我和艾斯德斯帮忙吗?”乐渊看着威尔道。

  “当,当然没问题了,有你们的帮助一定能够很快便恢复整个港口的正常。”威尔对着乐渊俩敬了一礼道。

  斯克利普斯的海军从半个月之前便在调查者这一起离奇的海难事件,从被破坏的船只残骸来看他们都是被一种极为庞大的海生危险种袭击的,但是每一个来斯克利普斯的船只都非常清楚他们所在的船道虽不能说100%不存在危险种,但是就几率而言和买彩票中一等奖没什么区别。

  “而更加离奇的就是这一系列的海难事件的元凶都是同一种类的危险种,或者说是同一只危险种造成的。不过元凶非常狡猾,根本就不留给我们海军机会。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发现我们的,只要我们海军的人参与到里面便绝不出现,太狡猾了!”

  威尔在调查这一系列袭击案中那是对元凶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和黑瞳如果和对方正面交锋绝对能够取胜,但是偏偏对方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死活不和他们来正面交锋。

  当乐渊四人来到准备好的船只上时,威尔疑惑道:“乐渊长官,你难道直到元凶的藏身之所,你们两个不是才刚刚到斯克利普斯吗?”

  乐渊从怀中掏出了那个幸运罗盘,在威尔面前扬了扬道:“我不知道,不过这个玩意或许能带我们找到我们想要见到的那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