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战争

  对希露迪的记忆恢复工作最终还是失败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记忆并非希露迪自身的记忆,导致了乐渊即使将小贝鲁的记忆一并传给了她依旧没能唤醒她本身的记忆,仿佛一切都在那一团记忆火焰下化为了灰烬。

  不过虽然记忆没有了,但是希露迪在乐渊家中的受欢迎程度那是一点没变反而更加突出了。性格的改变,导致原本是料理杀手的她风格一转竟然变成了一个烧得一手好菜的贤妻良母式人物,连原本对希露迪动不动就缠过来而感到厌烦的小贝鲁都不由和她亲近的起来。

  又是一个平和无比的中午,乐渊带这装有午餐的布袋来到了没有人的天台上。当乐渊将其中小贝鲁的奶瓶拿出来的时候,突然古市像是闻到了什么飞也似的冲到了乐渊所在的楼顶。

  看着乐渊手中那精致美味的便当,他看了一眼手中辛辛苦苦从小卖部里面争来的面包顿时泪流满面。他拿着面包阴阳怪气地说道:“男,鹿,君!我把这个新出的面包给你,你把希露迪小姐做的便当分给我一点怎么样?”

  “不要!”

  乐渊的回答干净利落,连一点给古市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吃饭的时候手上都带着一丝魔力,整个人的动作简直就像是被快进了10倍一般,几个眨眼的功夫,满满一便当的食物便被乐渊迅速解决了,连一粒米都没有留下。

  从袋子里面拿出茶杯喝了一口里面尚温的茶,乐渊看着喧嚣的校园道:“古市,你说现在这样放任希露迪失忆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现在的希露迪可是对自己失忆的状态非常满意,如果是过去的她恐怕早已经埋怨自己这种悠闲的状态不知多少回了。你对这有什么看法吗?”

  而古市啃了一口手中的面包,眼神同样无神地盯着楼下的人流说道:“这种事情也怪不了你啊,你为了恢复她的记忆也是煞费苦心了呢!不过不是没有打听到任何方法吗?连魔界那边都没有传来任何消息,看来爱丽丝夫人对这也不在意啊,你还担心什么。”

  古市说着三两口将剩下的里面包全都吞了下去,随后一脸快要噎死的样子抓着乐渊的茶便全都灌下了独自,这才一脸虚脱地向后倒去。

  “与其担心那个,不如多担心一些我们的学院问题,快要落成的新石矢魔学院可是又在你们的战斗中被毁了,你想我们一直寄人篱下吗?”

  古市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抱怨,虽然圣石矢魔的整体环境比起石矢魔强上不少,但终归是在别人的地盘。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当中都有一群人对于石矢魔学生的存在颇有微辞,同时在圣石矢魔可远远没有在石矢魔的自在,一群来到这里的学生可是早已经盼望着能够重回石矢魔了。

  “切,着什么急啊!根据现在的进度来看,下一个学期应该便能回去了,安心等待吧!我只希望这样安稳的日子能够多一点,别又来什么贝赫莫特34柱师团的家伙。”打架的事情在觉醒的一年多里面乐渊经历了不少,没有丝毫任务的存在让他感觉能避则避,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可是早已经完成,只等着安全回归了。

  但是有时候就是怕什么来什么,和平的日子大概在乐渊碰上小贝鲁的那一天便宣告终结了。几天之后的一个傍晚,放学之后身为乐渊班主任的早已女早乙女禅十郎便神神秘秘地来着乐渊来到了学校的大楼后面。

  由于是放学时分,作为圣石矢魔最为偏僻的一栋大楼,乐渊所在的地方别说是人了,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即使是这样,早乙女禅十郎还是东张西望像是在提防着什么。

  “话说,大胡子师父,你神神秘秘的拉我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我还要急着回去做作业呢!”乐渊说着连小孩子听了都不相信的鬼话,转过身就想要离开。

  谁曾想早乙女禅十郎早已经提防着这一招,结实有力的右手一瞬间扣住了乐渊的右肩膀,然后直接将乐渊的身体向着身后甩了过去。

  “混账小子,这就想要溜了,我怎么说也是你师傅,今天找你的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虽然早乙女禅十郎非常的严肃,但是乐渊却不认为这是什么好事。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虽然两人平常在校园里面也照过面,不过看起来就是非常寻常的师生关系。而且以早乙女禅十郎的实力一般也不会有事麻烦乐渊,要么没有,要么便是天大的麻烦。

  事实证明就是乐渊的感觉没有错,早乙女禅十郎的确给乐渊一个非常大的麻烦,一个处理不好连乐渊都会陷进去。

  只见早乙女禅十郎一边抽着香烟,一边向身旁的乐渊说道:“你知道吗?我除了你这个弟子之外,其实还教了两个人纹章术,他们算是你的师兄!”

