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疯魔

  虽然看起来是一群不良的样子,但是和鹰宫忍在一起的其他四人却是异常的守信用,或许也有乐渊武力威慑的作用存在。当乐渊将鹰宫忍放翻在地之后,其他四人那是一点小动作也没有,安心等待着鹰宫忍恢复正常。

  “呃——好重的拳头,下手还真是不留情面,就这么输了吗?”鹰宫忍在昏迷了半个小时之后最终苏醒了过来,撇过头看了一眼自己契约恶魔路西法随即放弃了继续打下去的打算。

  “哟,吃点东西吗?刚刚做好魔界水蛭烤肉,吃不死人的,要不要来点试试。”乐渊一边吃着刚刚考好的烤肉,一边将一个装有肉的盘子递到了鹰宫忍的面前道。

  恢复得七七八八,能够行动的鹰宫忍从一的手上接过了盘子,一边吃着那看起来有些别扭的烤肉一边说道:“愿赌服输,这魔界我们这边的人原本也待不下去了,既然你愿意带我们离开,我们没有意见。不过那边的另一个家伙……”鹰宫忍这是望向了市川藤所在的营地方向,脸上竟然罕见地露出了一丝恐惧。

  将手上的烤肉一股脑吞下了肚,乐渊舔了舔带着油星的手指道:“那个市川藤有什么问题吗?他不是你的师兄吗?看你的样子难道他还会吃了你不成?”

  “那种怪物师兄,谁想要谁要,你以为我们这边的几个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和他们分开的。继续留在那家伙的身边恐怕别说继续生存下去,会什么时候被他们灭掉也是说不定的事情呢!”

  市川藤带给鹰宫忍等人的恐惧感是乐渊四人无法理解的。虽然同位七王,但是路西法比起撒旦来还是有着一段距离,而强得像是怪物似的的市川藤更是将两边的差距无限放大。

  “唔,看你们的样子应该还没有毕业吧,当初怎么会想到来魔界的,不会真是被恶魔的意识影响到,脑袋一昏就跑到魔界来了吧。”

  看着一旁默默进食的鹰宫忍,乐渊翻了一个白眼问道。

  “这件事情一开始便是市川藤来找我的,我和奈须洋平他们几个原本虽然和所罗门商会合作,但是当商会总部崩解之后,也就不再是他们的合作者了。不过当市川藤用他那压倒性的力量来找我们几个的时候,已经容不得我们几个拒绝了。”

  同样填饱了肚子的鹰宫忍将盘子放在一边,然后拉着一旁穿着洋裙文文静静不说话的路西法坐了下来。似乎是在回忆当时的情形,鹰宫忍的脸上带着一丝的痛苦,揉了揉自己的右脸。

  “当时的他就和现在的你一样和我们一群人打了一场。结果不言而喻,我们几个惨败了,市川藤的实力飞速上升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简直就像是彻底被撒旦附体了一般,连思想都和撒旦一样对于大魔王充满了敌意,这才组建了对抗大魔王的反抗军。但是没想到大魔王……”

  一提到曾经打过一场的大魔王,连鹰宫忍旁边一直处于三无状态的路西法都忍不住打了一个颤,身体依偎到了鹰宫忍的身上,像是在寻求一点安全感。

  “败得很惨?那么说市川藤和撒旦的组合也不是很强嘛,还是有可能把他打醒的不是吗?”乐渊凭空掏出了一罐看来递给了旁边的鹰宫忍道:“有兴趣观战吗?我和那个市川藤之间的战斗!”

  “呵呵,还是不要了。撒旦的能力非常诡异,如果被他的魔力完全笼罩,那么便会化为一座全然没有知觉的石像。就算是到了我这种水平的魔力正面对上他依旧有可能被石化,你们这一队的人说实话我都不建议跟着你一起去。”或许是为了回报乐渊带他们这群人回到人间,鹰宫忍不由多说了几句话劝说。

  “我一定会跟着小少爷的,无论小少爷到哪希露迪我都会紧随在您的身旁,为您解决任何的敌人。”希露迪此时走到了乐渊等人的身旁,对着小贝鲁一手捶胸信誓旦旦地说道。

  不过鹰宫忍只是看了一眼希露迪,随后便躺倒在地上望着别样的天空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去,当初我们走的时候市川藤的精神状态就不是很对,由于战败的因素,他已经有些疯狂了。恐怕这个时候整个营地已经没有一个能动的家伙,你们去的话大概只能找到一堆石像。”

  第二天,乐渊和小贝鲁没有让任何一个人陪同,在将鹰宫忍等人送回到人间之后,乐渊便独自前往了市川藤所在的东古兰度魔境。

  一块被人直接以魔力轰为平原的营地里面,乐渊毫无阻碍地来到了这个能够容纳百人的大型营地。这里的一切的确如鹰宫忍所说近乎所有进入的生命都被化为了石像。

  无论是带着伤痕坐在地上的魔族士兵,还是正在塔楼上警戒着的守卫,亦或者由于意外而降落在营地中的魔兽全都化为了不能动的石像。这群石像无一例外的脸上均带着恐惧的表情,像是看到了世间最为恐怖的东西一般。

  正在走往大营中心的乐渊猛地感觉到来自身后的敌意,下一秒一股黑气仿佛如同死神一般向着乐渊急速飘来,从黑气上感受到的不详魔力提醒着乐渊这正是制造营地惨状的罪魁祸首。

  “蝇王纹*十重击!”

