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初探

  “希尔,店面就交给你照看了,我给你留了午餐哦,晚饭前我会回来的!”

  日上三竿之后,站在店门口的乐渊对着正抱着一本书坐在货柜前的希尔说道。

  “小老板再见,我会照看得好好的,今天的生意一定会很好的。”希尔把书抱在胸口,露出傻大妞般天真的笑容欢送乐渊离开。

  就在乐渊和希尔接触的第二天,乐渊便在帝都南区盘下了一间店面,并且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将其装修好,开办起了一家集零食与点心于一体的综合性美食屋。

  而除了开业的前三天乐渊陪着希尔熟悉业务之外,之后的日子里,希尔就像是美食屋中唯一的主人。每天天亮开业之后,乐渊将已经所有的商品摆放到了货架上,而希尔则是接过乐渊的班子开始白天的营业,至于乐渊则是在白天不知道前往了哪里整个人都像是消失了一般。

  从南区自家店铺出来,乐渊穿梭过几条街之后一个转角的功夫便化身成了另一个人,开始了他之前没有完结的工作。

  靠在一家没有开业的店铺门口,乐渊将手中被标注好的地图拿了出来,一支笔在上面涂涂画画,随后皱着眉头道:“这个速度还不够啊,出了下城区还有大量的地方需要盘查,而且越是靠近皇宫守卫力量越是严苛,效率太低下了。”

  通过几日的踩点探路,乐渊将帝都下城区的大都数地方都给摸索了一遍,算是提前了解了部分帝都守卫力量的部署,其中更是将几个可能存有帝具使的地方重点标注了起来。

  皇宫,这个帝国明面上掌权者所居住的地方,同时也是指派开发48件帝具的初代皇帝后裔们世代生存的地方,如果连皇宫里都没有一件帝具的存在只能说帝国彻底废了。

  上城区大臣府邸,作为挟天子以令诸侯,获取了帝国绝对多数权力的大臣,如果没有几个帝具使为他效命恐怕连他自己早就活得不安生了。

  上城区与大臣对立的大将军府,能够操纵雷电的帝具雷神愤怒[亚得米勒]正佩戴在大将军布德的手上,这是已经探查的一个帝具使,至于他手底下还有没有未被利用起来的帝具则不得而知。

  还有那个未来掌握生物类狗型帝具魔兽变化[百臂巨人]的黑化扭曲警备队少女,乐渊前几日刚刚碰到过,还没有被帝具选上。看起来没有夜袭的存在,连帝国都不愿意将帝具这种威慑性武器散发出去。

  最后的最后就是乐渊即将要去探查的地方,位于帝都北区接近郊外的帝都监狱。这里世代保存着一件由监狱长所保管的帝具——五视万能[观察者]。作为洞察、拷问一流的一件辅助型帝具,放在帝国的监狱长手中,不但通过那恐怖的洞察力强化来寻找嫌犯的可疑之处,还能能够通过幻术击溃犯人内心。

  “这种地方常人鬼才愿意来,帝都把监狱放到这种地方还真是放对了。”急行赶路来到帝都北区的监狱外围,乐渊看着四周荒无人烟,一片坦荡的黑色监狱堡垒停下了脚步。

  一片空旷的平地,一般人离得老远便会被监狱大门上方哨塔的士兵发现,想要悄无声息地进入监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能常人所不能这才是像乐渊这样玩家孜孜不倦寻求更强力量的欲望源泉。靠着幻身咒隐匿身形,随后若无其事地飞进了堪称军事要塞的帝都监狱。

  “真是罪恶之源的帝都监狱,这里怨气滔天,就算是被冤枉的人进来,在这里待得时间长点也会变成真正的心理变态吧。”乐渊仅仅是进入一两分钟便感受到了这个监狱可怕的地方。

  千年帝都百年监狱,虽然监狱不像是帝都那么经常受到修缮,但是为了预防犯人逃窜还是几经重建,这最近的一次重建已经是三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其后更是几度翻修。

  在这片大地上已经浇灌不知多扫被处斩犯人的鲜血,而其中被刑罚至死的犯人更是不计其数,以至于这里怨气的浓郁程度到了连普通人进来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不舒服的地步。

  “陶特长官,再宽限几天,只要再过一天,我家里人绝对会将钱奉上,放我一马吧!”

  “混账家伙,帝国就是有像你这样的官员才会叛乱不断,你们都应该死!”

  “吵什么吵,多活一天是一天,这鬼地方怎么才能让我安安稳稳地睡一觉啊!”

