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牵线搭桥

  爱丽丝王后走了,作为魔界最富有权势的女人,在她出现在34柱师团面前的那一刻便注定了不可能继续随随便便地留在人间。虽然轻而易举便止住了哭泣的焰王,同时让一众柱师团的人彻底熄灭了报复的心思,不过为了处理柱师团的闹剧不得不领着他们一起前往魔界一趟。

  “小贝鲁,你要乖乖的哦,妈妈啊教训完你那个不像话的爸爸就回来看你咯!”爱丽丝王后亲昵地和小贝鲁依偎在一起。

  随后看着乐渊,脸上露出了带着笑意道:“别担心了,希露迪她一定会没事的,我会让魔界派人解决她的记忆问题,如果可能的话我倒是希望她失忆一段日子,你们两个真的成为小贝鲁的养父母不是很好吗?”

  告别了爱丽丝王后和贝赫莫特34柱师团的一群人,乐渊带着小贝鲁回到了早已经悄无声息的家中。漆黑的屋子里面,乐渊打开了自己房间的灯。

  “真是少有的放松啊,和原来那严肃的样子真的是判若两人,虽然知道可能效果不大,但是试试看吧。”希露迪的脸上宛如沉睡的小婴儿一般,完全没有了往日的严肃。

  乐渊将小贝鲁放到昏迷的希露迪身边,随后一根手指抵在了希露迪的眉心位置,通过这一根手指的联系将暖雾、雨润这种带有恢复效果的仙术一点点滋润这希露迪那千疮百孔的精神。

  一夜无话,靠着自己的床勉强睡了一夜的乐渊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所吵醒,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只见希露迪已经自顾自地整理好了装束将散乱的头发重新编织了起来,戴起黑手套神情冷漠地望着正醒过来的乐渊。

  “看你的状态,身体应该恢复的不错,你的精神应该没有问题吧?我还真是怕你说出你是谁这种话呢,希露迪。”看着一副完全和平日差不多模样的希露迪,乐渊的心放下了大半。

  “这里是哪里?你又是谁?”

  希露迪的样子真的是平静到了极点,仿佛真的已经将一切全都忘得一干二净,连看到小贝鲁的时候都是异常冷漠,全然没有了那副黏着不放的热情。

  只见希露迪摸着自己刚刚编好的发型,然后有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那一套黑色哥特女仆装,脸上的疑惑更大了,自言自语道:“我又是谁?下意识的就把自己打扮成这幅样子了,我到底是什么人啊?”

  “该死的记忆火焰,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还有小贝鲁你别哭啊,希露迪的记忆交给我来搞定,不过是区区失忆嘛!”乐渊摆出了一副他能解决的样子,随后将小贝鲁放到肩上。

  看着越靠越近的乐渊,希露迪手足无措的推搡着乐渊道:“你这是干什么,别靠我这么近,你难道想要非礼我吗?”

  乐渊的右手从希露迪脑袋旁边穿过,随后猛地按着她的脑袋向着自己方向一按,在还未来得及反映之前两个人的额头便靠在了一起。

  猛地以这么亲密姿势靠在了一起,希露迪即使是失忆状态也觉得非常不妥,身体挣扎得更加用力了。不过乐渊的手指对着希露迪的后脑勺一点,她那不断挣扎的身体顿时失去了抵抗的反应,只能露出一副被强盗掳走的少女一般无力的神情。

  “安静地待着,这个魔法我也是第一次尝试,我会将我记忆中与你有关的记忆和你进行共享,虽然这并不是你自身的记忆,但是想必也能引起你的记忆共鸣,希望这样能够让你记起来什么。”

  伴随着龙指环一闪而过的荧蓝光芒,希露迪的意识随着这道光进入了乐渊脑海深处,来到了一片漆黑的无比的地方。

  “这里,这里是哪里?有人吗?”

  丧失了记忆的希露迪现在表现得就像是一个弱质女流一般,完全没有一点实力超强的恶魔女仆的样子。独自一个人在这看起来空旷无边的黑暗空间中走动摸索着。

  孤寂无声的黑暗空间对于绝大数人来说就是噩梦,在看不到光明希望之后,希露迪停下了无用的漫步,蹲下身抱着膝盖默默等待着。

  也许是一分钟又或者一个小时,对于早已经失去了时间这个概念的希露迪来说没有分别,现在的她一点记忆也没有,甚至连一个念想也没有,除了回忆刚见过一面的乐渊和小贝鲁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可以回忆的内容排解孤寂。

  “呜呜——谁来救救我,带我离开这里!”

