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无尽(二更)

  位于这个世界最顶尖的捕食者,传说级超级危险种的沙漠龙羽蝶,最终还是倒在了成就它无上威名的这个沙漠之中。它的实力无愧于传说之名,乐渊为了将它再杀足足两次耗尽自身的魔力,同时一次险些被命中要害而死。

  不过费尽艰辛将其击杀也不是全然没有涌出,最起码乐渊能够从这半具尸骸上取得许多不错的材料,毕竟沙漠龙羽蝶的等级如果搁在千年以前,足以拿来制作一件顶级帝具,不过在技术失传的现今制作一件臣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乐渊将将沙漠龙羽蝶的尸体全都处理干净之后,艾斯德斯却早已经准备好来到了尸体附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乐渊工作,她身体上的不适已经随着沙漠龙羽蝶的死亡而消失。

  “你……果然干扰已经消失了。”

  当乐渊注意到艾斯德斯的存在时,这才发现随着他看向艾斯德斯手上的魔灵印记正在发出足以媲美和御姐妍共鸣的炙热感,如果这都不足以说明艾斯德斯是残魂转世那么乐渊就可以上吊自杀了。

  面对乐渊的询问,艾斯德斯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一动不动地看着脚下的这一只沙漠龙羽蝶的尸体。就在乐渊想要叫住她的时候,只见艾斯德斯一脚狠狠地踹在了已经被乐渊开颅的龙头上。

  “嘭——咔嚓……”

  随着艾斯德斯的一脚,巨大的龙头骨上被踹出了一道裂缝,同时从拿到裂缝开始整个沙漠龙羽蝶的尸体开始冰封,在短短十秒的时间内巨大的沙漠龙羽蝶被整个冰冻了起来。

  “你,有心事?”

  虽然从艾斯德斯的表情上看不出来,但是乐渊却能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一阵烦躁感,似乎有什么正在困扰着她。

  当天夜里,没有选择立刻回程的乐渊两人选择了在冰冻着的沙漠龙羽蝶身旁升起了篝火,在这个无尽的沙漠之中度过最后一个晚上。

  篝火的光芒在艾斯德斯的脸上阴晴变化,让心情原本就不太好的艾斯德斯更显几分忧郁。

  “你觉得,当我残魂觉醒之后,我还是我自己吗?我究竟会是现在的艾斯德斯,还是那个你想要带走的转世之前的那个女人?”

  虽然艾斯德斯已经接受许多残魂的记忆,但这不是人格置换,只不过是艾斯德斯通过第三者的视角像是看电影一般将那些记忆浏览了一遍,根本不能让她完全地自己认同成御姐妍。

  “不知道,灵魂真的是太玄奥了,而且还有轮回转世的存在。我的层次距离那个阶段太遥远,你的问题我无法解答。”

  乐渊也很想知道在艾斯德斯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魔灵印记之前会遭受到那么强烈的阻拦,如果不是有这个A级任务将其一层层解放的话恐怕乐渊再花10年都难以确认。

  就在乐渊思考着这些根本没有答案的问题的时候,艾斯德斯陡然淡淡一笑,口中低声呢喃道:“摩珂钵特摩!”下一秒,乐渊连进行对抗的时间都没有便被这一招彻底冻结了自身的时间。

  篝火不再跳跃,风沙不再细鸣,连乐渊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便只剩下了艾斯德斯一个人能够行动。这近乎世界BUG的力量没有一个人能够正面对抗,同样也包括接触到时间这一最为神秘力量的乐渊。

  望着无法动弹的乐渊,艾斯德斯走到了乐渊的身前一只手将乐渊的下巴抬起,随后低下了自己那张绝世的容颜狠狠地吻在了乐渊的唇上。

  摩珂钵特摩所赋予的静止世界10秒的时间匆匆而过,而乐渊的意识也在这一刻开始转动,当发现了正在亲吻自己的艾斯德斯他第一时间想要阻止艾斯德斯的行动,谁知他还没动手艾斯德斯便自己动手。

  “嘶——”

  当艾斯德斯起身的一瞬间,乐渊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只见那里已经被艾斯德斯咬破,鲜血正从上面一点点流出来,虽然很快便开始复原,但是刚刚的疼痛感还是让乐渊难以忘怀。

  而艾斯德斯现在却是一副你爱咋地咋地的样子,背负双手轻轻抬起头傲视着坐在沙丘上的乐渊道:“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如果你想把我变成另一个人的话,希望你不要后悔了,就算身为艾斯德斯的意志消失了,我还是会恨你直到永远的!”

