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猎杀

  就在玄岛龙龟每一步都如地震一般向着森林狼尸体所在处走去的时候,乐渊却已早早地来到了森林狼尸体击中地区。

  看着满地的森林狼尸体,乐渊庆幸着还好没有将这些全部破坏,看了看不断震动的地面,乐渊冷笑着从空间背包中掏出了某件东西。

  超级危险种剧毒星蝎的毒囊,这个被乐渊一直收藏的大杀器在这一天终于有了它的用武之地。乐渊的速度在这一刻飙到飞起,对着在场的森林狼尸体每一个都地上了一丁点的剧毒星蝎毒素,以保证不会被玄岛龙龟给发现。

  当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乐渊隐匿住了自己的身形,躲到了一边的森林之中静待着事件的发展。

  而当玄岛龙龟不负所望来到森林狼的尸体旁边时,它没有先吃,而是抬起脑袋向四周左右看了一眼,似乎在寻找着可能隐藏的敌人,随后巨大的水龙被它召唤了出来对着满地的森林狼尸体冲洗了一遍,这才放下心开始进食。

  一只、两只、三只……玄岛龙龟每多吃下一直森林狼的尸体,乐渊便在心中暗暗记下。由于刚刚水流的冲击,乐渊甚至不知道自己所下的毒即将还能保留下多少效力,只能期望着玄岛龙龟吃下足够多的森林狼尸体来累计身体内的毒素。

  全部的168只森林狼统统都被玄岛龙龟吞下了肚子,它就像是个无底洞似的将那小山堆一样多的森林狼统统消灭了。而乐渊一直期待的毒发身亡却一直没有动静,仿佛根本对玄岛龙龟没有作用一般。

  当玄岛龙龟吃饱喝足之后准备回到自己熟悉的湖泊休息时,它刚刚抬起腿迈开步伐准备调转身体。突然“咚”的一声玄岛龙龟像是喝醉酒似的,脑袋突然垂了下来,在地上重重地打出了一个坑洞,随后晃了晃脑袋这才重新站起来。

  “奏效了吗?不过效果貌似降了不少,这根本毒不死它,连将它彻底麻痹都做不到啊!”

  乐渊看着虽然摇摇晃晃状态不佳大师依然挺立的玄岛龙龟,知道直接毒杀的计划失败了。

  随即从隐藏的大树后面走了出来,手上这时候已经多出了一把金色的永恒之枪。

  对方这种防御力惊人的家伙,只要足够的攻击力命中它的要害即可。而乐渊手中恰恰有着足以穿透玄岛龙龟那要命防御的武器。

  “用不着出绝招,只要投掷命中即可。”

  乐渊的双手紧紧我这永恒之枪,对于它穿透的能力乐渊是信心十足。随着乐渊力量灌输如永恒之枪中,枪身上金色的光芒越来越亮,随着乐渊用力掷出,永恒之枪划破了近百米距离指向了玄岛龙龟的脑袋。

  面对身后传来的危机感,玄岛龙龟那晕乎乎的脑袋到现在还没有彻底明白过来。像是反射条件似的顺着危机感向身后看去,金色的光芒笼罩了玄岛龙龟的视野,让它彻底迷失在了那璀璨的金色光芒之中。

  下一秒一米多粗、十多米长的金色光柱将玄岛龙龟的脑袋整个粉碎。

  当飞出去的永恒之枪重新飞回到乐渊手中的时候,失去了支撑的玄岛龙龟的脖子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溅起了大量的灰尘。

  “又干掉了一个超级危险种,看来30个的任务还是有希望完成的嘛!”看着时间还有足够的剩余,而已经猎杀了19头超级危险种的任务提示,乐渊对于未来那是充满信心。

  “嗖——”

  从乐渊的身后突然传来带着寒气的杀意,乐渊刚刚转过身的一瞬间手中的永恒之枪便迎了上去。只听到“Duang”的一声,永恒之枪与细剑交锋上了,而乐渊也见到了一脸怒容的细剑主人。

  “你这家伙,一直是在耍我吗?”

  艾斯德斯将身体的重量压在剑身上,借此暂时压制住了力量更加强的乐渊。

  “耍你,何出此言?”

  乐渊稳定住身体,猛地将枪向前一推,将艾斯德斯推开一定距离这才问道。

  艾斯德斯一甩自己的细剑,地面登时被冰封住了大半。她用剑尖指着乐渊手中的永恒之枪道:“我是绝对不会忘了你的金色长枪的,你就是2年轻救走了艾斯德斯那个神秘小兵吧,难怪我一直找不到和你相似的家伙,原来你根本就是做了易容。”

  女人说翻脸就翻脸,而一直被杀意连绵不断洗脑所影响的艾斯德斯自然更加严重。说着再次冲了上来,手中的细剑带着无尽地寒芒刺向了乐渊的脑袋。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难道你还不能放下吗?”

  乐渊极尽身体所能躲过了艾斯德斯连绵不绝的刺击,随后反手推动手中的永恒之枪以连续不断的枪刺回击。枪剑相交发出了金属鸣音在寂静的森林中回响着。

  “你说放下?对于戏耍过我的人,永远不可能!给我凝结吧!”

