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焰王

  石矢魔被毁,为了防止数百号不良少年聚众闹事而被分散到了全市几大高校中,而其中最为让人头疼的一群人则是被分到了教育最好同时不良率为0的圣石矢魔学院。

  带着小贝鲁从家里面出来,向着早已经在门口等待多时的古市挥手打招呼道:“早啊,很久没见了,古市。”

  随后用力揉了揉他那张久违的脸,短短的一个暑假便发生了远超过去一年的丰富旅程,见到这位好友便仿佛有数年没见一般。

  古市见到乐渊同样是激动不已,从一开始乐渊毁灭石矢魔时对他的抱怨,到后来一直没有受到乐渊消息时的担忧,现在终于确认好友没有出事就差红着眼睛泪流满面了。

  揉了揉自己微红的眼睛,古市勾着乐渊的脖子小声地说道:“告诉你个好消息哦,我们这批石矢魔学生在圣石矢魔组成的班级可是有不少熟人的哦,相信你这家伙一定会倍感亲切的。”

  “哦,是吗?”经历了数次大战的乐渊对于分班这种事情倒是不太在意了,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好好享受剩下的时间。毕竟虽然所罗门商会由于首脑死亡而自动崩溃了,但是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新的敌人出现,不能处理好自身状态的话可是会变得很被动的。

  “诶,男鹿,别表现得这么无所谓啊,烈怒帝瑠的首脑都在哦,邦枝、宁宁姐她们一个不落,都是烈怒帝瑠中最出色的女孩子。呐呐,你说美咲姐能不能帮我牵个线,也许我也能嘿嘿嘿……”

  说着说着古市又陷入了不可自拔的YY之中,由于错过了开学的几天,乐渊这个奶爸大佬的第一次圣石矢魔亮相可是将一群第一次见乐渊的人给看呆了。

  就在乐渊要跨入圣石矢魔的大门时,圣石矢魔的生活指导老师木户站在校门口挡下了乐渊。打量着乐渊身上的那套石矢魔校服,还有乐渊背后的小贝鲁后。

  作为老师的木户用用一种居高临下、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你就是传闻中石矢魔那个整天带孩子上学的男鹿乐吧?你在石矢魔怎么做我管不着,但是你到了圣石矢魔就必须按着圣石矢魔的规矩办事,这里可不是你带孩子的幼稚园!”

  虽然石矢魔的人进入圣石矢魔不过几天时间,但是在圣石矢魔已经引起了巨大的浪潮,许多的学生抵制着来自石矢魔的不良,也正是由于抵制活动而引起了两个学校学生之间的巨大火气。

  而今天老师木户的找茬正是源自于这一次两所学校学生的冲突,圣石矢魔老师要主动找茬挑选石矢魔中最强的人杀鸡儆猴了。

  “男鹿,我们别理他,大伙过了一个假期应该也想见见你了。”一旁的古市看见木户老师的举动,一脸厌恶地看着他,随即想要抓着乐渊离开这里。

  不过刚好堵住了乐渊的木户却不想这么轻易放弃,一只手抓在了乐渊的手臂上,想要拉着乐渊直接前往教职工办公室训话。

  不过他的手刚刚抓到乐园的手臂,眼睛盯着乐渊的时候便发现乐渊那宛如恶魔一般想要将他吞噬殆尽的恐怖眼神已经锁定了他。

  如果说光是男鹿的眼神威慑还让他勉强站得住,那么乐渊背后的小贝鲁的配合便成了神助攻,将乐渊那恶魔父子的形象深深刻入木户的脑海中。

  只听见木户哇得一声大叫便撒开腿向着校园内逃去,惹得一旁的学生纷纷指指点点地看着他逃离的背影。

  “真是奇怪呢,这个老师也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家伙,一直在盯着我们的失误呢,邦枝这个班长可是在这件事情上煞费苦心。”古市一边说着,一边领着乐渊前往了他们石矢魔特别班的所在处。

  为了不影响本校的学生,圣石矢魔也算是煞费苦心,特地将石矢魔组成的班级安排在了偏僻的一栋大楼内单独放置着。

  古市一把拉开了教室的大门,冲入教室内面向了已经到来的学生,眉开眼笑地大声说道:“各位,瞧过来,我们石矢魔的最强者来咯!”

