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选择

  一夜过后,当所有人再次聚首在会议厅的时候,所有的人心中有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答案,作为夜袭的BOSS娜洁希坦经过昨晚的放纵之后也重新恢复了冷静,虽然革命军的命令也要执行但是对她目前来说更重要的是保证自己部下的性命。

  经过一番扯皮之后,娜洁希坦还是答应了夜镰和夜袭之间结盟的事宜,由还未暴露的夜镰等人提供情报,而他们夜袭的人则在夜镰的安排下进行暗杀活动,方便两边的配合还有协调,避免不必要的矛盾。

  日子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夜袭和夜镰那来无影去无踪的暗杀依旧是帝国居民日常交流的重点,一队又一队的帝都警备队没日没夜地在大街小巷盯紧了可疑人员,虽然对于帝都居民的影响不是非常大,但是民怨沸腾那是早晚的事情。

  帝都警备队的不作为不但让普通人,连朝堂都因此波折不断,这样的事情一直从1023年冬持续到1024年的春天,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帝都中心皇宫内部,议政大厅中。

  作为一国领袖的小皇帝这段日子那是吃不好睡不着,一直想要守住家业,能够成为初代皇帝那样贤明皇帝的他被边关叛乱和帝都不断的暗杀事件搅得不得安息。

  坐在王座上的小皇帝手执权杖猛地在扶手上一敲,把一排低头看地的大臣们的心都吓得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正在一旁胡吃海喝的奥内斯特大臣同样停下了动作,抬头看着焦虑无比的小皇帝。

  “各位都是帝国的栋梁,现在帝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不知道各位爱卿有什么良策吗?”小皇帝的目光扫过在场的众位官员,不过每一个和小皇帝对视过的人纷纷低下脑袋当起了鸵鸟,就是什么都不说。

  小皇帝现在那是越看越生气,就在怒气无法抑制要爆发出来的时候,站在众臣之前的奥内斯特大臣突然呵呵一笑,将小皇帝和议政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陛下,您所担忧的事情其实不算什么,归根结底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剿灭在帝都作乱的一群贼人。正所谓攘外必先安内,无论是自称革命军的叛贼还是那些一直扰乱我国的异民族,其实都不算什么,如果他们不是东躲西藏,藏兵于民,帝国的大军一早就将他们消灭了。”

  奥内斯特大臣的话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即使是一直不对付的布德大将军对于这一番话也是高度赞同。无论是革命军还是异民族在兵力和装备上、甚至人员素质上都和帝国军有所差距,而之所以一直剿灭不干净多是被他们借地利、人和来对抗。真的比起来没有哪方的实力敢说超过了帝国。

  布德大将军刚刚认为奥内斯特大臣说的话有几分道理。对面的奥内斯特大臣就开始挑着他的问题说事了,“布德大将军虽然实力惊人,但是对付这群杀手还是力有未逮,一直没能抓住两拨杀手,甚至是那个从皇宫盗走帝具的贼人,这不是布德大将军的实力问题,而是他原本擅长的就不是这个。”

  布德大将军听到奥内斯特大臣前面一连串的挖苦,脸色虽然平静,但是从他那紧握的拳头上便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不甘心。

  小皇帝看着被众人观望着的奥内斯特大臣,激动地问道:“那么奥内斯特卿,不知道你可有什么好的对策?”

  “现在帝都的贼人就是一群藏匿于帝都这个错乱复杂森林中的猴子,对付他们无疑是需要最为精明的猎人,而我认为整个帝国最为出色的猎人无疑就是艾斯德斯将军。只要把她调回来的话,我想很快便能收拾局面的。”

  奥内斯特大臣说完后立马有端起一边的盘子吃了起来,仿佛刚刚那一番话根本不是从他的最里面说出来似的。

  小皇帝听到这个方法起初一喜,随后立马皱着一张苦瓜脸道:“可是,艾斯德斯将军现在不是正率军镇压帝国北方异民族的叛乱吗?听说对方的王子努马·塞卡可是号称北方的勇者,从无败绩,如果贸然将艾斯德斯将军撤下来,会不会直接导致……”

  小皇帝刚刚想要说会不会失败了,便看到奥内斯特大臣那笑成眯眯眼的胖脸将食物整个吞下,随后将一封羊皮纸从怀里拿了出来,恭恭敬敬地递给了小皇帝道:“这是臣昨天刚刚收到的战报,我想陛下担心的问题很快就不是问题了。”

  “这是……”小皇帝看到这份战报后顿时愁苦一消而散,就差将这份战报贴到下面一群庸才的脸上了,他大笑着说道:“哈哈哈,不愧是艾斯德斯将军,和北方异民族交战不过三天,便成功将那位北方勇者抓获,北方异民族的溃败只是时间问题,大臣,你现在便即刻传朕的命令,让艾斯德斯将军在剿灭北方异民族之后即刻带着它的精锐火速赶回帝都!”

