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以杀之名

  乐渊的这一次任务世界真正意义上来说既不属于他开启的副本任务世界也不属于专属任务世界,而是由冰山御姐妍所开启了特别任务世界,而在此之前乐渊甚至认为这个世界是独立于里世界,一般玩家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个世界。

  不过在看到夜袭玩家三人组之后,乐渊便知道有些东西不得不防,尤其是在他的任务进展到后期的时候,玩家对于世界的影响更加深远。

  乐渊的粗大腿展露无遗之后,即使是夜袭的众人也不打算继续硬磕下去了,虽然不知道乐渊那种来无影去无踪的鬼魅移动方式究竟有没有限制条件,即使单是乐渊的帝具就够他们一伙人吃一壶的。

  娜洁希坦命令夜袭成员照顾好受伤的人,随后领着乐渊回到了夜袭秘密基地的会议室中,包裹那两名受伤的玩家在内的所有夜袭成员无一例外做到了会议室内,一双双眼珠子死死地盯着正在悠闲喝茶的乐渊不放。

  长会议桌的另一头,作为夜袭BOSS的娜洁希坦坐在主位上神情肃穆,作为曾经的帝国将军的威严在一群手下的衬托之下扑面而来,即使是见惯了所谓气势冲天的强者此时也不免抬起头望了一眼这位“老朋友”。

  放下手中的茶杯,乐渊面露苦笑地说道:“再怎么说远来是客,你们不需要这么像是看生死大敌一样看着我吧,我今天来可是诚意十足,不然面对那边吃货小姐的攻击,如果真是敌人我已经痛下杀手了。”

  一旁的玛茵面对乐渊所谓的诚意那是完全没有感觉,指着乐渊的鼻子说道:“你所谓的诚意难道就是偷偷摸摸潜入我们基地所在,然后打伤我们的人吗?”

  “别这么说啊,我好像都是处于自卫反击的状态吧,即使是和这位吃货小姐的对峙,我也只是将她迷倒,而不是所谓的下毒,如果真要下毒的话,剧毒星蝎的毒够不够?”乐渊如果真要屠杀的话,手上有着剧毒星蝎的毒囊这个大杀器,用好了绝对能成为这个世界的核武器。

  身为BOSS娜洁希坦挥手制止这些小事的讨论,而是盯着乐渊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在夜镰中的地位绝对不低,是吗?夜镰的BOSS大人?”

  娜洁希坦的猜测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从当初的交谈之中她便明白乐渊是那种决不轻易受到束缚的人,让他屈居人下不是没有可能,但是那是在有比他更强、更睿智的人存在的情况。而根据乐渊今天的表现,打死娜洁希坦都不相信这种堪比帝国最强的人还会出现第二个。

  “废话不多说了,安宁道和革命军在不久之前已经结盟了,我们两个活动在帝都的杀手组织难道不应该互通有无,联合起来对抗帝国吗?如果再发现被埋伏的事情,很难不出现减员的情况哦!”乐渊的眼睛扫过了在场的布莱德、玛茵两人,一个冲在最前头,一个近战弱点明显,也是现场伤得较重的两人。

  “结盟不是不可以,那么你我需要付出些什么,我们结盟后的行动又该怎么安排呢?”对于合作这件事情,娜洁希坦也是持赞成意见,但是合作的具体内容却值得商榷,身为组织BOSS的娜洁希坦不得不小心谨慎一点。

  “我希望你们能够放缓对于帝国高层的暗杀行动,无论是夜袭还是夜镰现在的行动已经到了一个峰值,我们再进行什么过激行动便会遭受帝国的疯狂打击,到时候我们的损失可就大了,而且你也不想面对两大‘最强’将军的联合打击吧?”

  帝国现在的表现的却是一副受不得刺激的样子,连布德大将军这种信心十足的人都选择了联合大臣共同剿敌,娜洁希坦无法想象在这种情况下再加上一个艾斯德斯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对于乐渊放缓暗杀的建议,无论是成熟稳重的娜洁希坦、还是那个以服从命令为第一要务的前帝国士兵布莱德,亦或者绝对服从娜洁希坦的赤瞳、拉伯克两人都选择沉默以对。对于经过一次大战后有自知之明的他们明白帝国的力量发起狠来有九条命也不够用。而强烈发出抗议的也只有玛茵和玩家三人组了。

  “噌——”

  一根香烟被点起,娜洁希坦吸了一口后吞咽吐雾道:“这件事情让我思考一个晚上,今天也很晚了,大家就先回去休息吧,布莱德你带新人去他们的空房熟悉一下,这件事情明天再议。”

  夜深宁静之际,整个夜袭的基地中再无一点火光。所有人都被今天的事情给搅得心绪不宁,躺在床上思量着的众人在不知不觉之中便陷入了梦乡。

  虽然绝大多数人都在自己的房间中睡着了,但是玩家三人组却在这宁静的夜里开始了秘密会谈。

  “咳咳,这个世界的人也太变态了,强的强,弱的弱。今天又遇上了那种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强得可怕的家伙,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从帝都这里避开,万一有颁布继续和这种变态硬磕的任务,我们岂不是血本无归了。”受伤不清的精神力师托德轻轻说道。

  “那又怎么样,我们可是革命军阵营的,听说同期进来的人虽然不多,但是也绝对不少,像帝具这种东西,你们难道能够放弃?”里尔的一番后让其他两人露出了不舍的表情,帝具的强大他们也是见识了不少,须佐之男这种人形帝具更是让他们垂涎许久,如果不是还有契合度的问题,他们或许已经试着越货杀人去强杀娜洁希坦了。

  三人中唯一的妹子莉亚,脸上露出了一丝怯懦道:“我们还是放弃帝具吧,任务上只要我们在夜袭中稳定完成暗杀任务就成,何必去猎杀其他人获得帝具呢?万一实力不济被反杀,我们岂不是要实力不停滞不前了吗?”