  随着古市的一句话,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刚刚踏入教室的乐渊身上。感受着其中尤为炙热的三股视线,乐渊神书右手向着众人打招呼道:“哟,好久不见了,各位。”

  东邦神姬中的四人,只有东条英虎这个打工狂魔由于工作而没来上学,其他的三人几乎是在乐渊进来的一瞬间便聚到了乐渊的身旁。

  其中神崎、姬川是询问乐渊的去向和成为石矢魔最强之后的志向问题,而邦枝葵则是犹如寻常好友一般让乐渊注意身体随后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和平,非常的和平。没有了不长眼主动寻衅的家伙,乐渊在圣石矢魔的生活可以说是他期盼已久的安舒日子。

  没有了所罗门商会的挑拨,圣石矢魔的一群学生会当家“六骑圣”也没有主动来找茬,乐渊原本庆幸地以为又一学期会这样过去。

  但是就在乐渊平淡的生活过去了差不多一个月时候,一天的放学时分,刚刚从教职工办公室走出来的乐渊和邦枝葵便被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挡住了去路。

  “希露迪小姐?”望着一副女仆打扮,却又有些不同的“希露迪”,邦枝葵不太确定地询问道。

  “很遗憾呢,你认错了哦!”只见“希露迪”以邦枝葵难以抵挡的速度来到了她的面前,一只手抬起来眼看就要点在了邦枝葵的额头上,手指上的魔力已经蓄势待发。

  一只大手握住了这个“希露迪”的手腕,将她的动作阻止了下来,同时这只手的主人乐渊另一只手将邦枝葵拉到自己身后,对着“希露迪”说道:“够了吧,她只是无关的人罢了,你应该是来找小贝鲁的吧,说出来意吧!”

  “希露迪”突然的手突然魔力涌动,将乐渊的手震开,虽有一脸看Hentai的表情看着乐渊道:“真是一个急性子的人呢,你平常对希露迪也是这么动手动脚的吗?”

  “够了,幽露迪。在人间不能太过于张扬,我们可不是来解决私人恩怨的,周围的闲杂人等,我已经清理干净了。”只见一个眼镜女仆左手捧着一本书,右手随手将昏迷不醒的古市丢到了一旁的墙根下。

  三个恶魔女仆悄然来到了乐渊面前,而从她们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十岁左右的绿发少年。只见那张和小贝鲁有六七分相似度的脸,此时带着小贝鲁从未有过的威严对着小贝鲁道:“好久不见了,弟弟哟!”

  而小贝鲁见到来人却是一脸茫然,对于心大的他来说什么哥哥的恐怕早已经不知道被遗忘到了哪个角落里面。

  只见身为小贝鲁哥哥的焰王打了一个响指,她身后眼镜女仆伊莎贝拉便从手上的书本上撕下了一页画着王座的纸张,随后伴随着她那独特的魔力将图画化为了一个真实的王座。

  不过当焰王坐在王座上,摆出一副高贵冷艳的表情之后,下一句话便打破了他费尽心思营造的威严。像是二世祖一般对着身旁的三个恶魔女仆指手画脚,又是端饮料,又是扇扇子,就差来一段音乐了。

  不过摆足了派头之后,焰王也终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如果用黑话来讲就是拜山头的,由于那个不靠谱的魔王,现在将毁灭人间的任务一并交给了年纪明显大得多的焰王,让他们兄弟俩联手将人间毁灭。

  希露迪的身影从天而降,看见了坐在对面的焰王也是大吃一惊,不过随后像是帮小贝鲁壮胆一般,举起了藏有伞剑的阳伞道:“不知道焰王少爷打算怎么做?难道打算独自完成大魔王大人交代的任务吗?”

  却见焰王像是挥苍蝇一般连连摆手道:“好不容易才来一次人间,怎么能那么容易便回去呢?我可是很早以前就想要见识见识人间的游戏了,不过虽然我没有行动,但是你也知道我手底下的那群人……”

  焰王说到这里的时候带着一丝无奈,才刚刚十岁的他虽然是名面上的王子,但是对于手底下的人掌控力不足,没有几个人是打心眼里完全服从他的。

  “贝赫莫特34柱师团?他们想要做什么?”希露迪爆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但是却难得地露出一丝慌张的表情。

  贝赫莫特34柱师团,王宫直属的武装集团,被称为邪龙族在魔界屈指可数的战斗部族。总人数394人,无一例外都是战斗好手,虽然绝大多数都不是她的对手,但是架不住人多势众。

  只见那个和希露迪极像的女仆幽露迪站了出来,一脸轻佻地说道:“真是难得惶恐表情啊,希露迪你在人间真的变得软弱了许多,从前的你可不会有这样的表情。不过放心好了,距离贝赫莫特34柱师团他们来这里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在这一个星期你可以选择将小少爷选择带回魔界,不然贝鲁泽少爷和他的这位契约者可就吉凶难测咯!”

  传完话的焰王,便急匆匆地缠着三位女仆去体验丰富多彩的人间游戏了,独独留下一团迷糊的邦枝葵,昏迷不醒的古市,战役昂扬的乐渊,和担心不已的希露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