  刚刚跨入监狱没几分钟,乐渊便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叫骂声,监狱里面还有力气叫喊的大多是身材高大有力,能够压住其他人的家伙。在帝都监狱,弱肉强食的真理被发扬得淋漓尽致,只有其中的强者才能获得比较好的待遇,没钱没实力的早已经在监狱中化为枯骨。

  在监狱中视若无人闲逛的乐渊突然停在了其中一间牢房前。和之前所遇到的所有人都不一样,这间牢房里面关押的人虽然死气沉沉看起来连求生欲都放弃了,但是他身上散发的气息证明者他是一个难得的强者。

  如果单对单和暗杀天才的希尔对战,死的人很大可能性是希尔。这并不能说明希尔弱,虽然希尔的身体素质比起眼前的男人差上不少,不过论起战斗天分却是世间罕有。但是眼前男子身上那身经百战、浴血沙场的气息,让乐渊知道他身上的对战经验绝不是希尔所能比得上的。

  “这是利瓦?”

  乐渊看着眼前四十岁上下,蓄着一撇小胡子,灰白色头发的男子,从记忆中找出了这个人的信息。未来艾斯德斯三兽士之一,同时也是帝具恶鬼缠身[入侵]拥有者布莱德的长官。

  “谁?”

  就在乐渊停下来的一刹那,原本死寂地利瓦猛地抬起头看向了处于隐形状态的乐渊所在位置。不过在乐渊一瞬间将所有气息收敛之后,又疑惑地左右探视,无果后再次一脸颓废地坐在了石质床沿上想起了心事。

  利瓦的表现让乐渊感到非常的满意,在考虑到他之后的身份,乐渊直接穿过了铁栏来到了他的牢房内。

  “嗯?”

  正在思量自己过去所经历种种的利瓦陡然发现自己周边的一切呼喊吵闹声统统不见了,四周除了他自己的呼吸、心跳声在也没有了其他。

  他猛地起身想要查看起这一切异象的原因,谁知道刚刚站起来便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侵袭了他的意识,他刚刚想要提起精神反抗,但是那股力量一瞬间将他的反抗意识碾压成了碎片。

  看着彻底失去意识的利瓦,乐渊这也显露出了自己的身形。整个牢房已经被他封锁了起来,无论是声音还是影响从牢房外都看不出任何破绽。

  “艾斯德斯未来的心腹大将,就让你为我献出你的价值吧。”乐渊的右手按在了利瓦的脑袋上,开始一点点将自己的意志刻印在他的脑海深处,夺魂咒*改的威力会让他在一点一点之间对他的意识完成转变,再次见面时恐怕他自己都不会意识到他自己的背叛。

  看着已经接近改造完成的利瓦,乐渊的心思也不由飘到了那个未曾见面的艾斯德斯身上。

  “为什么一想到那个超S女艾斯德斯就会想到冰山御姐妍呢?明明两个人的性格差了很多啊,难道是两个人表现出来的超常冰之力量?”

  默默将艾斯德斯列入候补探查名单,乐渊解开了这个房间的魔方,随后向着监狱的更深处走去。

  “呃——我这是怎么了?帝国真的腐朽了,我的出路在哪里?”利瓦在乐渊走后不久就自动清醒了过来,看着自己的那双布满茧子的手喃喃自语道。

  “求求你赞克,放过我吧,我可以给你钱,我还有妻子、女儿,我真的不能死啊!”当乐渊穿过漫长的监狱来到一处开阔的广场上的时候,耳边便传来了这样的呼喊声。

  “嘿嘿,你的生死与我何干,你应该很早就清楚应该做什么了?公开发表对奥内斯特大人不利的宣言,抨击奥内斯特大人新颁布的举措,这样的你怎么能不死?”行刑人赞克举起了手中的巨剑对准了跪倒在那里的一名男子道。

  “该死的,奥内斯特那个混账再次提高什么狗屁税收,让我们这些低层的人民怎么活下去。也只有他们这些官僚贵族才能因此得利,这算什么举措!这个国家亡……”眼见自己快要没命的犯人开始发出最后的怒骂声,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脑袋便和他的脖子脱离了,随后咕噜噜地滚到一边的地上,从脖子上涌出大量鲜血,缺了头的身体向一边倒去。

  沐浴着犯人的鲜血,斩首赞克的脸上露出了极为扭曲的笑容。

  “还真是多亏了奥内斯特大人的举措,才会涌现出这么多不知死活的家伙,这种斩首的快感真是令人陶醉,真期待明天的行刑!”

  说完斩首暂可扛着巨剑便向着一旁的行刑者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