  或者说是失忆造就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希露迪,几乎没有流过泪的希露迪在经历了时间不长的黑暗之后将然失声痛哭了起来。

  突然一只陌生又熟悉的手按在了希露迪的脑袋上,同时让希露迪感到又爱又恨的乐渊声音传到了她的耳中。

  “抱歉了,第一次使用这种记忆共享的魔法,将然没和你一起进入到这里来,你不会是哭了吧?”望着希露迪不断抽泣,一副刚刚哭过的样字,乐渊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笑,笑什么?你这家伙竟然将一个女生抛弃在这种地方,难道不知道会让人多么害怕吗?而且你究竟是谁啊?一般人根本不应该会这种东西吧?”希露迪记忆全消,不过最起码的反应还是不慢,立马想到了其中的关键点。

  “这个一会儿再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男鹿乐,你全名叫做希露迪·加尔达,至于刚刚我背上的则是小贝鲁。某种意义上我们两个被要求成为那个孩子的养父母,共同抚养他长大。”乐渊简单地将三人之间的关系说了一遍。

  不过希露迪在听到乐渊的解说之后却脸蛋红红的,娇羞地自言自语道:“养父母,共同抚养那个孩子,我们是夫妻吗?”

  正打算继续讲解的乐渊差点被希露迪的话呛得说不出话来,缓了缓气之后乐渊严肃地问道:“你把夫妻当作什么?你怎么会把我们的关系联系到夫妻上去?”

  “唔,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不过夫妻应该就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共同生活,共同抚育孩子,共同承担家庭责任的一家人,好像还有什么你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亦或者先吃我呢……”看着希露迪越说越离谱,有着即将转到八点档苦情剧的节奏,乐渊连忙一记手刀将她从唤醒冲唤醒。

  希露迪被乐渊打了之后罕见的没有动手还击,只是一副怯弱的样子望着乐渊,活像是受惊的小白兔一样无害道:“难道我们的关系和我说的不一样吗?”

  乐渊仔细一想,除了最后的那一句什么话之外他们俩的日常生活还真和希露迪说的差不多。除了夫妻之间的那些事情之外,为了照顾小贝鲁还真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几分夫妻的样子。

  “啪——”

  伴随着乐渊的一个响指,两人身边登时闪现了无数的白色光球,从光球上闪现了点点白光让原本黑暗无比的空间顿斯出现了难能可贵的光明。

  “真漂亮,这是用来照明的灯吗?为什么不用一些更亮的东西,暗淡了一点啊!”希露迪抬起头有些可惜地望着这群光球。

  “咚!”

  乐渊又是一指弹在了了她的脑门上,随后双手交叉抱胸看着眼前的光球严肃地说道:“这些可不是用来照明的,你不是想要知道你的过去是什么样的吗?这些光球里面可都是有关你的回忆,如果真想要了解自己的过去,就将它们一一收集起来吧!”

  听完了乐渊的解说,希露迪看着离她最近的一个光球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手臂,随后想要靠近又停滞不前,就是不将光球抓到自己手里面。

  “怎么了?你想要的记忆可就在面前哦,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的过去吗?”看着停下动作的希露迪,乐渊不由喊道。

  “为什么我要恢复记忆?恢复记忆的我还会是现在的我吗?我有点害怕回想起以前的记忆了,我真的不想要消失!”现在的希露迪性格和从前完全是两个人,希露迪隐藏起来的柔弱、少女心在记忆消失后一下子全都暴露了出来。

  乐渊扶着希露迪双肩严肃地说道:“曾经的你是那种被人打了右脸就会左右左右,连续用勾拳回击,然后用天空十字拳了结对方的女人。虽然在性格方面我不敢恭维,但是从能力来看你的确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女人,所以别逃避了,面对真正的自己吧!”

  乐渊扶着希露迪的双肩猛地向前一推,希露迪伸出来的右臂也在这一推之下触碰到了回忆光球。回忆光球在碰到的一瞬间就像是被希露迪吸收了一般,自动融入到了她的身体之中。

  被乐渊的回忆包裹之后,希露迪的身体也停了下来,闭上了双眼仿佛切身回到了记忆中的那个时间点,以第三视角旁观了整个回忆的发展。

  当希露迪重新张开眼的一瞬间,乐渊连忙问道:“怎么样,有感觉了吗?是不是全都回忆起来了呢?”

  只见希露迪怯懦地对着乐渊鞠了一躬,随后道歉道:“对不起,阿乐,为了照顾小贝鲁竟然让你这么心苦,我这个做妻子的真是太不合格了!”

  “你究竟看到了什么回忆?等一等,还有这么多,一定有一个能够换回你记忆的回应光球。”乐渊拉着希露迪的手在这数不尽的光球中徜徉。

  光球的数量一个又一个的减少,希露迪接触到的回忆也是越来越大,记忆那是一点也没有想起,倒是通过不断的接触更加相信了自己虽然不是乐渊的妻子,但也是众人认可的未婚妻之类的身份。

  就在接受了最后一份回忆之后,希露迪猛地拉着乐渊的双手道:“爱丽丝夫人的话我一定会做到的,为了小贝鲁和你,我一定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妻子!”

  似乎这一次的回忆非但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而让希露迪进入了一个不妙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