  “哦,是吗?还真是可喜可贺啊,没想到你都这幅不良大叔样了,还有人愿意做你的弟子,看得出一定也是个不良。”乐渊一边从旁边的包里面取出可乐一边继续说道:“那又怎么样?不会是你把人家带坏了,现在他犯了事,警察来抓你了吧?”

  听了乐渊的话,早乙女禅十郎没有继续接下话头,仿佛默认了乐渊所说的正是事实一般,同时还一脸惊讶地看着乐渊道:“你不会是已经听说了吧?”

  “听说?听谁说?你还没说你的徒弟究竟哪个犯事了,犯了什么事情连你这个家伙都搞不定,还要来找我?”乐渊喝了一口可乐道。

  “两个都出事了,至于哪里?呵呵,他们直接跑到魔界去划山头找大魔王的麻烦去了!”早乙女禅十郎的话直接让乐渊口中的看来喷了出来,这个消息着实让乐渊吓了一跳。

  “咳咳,你没有开玩笑吧?找大魔王的麻烦,他们是活腻了吗?在魔界那种地方,面对完全状态的大魔王和包括贝赫莫特34柱师团在内的整个魔王军,他们那是找死吗?连我也只是想想罢了,他们两个的胆子还真大。”

  对于早乙女禅十郎弟子的举动乐渊只能在心里给他们点上32个赞,这种雄心壮志可不是谁都能下的。而且他们还真的做成了,不然也不会惊动一直在人间的早乙女禅十郎。

  “那么你想要我帮你什么忙?你别告诉要我帮你擦屁股,搞定那两个所谓的师兄,那不是你这个师傅应该做的事情吗?”这种大事情连身为师傅的早乙女禅十郎都没动,反而找上乐渊,这不是把乐渊推向火坑吗?

  只见早乙女禅十郎挠着脸颊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其实由于一些历史原因我不太方便进入魔界,不过你就不一样了,你可是小贝鲁的契约者。你进入魔界那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那么我那两个所谓的师兄又是怎么一回事?无缘无故,好端端的怎么跑到魔界去对抗什么大魔王了?他们脑子抽了吗?”乐渊一脸无语地问道。

  “哈哈哈,他们啊一开始被什么所罗门商会的家伙给赋予了强大的恶魔,现在脑袋大概已经被他们契约的恶魔影响的不清了,所以啊我想请你去用拳头打醒他们,然后将他们两个从魔界救回来。”早乙女禅十郎说道这里带着一丝恳求,拍着乐渊的肩膀一副将重担交给你的样子。

  “你刚刚说'救’?他们的状态难道很糟糕吗?难道他们的实力真的差到轻易就被大魔王打败的地步,这么容易就被收拾了吗?”乐渊注意到了早乙女禅十郎话语中的用词。

  “哈哈,说实在的,他们的实力并不差。而且他们两个的契约恶魔还是最为顶尖的七王之二,路西法和撒旦,但是自从上一次大战中被大魔王击败后一直没有恢复到完全状态。而且大魔王那一伙人里面还有那个最棘手的爱丽丝王后,进一步地将他们两个的实力压制到了极点,也难怪那两个混账小子不是对手了。”

  受到了早乙女禅十郎的委托,乐渊的魔界之行已经势在必行。将一切物品准备齐全之后,乐渊便打算启程了。

  “阿乐,这是我做的便当,你带在路上吃吧。记得早点回来哦,请注意身体。”失去记忆的希露迪自然无法继续跟着前往魔界,只能为乐渊鼓气道。

  “哒哒!”小贝鲁的喊声引起了希露迪注意,让希露迪忍不住抱起了小贝鲁,然后亲昵的说道:“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哦,不要给阿乐添麻烦了。”说完还对着小贝鲁亲吻了一下,让小贝鲁不由脸红了一下。

  “真是婆婆妈妈的,不过如果是过去的你想必说什么也不会离开小贝鲁的吧!这次为了不成为拖油瓶就拜托你看家了,希露迪。”乐渊走上前便想从希露迪的手中捧回小贝鲁。

  谁知希露迪将小贝鲁死死地抱在了怀中,脸上的柔和笑容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希露迪曾经那如同恶魔一般的冰冷笑容,那恍如死神的声音说道:“胆子挺大的嘛,渣男!竟然敢称呼我为拖油瓶,不过看在你曾经我救回我努力过就暂且放过你吧,不过这次的魔界之行我也要参加!”

  就在与小贝鲁的一吻之后,希露迪竟然奇迹般地恢复了记忆,变回了那个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恶魔侍女。随之而来的便是乐渊的魔界冒险队伍从原本暂定的乐渊、小贝鲁、阿兰德龙三人,多出了一个希露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