  艾斯德斯的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在对视着乐渊的时候将所有的情感通过那一双海洋蓝的眸子传递给了乐渊。

  对于艾斯德斯这个既是自己的任务目标,又和自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纠葛的女人,乐渊也不知道最终该怎么去面对了。

  抬头望了望天空中那一轮近乎满月的月亮,乐渊在噼里啪啦直响的篝火声中,从自己的道具栏里面拿出了A级隐藏支线剧情其中的一项奖励强制契约。

  和它的名字一样,这玩意的作用就是将一个剧情人物变成下仆带出任务世界。不过正如它的名字一样,这个契约的效力非常强大,是强制性的存在。

  和玩家通过其他方式收取的下仆不同,无法自主解除契约,起绑定能力近乎和使魔的性能一样,除非强制契约者死亡,这一份契约绝对不可能被解除,堪称最为霸道的契约。

  乐渊看着这份道具最后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艾斯德斯在这个时候表露出了这么炙热的感情,乐渊恐怕不到最后一秒不会使用这一份契约,而是会去试着用普通契约方式将残魂转世带走。大家好聚好散,让御姐妍直接将残魂转世下仆的身份解除,那么乐渊便不和艾斯德斯之间也就在没有任何瓜葛。

  不过既然艾斯德斯已经这么说了,如果乐渊不再表达些什么,那么恐怕连乐渊自己都会说自己是个人渣了。

  将封有强制契约的卡片捏在手心中,乐渊将夹在手指间的卡片展露在了艾斯德斯的面前,随后像是在叹息又像是在犹豫道:“只要使用了这个,无论觉醒残魂后的你还是不是你自己,你恐怕都很难在和我分开,我在问你一次,你后悔吗?”

  “想要成为我艾斯德斯的男人,婆婆妈妈的可不好。你不离,我不弃。你这个人,我跟定了!”

  艾斯德斯听到了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从乐渊的手中接过那张强制契约的卡片,下一秒卡片发出一道白光。

  艾斯德斯只觉得手指一麻,随后一滴鲜血便顺着手指流入到了纯白的卡片之中,下一秒强制契约脱手而出飞入到了乐渊的手中。乐渊拇指指甲在中指指心一划,随后属于乐渊的一滴血印入了强制契约中。

  强制契约集结了玩家和剧情人物双方的鲜血之后爆发出无尽的白光,随后乐渊只感觉到身前的强制契约在一点点地消失,而他和艾斯德斯只见也随着卡片的消失产生了一道无法斩断的联系。

  看着已经完成了的契约,乐渊也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只要把艾斯德斯带出这个世界他也算是完成了对于御姐妍的承诺了。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有最后一个步骤没有完成,乐渊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现在,我要开始帮你觉醒你体内的残魂了。如果你不想失去自我,那么便拿出你身为艾斯德斯的自尊,将你前世的残魂的当作猎物,猎杀她吧。”

  在鼓励艾斯德斯的同时,乐渊一只手按到了艾斯德斯的胸口上,下一秒手中的印记和艾斯德斯胸口上的印记开始发出炙热的灼烧感。而乐渊手上的魔灵印记的红光越来越耀眼,而艾斯德斯胸口的那一道印记在魔灵印记的作用下有渐渐被同化的趋势,一点点以极为缓慢的速度转变成魔灵印记的模样。

  而艾斯德斯的状况也和她胸口上的印记差不多,意识正在被残魂一点一旦地压制着,如果继续以这种状态进行下去属于艾斯德斯的那一个人格将会消失,整个人变成转世前的御姐妍。

  觉醒进行到这一步,已经完全不受乐渊的掌控,即使乐渊想要将自己的手移开也做不到,两个人的印记在这一刻紧密联系起来,就算乐渊斩断自己的右手依然无法阻止觉醒的继续。

  “艾斯德斯,不要迷失你自己。你是帝国无敌的大将军,你是最为高傲的女王,你有无数爱戴你的将士,最为忠臣的部下……你,不再是一个人,我等着你回来!”

  这种纯碎人格、意识间的对抗,乐渊能够做的也只有对艾斯德斯的鼓励而已,如果以乐渊的意识介入这场同一个人的对决,不说会不会破坏整个觉醒仪式将一切导向不可知的未来,就是艾斯德斯本人恐怕都不愿意接受。高傲宛如冰雪女王的她需要乐渊的鼓励,但是如果乐渊出手助她便是对她最大的侮辱。

  这一场残魂的觉醒仪式从月上中天一直持续到了黎明前,在这过程中艾斯德斯没有睁开过眼睛,乐渊同样没有闭上眼休息过,全都在等待着最后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