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路西法

  魔界,平行于人间的特殊次元空间,独立于人间的存在,却又与人间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作为绝大多数恶魔居住的世界,魔界被分为了多个地区。而乐渊等人前往的则是由小贝鲁父亲大魔王所属的极东王国。

  如果单纯的认为魔界就是恶魔遍地走,蛮荒生活未开化的话,那么便大错特错。作为一个早已经在人间人类诞生文明之前便已经存在复杂交错势力的地方,某种意义上魔界拥有比起人间更强的技术。

  所以当乐渊第一次来到魔界的城镇时还真有一种进入异世朋克蒸汽都市的感觉。街上充斥着由魔兽、不明机器组成的交通工具,还有千奇百怪的恶魔种族,更别提那些根本就听不懂的魔界语言了。

  “奇怪了,魔界的语言难道和人间不同吗?我怎么听到现在连一种熟知的偶没有发现,你和阿兰德龙他们难道都是语言学大师?”进入城镇后不久,乐渊便发现如果不进行长时间的学习,他恐怕就要过上一段鸡同鸭讲的日子了。

  只见希露迪从一个小袋子中掏出来一个非常小的珠子,递到了乐渊的手中得意地说道:“我可是出身名门,受过严苛训练的恶魔侍女,为了照顾好少爷我也是精修了人间十多门的语言。至于阿兰德龙等人,他们则是靠着这个魔语秘珠。”

  “魔语秘珠?用来吃的?”从希露迪的手上接过这个有些像是玻璃球的小珠子,乐渊对着它用处了一个鉴定术。

  “吃什么?这个东西只要放到耳朵里面,便能自动将对方的语言翻译成自己能听懂的话语,同时也会将自己的话自动向对方翻译,根本不需要明白对方的语言。”

  希露迪的解释和乐渊从鉴定术中得到的消息差不多,不过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魔语秘珠是可以带出这个世界的。

  乐渊的手连忙搭在了希露迪的肩膀上,神情严肃地看着希露迪。乐渊的表现顿时让希露迪有些不知所措,似乎身体在被乐渊抓住后便有些不知所以然的僵直,看着乐渊问道:“你,你想做什么?”

  “那个,魔语秘珠在魔界值钱吗?我想带走一批作为纪念品,可以吗?”乐渊那一副市侩商人的模样让希露迪看了恨得直咬牙,像是第一次认识乐渊一般。打量了一会儿乐渊发现没被置换之后,这才将乐渊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推开。

  希露迪的手臂交叉抱胸,显露出了那姣好婀娜的身材,脸撇到一边声音有些低地说道:“这种事情算得了什么,魔语秘珠虽然看起来很神奇,作为魔界特有的一种物品却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魔界中种族成百上千,语言各不相同。魔语秘珠也只是如同生活用品一般的东西,值不了几个钱,你想带走到时候我送你一袋子。”

  不过虽然一行四人来到了魔界最近的一个城镇,但是对于该怎么找到目标人物却是一个大问题。毕竟魔界虽然没有地球人多,但是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地广人稀,就面积而言比起地球来只大不小。

  “呃,魔界消息最灵通的地方是哪里?酒吧,还是情报贩子那里?”刚刚开始第一步的乐渊,便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

  不过有些事情就像是瞌睡了送枕头,没等希露迪去打探消息,消息便自动送上门来了。

  “急报!急报!战况突变,由撒旦、路西法两大魔王组成的反抗军已经被大魔王大人给打散了,他们现在已经完全够不上威胁了,听说已经分散逃离向古兰度魔境了!”

  只见城镇中心的类似于广告牌的东西突然画面一转插播起了一条最新战况,而这条消息也正是乐渊所需要的。

  身旁的希露迪对着阿兰德龙一点头,阿兰德龙随即会意打开了自己的身体将三人传送到了千里之外的魔境古兰度。

  “这里是,安洁莉卡的家?”

  乐渊从传送中恢复意识后,第一时间环视了周围的情况,发现这里正是半年前来过一次的次元传送女恶魔安洁莉卡的林中小屋。

  “爸爸,希露迪小姐,小贝鲁大人还有男鹿先生,你们也来了吗?”仅仅是过了一会儿的功夫,便听到了安洁莉卡的声音。

  从阿兰德龙父女两人的家长里短之中,乐渊也算是知道了关于那两位师兄的消息。首先便是由于反抗军的失败,导致原本的数千人现在已经不足百人,而且人数在溃散来到古兰度魔境的时候还在不断减少中。要么死在了古兰度魔境中,要么见到大局已定心灰意冷之下离开了反抗军。

  而即使是到了这一步,反抗军内部依旧是矛盾不断。就在不久前,反抗军的两大领袖,也就是乐渊的大师兄市川藤和二师兄鹰宫忍直接分家了。

  撒旦和路西法各自领着忠臣余自己的恶魔分散到了古兰度魔境的两块区域,各自休养生息准备东山再起去了。

  “现在怎么办?我们先去找哪一个,虽然他们声势大减的确是一个好事,但是如果小贝鲁少爷出现的话难保他们不会同仇敌忾一起来对付大魔王大人的子嗣。”希露迪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

