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对战!1VS394

  时间悄无声息地过去了一个星期,在此期间果然如焰王所说的一样没有一个贝赫莫特34柱师团的人前来袭击,拜他们所赐乐渊有了足够的时间调整身体状态。

  “男鹿君,难道你就这么被动等着对方前来吗?他们可是有数百个人,难道你不找一些帮手吗?”学院的一角,邦枝葵看着乐渊和小贝鲁在悠闲地晒着太阳,不免有些急迫。

  从一个星期前陡然知道了一切的“真相”,恶魔、魔王还有毁灭人间什么的,简直颠覆邦枝葵人生观的事情在短短一个小时内让她脑袋过载超过十次。如果不是阿兰德龙和小贝鲁那特异的能力反复展示了一遍,恐怕她到现在还认为乐渊在说胡话。

  从天台上屋顶上坐了起来,乐渊慵懒地看着邦枝葵说道:“现在的主动权可不在我们身上,我们的对手贝赫莫特34柱师团可还没有现身,我总不能杀到魔界去主动砸场子去吧,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可是,即使是这样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吧?我们难道不去找些帮手?”邦枝葵听了乐渊的解释也觉得的确如此,但是仍不能安下心继续出主意道。

  “安心,大魔王那随性的性格可是整个魔界都出了名的,毁灭人间什么的说说而已,如果只是来到人间的贝赫莫特34柱师团,有大批的人会在他们破坏之前阻止他们。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就可以。”能够安然发展了数千年而不被毁灭,人间的隐藏力量又岂是邦枝葵这个入世未深的小姑娘所能知道的。

  “贝鲁少爷,男鹿大人,大事不妙!”

  突然阿兰德龙的大吼声从半空中传来,只见半空着伴随着一道白光,阿兰德龙在空中翻转了七个跟头这才脚尖着地出现在三人的面前。

  “哒哒!”

  小睡被打扰的小贝鲁脸上微怒,盯着吵醒他的阿兰德龙连连挥舞拳头抱怨着。

  乐渊将小贝鲁抱到自己的肩头,随后看向了火急火燎的阿兰德龙,一指点在他的额头,随即阿兰德龙完全静止了下来。

  “现在可以静心说话了吗?出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会突然来找我了?”对着这个一直围着古市打转的伪基佬大汉,乐渊一直是敬而远之。

  “男鹿大人,可以放开我吗?是希露迪大人出事了,她似乎是被人绑架了!”静止不动的阿兰德龙那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出口便让在场的几个人为之一惊。

  “有什么证据证明她被绑架了吗?以她的实力想走的话应该没几个能拦得住啊?她是在哪里被绑架的?”乐渊一连几个问题问道。

  “身,身体。”阿兰德龙被乐渊和小贝鲁那眼中足以杀人的火气给吓得直打结巴,连忙想让乐渊解除身体禁制。

  身体获得了解放,阿兰德龙这才在乐渊眼神的催促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份折叠好的纸和一条属于希露迪的丝巾。乐渊打开后发现这是一封挑战状,或者称之为一份死亡通知。

  整封信上写的内容不外乎两件事,其一便是希露迪已经落到了贝赫莫特34柱师团手上,其二便是乐渊想要接回希露迪则必须带着小贝鲁于3日内前往贝赫莫特34柱师团的临时驻地,逾时则将希露迪处死。

  “嗡——”

  一旁同样在看信的邦枝葵被猛然将新电成灰烬的蓝色闪电吓了一条,随后望着虽然沉默不语但是周身散发着沉重气息的乐渊俩欲言又止,似乎想要劝说乐渊从长计议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还真有胆子啊,竟然敢不声不响就绑走了我的人,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不把他们揍得毁容这件事没完!”绑架希露迪这件事可以说把乐渊和小贝鲁两人的火气都激出来了,他们与贝赫莫特34柱师团已经有了无法调和的战斗缘由。

  夜已经彻底深了,而乐渊却在这个时候准备前往贝赫莫特34柱师团的驻地,那个和他结下了不解之缘的地方——石矢魔高中。经过几个月的重建,石矢魔高中虽然说不上重生了,但是也已经初具规模。但是今天一战乐渊只能说声对不起了,顶多毁了之后让贝赫莫特34柱师团的人做出赔偿。

  刚刚走出了自己的屋子,乐渊便遇上了在门外已经久等的爱丽丝王后。正当乐渊想要解释什么的时候,爱丽丝王后却对着乐渊和小贝鲁微微一笑道:“加油哦,教训教训那个淘气的孩子,一定要将希露迪带回来哦!”

  “哒哒!”小贝鲁对着自己的母亲举起了右手,做出了胜利的V字手势。

  “放心,即使你不说我也会做的,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小贝鲁的家人之一,放心交给我吧!”