  就在帝国又在酝酿着一场惊天计划的时候,这个世界原本的主角渣渣米,或者称为塔兹米的15岁男孩终于踏入了帝都的大门。

  “厉害啊,不愧是帝都,果然和乡下那是天壤之别,莎悠和伊耶亚斯这次应该不会出事了吧,该死的竟然会和他们失散了,希望这次赶在了他们之前来到帝都。”虽然塔兹米强忍着焦急,前往了帝都的参军处,不过他还是和原著一样由于不满从小兵做起而被赶了出来。

  被征兵所的人赶出来之后,塔兹米没有和他们发生冲突,而是选择了站在征兵所门口对着里面喊道:“狗眼不识泰山,我一定会成为帝国将军的,你们这群小人物就后悔去吧!”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的眼睛四处乱瞟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人的下落。

  不过在见到无人应声之后,他便从原本的信心满满渐渐地变得焦虑不安了起来,在征兵所的门口四处乱窜着,东张西望地寻找着某个人的下落,最里面喃喃道:“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来早了,雷欧奈那身材超好的御姐不是应该会在征兵所前讹人的吗?难道正好她休假了?”

  “酒吧,没错!就是酒吧。”

  仿佛赌徒一般的塔兹米立马靠着问路来到了这附近最出名的酒吧一条街,大大小小的酒吧坐落在这里,酒香隔着老远便传到了塔兹米的鼻子中。

  塔兹米走入了一家看起来生意非常不错的酒吧中,随后看着已经座无虚席的酒吧,走到了吧台前还空着的一个位子,不过当他刚刚坐下,整个酒吧看见的人无一例外用一种看好戏的眼神看着他。

  只见塔兹米对着正在擦拭酒杯的服务员说道:“那个,给我一杯啤酒,谢谢。”

  不过在说出想要的东西之后,塔兹米并没有如他所愿一般得到一杯啤酒,那个擦酒杯的服务生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一般,依然自顾自地擦着酒杯,仿佛是要将酒杯擦成钻石一般闪亮。

  “嘭——”

  塔兹米那不是非常大的拳头敲在了酒吧吧台上,顿时原本热闹非凡的酒吧顿时清冷了下来,所有人都目光不善地看着发出巨响的塔兹米。

  只见紧握右拳的塔兹米怒视着身前的服务员道:“你难道没有听到我的话吗?我想要一杯啤酒,怕我没钱吗?”塔兹米直接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放在吧台上发出厚实的声音。

  “如果你还能站着的话,这杯酒我请你喝。”

  就在服务员出声的时候,塔兹米猛地转过身望向了自己的身后,只见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比他高出两个头的大汉,那比他大腿还粗的胳膊宣示着这个人的力量不容许小觑。

  “咕噜——”

  即使是对自己颇为自信的塔兹米在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仍旧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本能地气势受挫在男子的面前矮了一截。

  高大的男子带着不善的目光看着塔兹米道:“乡下人,你坐错地方了,这里可是我的座位!”

  “你的,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刻名字了吗?我还说这是我的呢!”话一说出口,塔兹米就觉得自己那是逼上梁山不得不为了,那一瞬间眼前男子顿时升起滔天的气势死死地盯着他不放。

  “这个规矩只要进酒吧的人都知道,你看即使这里如此热闹,这里不是依然空着吗?这个位子只有我皇拳寺九段的尼尔森才有资格做,你想挑战我的地位吗?小子!”大汉尼尔森说道。

  “你要战便战,什么皇拳寺的,我可是要成为帝国将军的,怎么可能会败在你的手上!”塔兹米一边放着嘴炮,一边心中暗暗叫苦。身为主角的他怎么会一进帝都就碰到皇拳寺的高手,眼前这人的气势比其他遇到的最强危险种还要强大,堪称最强的对手。

  “有胆识,想要成为帝国将军的胆气不小,就让我看看你的身上吧!”尼尔森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熊抱对准了身前的塔兹米。

  一早就戒备着的塔兹米在他刚刚动手之时便一个滑铲从熊抱之下逃了出来,随后对准了尼尔森的下盘就是一脚。谁成想尼尔森的下盘坚如磐石,别说被踹倒了,连晃都没晃一下。一击失手的尼尔森顿时向下就是一拳。

  无处可逃的塔兹米一脚踹在他的拳头上,借着这股力道向后退去。巨大的拳力让塔兹米在地上翻腾了好几圈这才爬起来重新和尼尔森对峙。

  一拳之后,尼尔森便停下了攻击,看着除了跺腿之外没有受到其他伤的塔兹米突然哈哈大笑道:“不错的身手,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水平,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皇拳寺,如果能学有所长的话可是能够直接成为朝中大臣的警卫也说不定,甚至成为奥内斯特大臣的保镖也不是不可能的。”

  面对尼尔森这犹如天将馅饼一般的邀请,一般人恐怕早就答应了,毕竟皇拳寺不会轻易收人的,能够从皇拳寺里出来的人都能谋得一份不错的工作,那可是个金饭碗。

  塔兹米只是摇了摇头问道:“我想找个人,请问有人听说过雷欧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