  “这个嘛,就实力上而言鹰宫忍无异于是弱的哪一方,我想还是从他那里下手比较好。况且就完整性而言,路西法的实力可是远远比撒旦更残缺,总要先挑软柿子下手嘛!”一口气吃不起胖子,乐渊一拍脑袋选择了将第一个目标定为了在西古兰度魔境的路西法和鹰宫忍。

  或许是真的是大势所趋,当乐渊来到鹰宫忍所驻扎的地区时,竟然发现所谓的残军竟然只剩下五个人,这还是连带着鹰宫忍这个首领在内。

  “怎么样?要直接去见一见你那位师兄吗?”看着已经落魄到这种境地的反抗军,希露迪也觉得对于王国来说够不上威胁了。

  “当然是给他们一个见面礼,不然怎么能算是同门呢?”

  说着乐渊右手上浮现除了一个蝇王纹,随后在乐渊的控制之下越变越大,最后将鹰宫忍所暂住的小木屋周边百米区域完全笼罩了起来。

  “魔王的盛宴!”

  下一秒,蝇王纹就像是下冰雹一般从从巨大的蝇王纹中分裂过来向着地下的五个人砸了过去。一时间场面变得格外的混乱,每一个人在连续不断的蝇王纹攻击中自顾不暇,慌乱地想要冲出蝇王纹攻击到包围圈。

  从攻击中狼狈逃窜出了人中,两个人是王臣纹的拥有者,看起来颇为狼狈,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整个人就像是难民似的。而另外三个恶魔的契约者看起来则是好得多,虽然风尘仆仆的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整体上却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哟,各位的实力不错哦,不过身为人类待在魔界可不像是个事哦,有谁愿意回去的吗?”没有错,眼前的五个人全都是人类,虽然拥有了和恶魔战斗的能力,但是本质上都是获得了恶魔之力的人类。

  “男鹿?你竟然会出现在魔界,你想要做什么?”鹰宫忍这个被授予路西法的人倒是从所罗门商会中得到了不少关于乐渊的消息,但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更加反感乐渊。

  “有个大胡子师傅要我将你和另一个别扭的家伙带回人间,怎么样想要回去了吗?”乐渊的已经瞄过在场的几个人道。

  “切,人间有什么意思,路西法的力量在人间可没有人能够承担得了的,你还想要我回到那种地方吗?”自从和路西法订立契约之后,鹰宫忍可以说是深受其害,不但家人在路西法觉醒的那一刻被杀,连一个可以和平相处的朋友也没有,为此连曾经最为痛恨的路西法都成为了他的支柱。

  “还真是一模一样,都是这么别扭。世界可是很宽广的哦,别把自己老师锁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面。真正的强者永远是你无法想像的存在,怎么样还是要我把你打一顿强制带回去呢?”

  面对有些不想回去的鹰宫忍,乐渊带着强硬的语气说道。

  鹰宫忍将挡在额头前的头发向后一捋,充满战意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想要带我回去,好!打赢我,我们这群人随你处置!”

  代表着路西法的纹章出现在了鹰宫忍的额头,那图案是一个头顶光圈,有着六片羽翼的天使。在纹章显现的一刹那,鹰宫忍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同时简单至极的一招右钩拳向着乐渊的脸颊汇了过来。

  “啪——”

  乐渊一记反手将他的拳头仅仅握在了手中没看着一副急不可耐模样的鹰宫忍道:“不用这么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交流,现在就请你休息吧!”

  下一秒,乐渊背上的小贝鲁一下子化为雷光融入到了乐渊身体中。早已经喝下乐渊不少血的小贝鲁已经完全能够直接和乐渊进入血脉共鸣的状态,下一秒乐渊化身的完全体蓝色恶魔形态已经一拳头轰进了鹰宫忍的肚子。

  “呃——”

  简简单单的一拳,鹰宫忍曾经不知收到过多少次同样的袭击,但是这一次乐渊的拳头却是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疼痛,即使是有路西法的魔力也像是于事无补一般。

  身体被这一圈打得上飞的鹰宫忍忍不住上翻白眼,一副随时都可能会昏迷的样子。

  不过在路西法的加持之下,鹰宫忍还是忍耐了下来。无数道纹章随着他的手射向了保持着挥拳姿态的乐渊。

  不过纹章像是遇到了幻影一般穿透而过,下一秒一记重击从听到后背上传了过来。乐渊已经闪过了他的攻击,同时一锤子将他轰向了地面。

  半陷入突然的鹰宫忍挣扎着从地里面爬起来,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咳咳,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只契约了一年多的家伙。”

  “这可不仅仅是契约,老子还是他的父亲啊!极*陷入拳!”在魔人状态中的乐渊一记包含魔力的拳头将鹰宫忍的脑袋砸入了地底。

  这一击不仅让鹰宫忍的意识消失,而且更是打散了他一直以来的坚持。

  交手一分钟,完全解放的乐渊将鹰宫忍击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