  没有任何后援的存在,乐渊便独自前往了敌人的大本营——石矢魔学院。

  还没有走到门口,便听到了一群家伙闲聊的声音。当乐渊带着小贝鲁毫不掩饰地来到五米远的地方时,那群明显带着异族特征的人这才发现了两个人。

  只见这群贝赫莫特34柱师团的人穿着一种特别样式的军服,其中一人举着长枪质问乐渊道:“站住!什么人?”

  “我是来宣战的,渣渣们!”

  说话的一瞬间,乐渊已经来到了两个柱师团员的中间,然后一瞬间向两边挥出一拳,两个连柱将都不是的普通团员根本毫无还手之力,便被乐渊砸进了地里暂时停机了。

  人类和恶魔之间的差距说到底在魔力上,没有魔力的攻击根本无法对恶魔造成有效伤害,也就只有诸如邦枝一刀斋那样将技艺磨练到炉火纯青的人才能锻炼出诸如气这种与魔力相仿的特异能量。

  “敌袭!人类发动了夜袭!”

  虽然乐渊的动作非常迅速,但是贝赫莫特34柱师团也不愧是担任王族直属武装力量的家伙,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将夜袭的消息传达到了石矢魔的每一个角落。

  一个个拿着长枪等冷兵器的普通团员顿时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从校园的各个地方蹿了出来,然后一齐向着一步步走向校园内的乐渊围了过来。

  现任团长杰伯沃克站在高楼上俯视着这一切,随后对着身后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希露迪说道:“这就是小王子的契约者吗?还真是出人意料的大胆,竟然敢孤身一人闯入我们的大本营,这不是无知就是愚蠢,看来你选了一个很差的契约者啊,恶魔侍女!”

  看起来精神极差的希露迪朝着发出死后叫嚷声的一边转过了头,嘴里呢喃道:“少爷,保护好少爷。”

  “护主的性格值得嘉奖,还有这超群的身手的确配得上焰王那小子,萨拉曼达能洗掉这个女人的记忆吗?”杰伯沃克对着站在希露迪深怕的一个长发眯眯眼问道。

  “当然没有问题,团长大人。”名为萨拉曼达的眯眯眼右手上燃起了青色的火焰,不怀好意地看着身旁的希露迪道:“中了我的火焰会将她过去的记忆、情感燃烧殆尽,绝对能改造成对焰王少爷最忠诚的恶魔女仆。”

  一个半完工的石矢魔硬是在几天之内被贝赫莫特34柱师团的人改造成了军事要塞,乐渊一路打过来攻击从四面八方涌来,倒在乐渊身后的柱师团团员都已经可以铺路了。

  “223,224……”乐渊一边数着数一边打进了主楼内,从进入石矢魔到现在出现的无一例外都是普通团员,连一个柱将实力的都没有。

  一进主楼,进入二层的大厅楼梯上便站了五个柱将级的恶魔。

  “吾乃第11柱拉贝德!”一个脸上有着奇怪纹路的光头男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随即其他四个人也是学着爆出了自己的名字。

  “第21柱瓦斯伯格!”

  “第4柱狄恩!”

  “第23柱尤西艾尔”

  “第10柱……”

  “谁有空记住跑龙套的,都给我好好反省一下吧!”没给剩下的人报名的时间,乐渊的脚下蝇王纹突然一闪,一个眨眼的功夫便已经来到了二楼。至于挡路的五个人被击飞的声音后知后觉地响了起来,一个个脸蛋被揍的变形倒地不起。

  当乐渊来到二楼,一个黑须巨斧男挡在了路上,对着乐渊的表现点评道:“干得漂亮,一瞬间解决了五位柱将,不愧是感单枪匹马闯进来的家伙。打败你的人名叫巴吉里斯克,乃是……”

  颇具威严的柱将巴吉里斯克依旧逃不了身为龙套的下场,虽然刚刚说得漂亮,但是对于乐渊的急速进攻依旧没能反应过来,便被灌注了魔力的一拳揍得凌空翻转了7圈半,这才一头撞进一旁的墙壁中昏死过去。

  不过一路击倒一群柱将走了没多一会儿,更棘手的家伙挡在了乐渊的面前。柱师团更高级的战力柱爵出场了,一个持刀深紫头发,一个留着小辫子内衣是中国共服装。

  “贝鲁泽少爷,多有得罪,不能在这么继续放任你们了。团长大人有令,不得伤害贝鲁泽少爷,至于契约者生死不论,若想活命,乖乖束手就擒!”

  电光火石之间,刀断人残,持刀的柱爵胸口多了一道极深的剑痕,而另一个功夫装的也好不到那里去,一张还算英俊的脸被打得鼻青脸肿,两只胳膊被卸了下来,身体将墙撞出大坑后动也不动地昏了过去。

  “啧,你们捡回了一条小命,不过我最恨长得没我帅的在我面前装逼,这次免学费,希望你们了解我的良苦用心。”

  甩下解决的两个人,乐渊还有小贝鲁向着上一层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