  艾斯德斯将乐渊逼到了半空中,看着无处可躲的乐渊艾斯德斯全力一击挥动了手中的细剑。她身体中的[恶魔之粹]在这一刻亮出了獠牙,地面上亮起了一个半径十米的巨大圆形,随后一道冲天的圆形冰柱一瞬间形成。将在半空中的乐渊没有丝毫遗漏包裹在了冰柱之中。

  这一道冰柱仅仅是将乐渊冰冻了两秒,乐渊便解除了自己对自己施展的冰咒。顿时原本紧密无间的冰块空处了活动的地方,随后在有了活动空间的冰柱中召唤除了魔人虚影。

  五米级的魔人虚影出现,它手中同样产生了一根由魔力组成的永恒之枪。伴随着魔人的身体活动,巨大的冰柱被完全崩解。而艾斯德斯则是陡然借着破碎的冰渣接近到了乐渊三米多远的地方,然后一击带着寒冰的刺激记载了乐渊的魔人身上。

  “呛啷——”魔人身体被击碎了,不过在细剑继续突进时候,乐渊手上的永恒之枪对上了细剑的剑尖。

  “既然如此,那么我今天就在这里将你征服!”

  大战避无可避,乐渊也停止了自身的闪躲想要趁此机会一举拿下刚刚消耗了不少体力的艾斯德斯。

  剑光、枪影不断在无人的禁林之中闪现,一棵又一棵苍天古树在乐渊和艾斯德斯的对战中惨遭横祸。两人的战斗近乎忘乎所以,战意、杀气将四周一切的生物驱散,除了他们自己和眼前的对手,眼中再也看不下其他人。

  “体力这么强吗?我还以为[恶魔之粹]这种顶级帝具的消耗可能会让你很快便败下阵来呢!”

  乐渊又一次和艾斯德斯角力起来,看着近在咫尺的艾斯德斯,乐渊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微笑。

  “哼!体力好的人可不止我,你不同样为了打倒玄岛龙龟消耗不少,可别怪我不留情面,战斗没有情谊可言!”

  随着披肩的冰蓝色秀发飞舞起来,艾斯德斯以其自身为中心猛地一挥手臂将乐渊打退,随后高举起手中的细剑,用力挥下。

  “噌——”

  一道绵延百米的锋利冰壁向着乐渊袭来,那足以媲美利刃的冰壁一旦触及身体,便能毫不费力地切肉断骨,可以说是碰不得的一大杀器。

  “离风靴——启动!”

  乐渊一刹那间将自身的速度提到了极速,在冰壁即将临身的时刻一个侧身闪了过去。随后右脚一踏地向着攻击源头的艾斯德斯冲了过去。

  而此时艾斯德斯的身体还处在大招僵直的状态,按照乐渊的速度完全能够在她返回常态之前击中她了结这次的战斗。

  只见乐渊的枪尖即将贯通艾斯德斯的腹部的时候,保持着挥剑姿势的艾斯德斯若有若无地吐出了几个字:“摩珂钵特摩!”下一秒,整个世界所能目视的地方全都被冰蓝色所覆盖,同时世间的一切全都停止了下来,连带着正在冲刺的乐渊都保持在了枪尖离艾斯德斯只有一线的地方。

  摩珂钵特摩,帝具[恶魔之粹]被艾斯德斯开发出来的隐藏秘技,也是堪称无解的超强秘技。通过[恶魔之粹]的冰冻能力,能把整个时空全部冻结。

  摩珂钵特摩这招原本是为了防止原主角“塔兹米”逃走而创出的,但是现在却出现在了根本没有经历这一切的艾斯德斯身上,让乐渊措手不及之下直接中了这一招。

  而艾斯德斯在所有人一切都中招之后,脸上露出了嗜血之意:“很抱歉,这场战斗看来还是我赢了。”使出了摩珂钵特摩之后,艾斯德斯自身的体力已经消耗了大半,在冻结时空状态下她已经无法继续使用[恶魔之粹]的能力。

  但是对付近在咫尺的乐渊,只要轻轻的一剑便能解决战斗,根本无需动用帝具的力量。

  就在艾斯德斯举剑欲要贯通乐渊的心脏时,眼前被冻结的乐渊陡然浑身上下鲜血四溅,随后原本无法动弹的他又再次恢复的动作。

  摩珂钵特摩的原理是原子在绝对零度下运动会近乎停止,而只要能重新激活原子的运动,这种时间静止的状态自然不攻自破。

  乐渊眼睛再次变为了蔚蓝色,眼中蓝色的闪电此时如同被彻底激活了一般。“子弹时间”的作用在思维还没有被静止的乐渊操控下发挥到了超极限状态,这才一举突破了摩珂钵特摩的冰冻封锁。

  战局一下子又到起点,消耗过大的艾斯德斯和勉强突破而使自身受创的乐渊之间胜负一下子变得不可捉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