  里尔一戳莉亚的脑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你呀,怎么还是这么不长进呢!杀戮模式不就是杀怪爆装备吗?这些所谓的帝具使也不过时人形精英怪而已,能够爆出帝具我们就发了!”

  莉亚揉了揉自己的脑门后皱着眉头道:“你们还记得那个前来联盟的人吗?长得还是挺帅的嘛,不过他的能力是什么,他的帝具是不是超BUG的,那种速度谁能杀得了他?”

  被精神反噬出心理阴影的托德很明显不想再谈论乐渊这个变态了,挥了挥手后说道:“那个家伙很明显就是这个世界的顶级战力,不是我们能够触碰的,你的鉴定术不也是无法探测出来什么吗?我们还是依计行事,稳扎稳打看看能不能灭个帝具使之类的,万一真能爆出个帝具也算是幸事,万一碰不到完成任务也算小有收获,不枉来一趟杀戮模式的副本。”

  三人又是就来到这一个世界的种种经历回忆了一番,计划着怎么在混乱无比的帝都捞一票油水,让一直监视着的乐渊连连打哈欠,直到他们全都睡着之后这才离开。

  回到自己的房间中,乐渊整理着目前的信息。首先按照那三个玩家的说法他所在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杀戮副本,而他玩家的身份目前三名玩家无法探知,最为重要的是目前降临这个世界的玩家数量绝不是只有这三个。

  “光是外貌还有名字上来看就知道是属于西欧那边的人了,我这个国跨得早了点啊,而且这些乱入的玩家究竟会造成多大的风暴呢,剧情一塌糊涂了,原主角还能崛起吗?真是一个大问题啊!”

  躺在自己屋子里面的乐渊思考着接下来的路,原本剧情中会出现的一个个敌人随着他的出现而纷纷提前退场,现在连原主角都没有登场,最强战力的布德大将军就已经亲自下场参战了,不知什么时候另一个在外剿敌的艾斯德斯也会被大臣招回来,到那个时候帝都的水才是真正的浑。

  “吱呀——”

  乐渊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乐渊头也不回地说道:“娜洁希坦你终于来了吗?我还以为我会被放鸽子呢,时间刚刚好,凌晨两点,还真是无比的准时呢!”

  只见娜洁希坦毫无防备的走到了房间中坐了下来,将带来的两瓶酒放到了乐渊面前道:“是啊,我只是弹了两下烟而已你就瞬间领悟了,我们还真是有默契。算了,你今天只要负责陪我喝酒就行了!”

  眼前的娜洁希坦再无人前的意气风发,现在反而有一种英雄迟暮的颓废。乐渊接过她手上的酒瓶,拔开塞子闻了一下后说道:“珍藏的?你现在的样子还真是难看啊,这次回总部又遇到什么事情了吗?看你的样子可不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娜洁希坦猛地灌了一口酒,随后靠在沙发上说道:“革命军或许真的和你所说的一样,大家表面上和和气气的,但是暗地里争强斗狠比谁都厉害,现在为了对抗艾斯德斯等帝国军的镇压,已经选择了和西方少数民族结盟了,也不知道那群领导者是怎么想的。”

  少数民族,算是异民族的另一个名字,不同于帝国本土居民,有着与帝国完全迥异的生活方式和身体素质。如果不是千年前初代皇帝靠着无双的领导力和帝具将四周的异民族镇压,恐怕他们会和汉代的匈奴一般对帝国发起永无止境地入侵,而就是这样一直以来的入侵者、破坏者却成为了自以为代表人民的革命军的盟友,这对娜洁希坦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

  “怎么,你对革命军的人失去信心了?认为他们无法在推翻帝国后将其他异民族的人镇压?”乐渊喝着酒看着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娜洁希坦说道。

  仅仅是喝了一点酒就表现出醉态的娜洁希坦,自嘲地说道:“失去信心?如果他们还有着对抗帝国军的勇气,我认为异民族不成问题,但是他们为了能够获得异民族的支持,你知道他们承诺了些什么吗?”

  “承诺?”乐渊放下酒瓶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看着一脸愁苦的娜洁希坦道:“看你这副样子,难道是他们直接分割国土吗?”

  “哼,一群短视的家伙。”娜洁希坦的脸上带着不屑还有痛心,疯狂地将一瓶酒灌到了自己的嘴里,在喝完一瓶酒之后还嫌不过瘾,一把夺过了乐渊的半瓶酒继续灌入口中。

  发泄够了的娜洁希坦放下酒瓶,脸上不知何时落下了滴滴泪水,带着一丝哭腔道:“那些国土可都是历代帝国军人用生命捍卫出来的,那群家伙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将它们送给了敌人,而且还承诺什么永不侵犯,难道他们不知道西方异民族的天性就是掠夺吗?如果不是帝国军方是不是地敲打一番,帝国西方早就成了他们的猎场了。”

  娜洁希坦一边哭诉着革命军的不作为,一边向乐渊诉说着她的辛劳,最后说着说着竟然睡了过去了。乐渊叹了一口气,走到她的身前将她抱了起来,随后走向了自己的门口。

  “你的主人就交给你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看着守候在门口的须佐之男,乐渊将手中的娜洁希坦小心地递给了他。

  望着须佐之男离去的背影,乐渊那深邃的眼神中不知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