  几乎是在一瞬间,十枚蝇王纹出现在了乐渊的右手上,同时一道粗的吓死人的巨大闪电流在十多枚蝇王纹的作用下威力暴涨射向了袭来的黑气。

  巨大的电流柱穿透过黑气,将营地一侧的木质围栏彻底吞噬随后在林海之中划出了一道巨大的电流长龙。

  “没击中?闪的还真快,就这速度就足以说明了你的确比起鹰宫忍还要强。”乐渊没有继续看被攻击打出的深壕,转过身看向了不知何时出现的白发男子和他身边飘荡着的恶魔说道。

  新出现的这个白发男子只要感受到他身上的魔力就可以断定他就是市川藤,只见他的脸上带着一股莫名的邪气,而邪气的来源正是一直飘荡在他身旁的三只眼恶魔——撒旦。

  “嘿嘿嘿,蝇王的小儿子,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今天就以你的命来为他做过的事情偿还一切吧!”撒旦嘿嘿一笑,随后瞬间化为一道黑气融入到了市川藤的身上,随后市川藤的额头同样出现了第三只眼,白色的头发翘起来变成像是超级赛亚人的那样的发型,最后后背上长出了一堆如夜空一般漆黑的双翼。

  “小贝鲁,我们这边也上全力吧,可别轻敌哦,他可是一个了不得的强敌啊!”感受到了对面撒旦那充满不详的魔力,小贝鲁也像是曾经面对古兰度之主一般受到了刺激,身体中的魔力早已经激情澎湃了。

  乐渊的话音刚刚落下,便化为一道电光融入到了乐渊的身体之中。乐渊的身体几乎是在瞬间化身为完全体魔人,身体中那充盈到爆的魔力让乐渊有一种敬请发泄的虫洞。

  “死!”

  市川藤挥动身后的巨大黑翼宛如瞬移一般急速冲向了乐渊。而乐渊看着在自己眼中和普通人走入速度相差无几的市川藤,眼睛的眼睛在子弹时间开启时已经散发着淡蓝色的幽光。

  伴随着乐渊的移动,在市川藤的眼中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残影停留在进攻的路线上。市川藤的双眼还有额头上的第三只眼一刹那只见无数次寻找着乐渊的所在,最后一抬头向了自己的头上。

  只见成千上百个蝇王纹将天空布满,魔力射线自蝇王纹中射出,锁定了下方的市川藤。爆炸声笼罩整个营地,在乐渊的感知中市川藤被攻击打击地动弹不得。

  当攻击落幕之后,只见身上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市川藤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脸色变得很难看的市川藤身上黑气上涌,顿时原本已经被打废的衣服恢复了原样,如果不是地上坑坑洼洼的坑洞提醒着刚刚激烈的战斗,恐怕旁人还以为战斗还没有开始。

  只见市川藤拍着自己的身体,猖狂至极地大笑道:“看到了吗?哈哈哈,你的攻击根本就不痛不痒,就算你再打上一百年也别想伤我一根汗毛!你……”

  没等市川藤的话说完,乐渊的第二轮攻击便来了,数不清的拳头在一瞬间将市川藤的身体笼罩,乐渊仿佛在一瞬间有了无数之手,一记记攻击打在市川藤身上不但印上了深深的拳印,还在他的身上烙印上了无数的蝇王纹。

  “一瞬千击*魔王大暴杀!”

  正所谓天下武功出升龙,乐渊最后以一记升龙拳作为攻击的结尾。伴随着攻击,蝇王纹烙印在了市川藤的下巴上,没等市川藤张开已经肿成猪头的眼睛,从下巴那里便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大爆炸。

  爆炸声连绵不绝,爆炸点同样覆盖了市川藤浑身上下各个地方。虽然撒旦的力量覆盖了他的全身,形成了坚不可摧的魔力甲,但是乐渊的无限爆破却硬是靠着数量将这一层外壳炸裂了。

  爆炸结束后,市川藤身上已经没有了一块好地方,鲜血从身上各处流淌下,一副惨样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咳咳,怎么可能会这样,区区蝇王的小儿子竟然能击伤我?”被撒旦附体的市川藤露出了不可置信的样子,似乎不能相信自己会败在这么一对组合上。

  “无论是魔力,还是契约者的能力都应该是我这边更强,怎么可能会输!”

  “第一点,无谓地放出魔力石化了这群人的你魔力已经大不如前了。”乐渊眨眼之间出现在了市川藤的身后,一拳将市川藤打在了地上。

  “可恶,力量给我回来吧!”

  从市川藤的身上散发出强烈的魔力波动,随后整个营地中的石像身上的魔力都在这一刻和市川藤发生共鸣。

  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市川藤身上的力量翻了不止一倍,解除了其他人的石化之后他的状态比起对战之前更加强大。

  市川藤没有在地上停留,一拍翅膀飞到了空中,两只手叠加起来,对准了已经变得只有巴掌大小的营地,将自身的魔力汇聚于手中。

  虽然相隔甚远,但是他的声音还是传到了乐渊的耳中:“这一击你最好别想躲开,如果你想躲开的这一击会击中地面,你身边的那群人是死定了,甚至会引起魔界地脉的暴动,蝇王曾用这一招引起整个魔界的火山爆发,让魔界变成了黑暗的世界啊!”

  “既然这样,我们这边也拿出全力。你的第二点错误就是,作为契约者的我比你市川藤更强!”只见已经化身魔人的乐渊手上出现了金色长枪——永恒之枪。

  庞大的魔力一瞬间让永恒之枪散发出比太阳更为耀眼的光芒。

  “给我去死,流星Gungnir!”

  就在乐渊出招的瞬间,感受到死亡危机的市川藤将凝聚到了大半的魔力一瞬间是放了出来。黑色的魔力与划破天空的金色长枪在半空之中发生了犹如核弹爆炸般的剧烈对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