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纹章使

  一夜过后,在忍受着寺院住持女儿谏冬那一副看见恶魔的恐惧目光中,邦枝一刀斋终于慢慢悠悠地带着乐渊向寺院旁的一条小路走去。

  邦枝一刀斋引领着乐渊,像是一个喜欢唠嗑的老人一般和乐渊聊着琐碎事情,随后看着心思不知道飞到哪里的乐渊随口问道:“你觉得小葵怎么样?”

  “不错!”乐渊此时正在思考剩下的三年时间应该怎么度过,根本想都没有想地便顺嘴回答道。

  “哈哈哈……”邦枝一刀斋突然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停下了脚步,一双有力的大手啪啪啪地拍在了乐渊的后背上。然后像是找到了知己一般,一只手搂着乐渊的肩膀。

  “年轻人不光实力不错,眼光同样犀利啊。小葵跟她的母亲像极了,绝对能够成为一个好妻子,这一点我可以确定。”邦枝一刀斋那一副样子像极了上门推销员,脸上竟然带着一脸猥琐的笑容,和昨天与乐渊对峙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对于眼前貌似想要帮邦枝葵和他前线的猥琐爷爷,乐渊虽不能说是义正言辞地拒绝,但是通过话题转移大法暂时婉拒了邦枝一刀斋。

  “老爷子,那个所谓的月影泉有什么特别的吗?好像知道的人似乎不多嘛,昨天我特地问了那个住持的女儿,她这个本地人也摇头说不知道啊。”虽然那个巫女妹子非常的害怕乐渊还有小贝鲁,但是在邦枝葵的撮合之下还是告知了乐渊一些魔二津的事情。

  “嘿嘿,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谏冬她最起码也要到成年之后才会被告知那个地方的所在。至于现在,你想要从那里取得泉水,还需要过一关。”邦枝一刀斋走着走着便停下了脚步,突然停在了一个岔道口。

  “老爷子你也太慢了,这就是那个混账小子吗?看起来还真像回事,你准备好了吗?”从左边岔口的一棵树后面站出来一个四十岁左右头上缠着布巾,叼着香烟、不修边幅的中年男子。

  邦枝一刀斋伸出一只手指着这个陡然出现的男人说道:“这是早乙女禅十郎,算是你的老师,同时也是你的前辈,你想获得月影泉的泉水的话,便向他要吧!”说完便转身就要离开,仿佛见到早乙女禅十郎之后他的任务便已经结束了。

  “要取得泉水我需要付出什么?”看着眼前带给自己压力不比任何人弱的早乙女禅十郎,乐渊不由出声问道。

  “嘿嘿,你什么都不要付出,只需要在你的那个壶接满泉水之前和我学习纹章术便可以了。”早乙女禅十郎说着拉开自己右手臂上的衣服,将自己的右手背完全露了出来,然后一个鲜红的印记显现在乐渊的眼前。

  “嗡——”早乙女禅十郎右手一股魔力涌出,随着右手一甩,一个纹章附在了一旁的树干上,早乙女禅十郎走上前普普通通地一拳集中在印记上。一声惊天的爆炸声传入乐渊的耳中,当灰尘散去,刚刚印记所在位置那还有什么树的痕迹,只留下一个被炸出来的坑洞。

  随手将香烟掐灭,早乙女禅十郎对着一旁的乐渊自豪地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纹章术,能够使得和恶魔订立契约的人充分发挥恶魔力量的招式,怎么样想学吗?”

  乐渊什么话都没有说,仅仅是撇过头对着小贝鲁微微点头,随后乐渊手背上的印记微微发出红光,一个几乎和刚刚早乙女禅十郎的动作如出一辙,一个标有蝇王纹的印记出现在了半空中。

  不过或许是契约的恶魔不相同,两人之间的印记有稍许不同。但是当乐渊将这枚纹章投影出的时候,早乙女禅十郎这个资深的纹章使便感受到这正是纹章术的应用。

  “啊哈哈哈……”看到这里早乙女禅十郎非但没有沮丧反倒是显得更加高兴,一把搂住乐渊和小贝鲁两个,带着乐渊边走边说道:“没想到你这个混账小子竟然也学会了纹章术,不过这种粗浅的纹章术可算不了什么,你要学的还多着呢!”

  早乙女禅十郎带着乐渊来到了一座山壁前,然后像是完全无视了坚实的岩壁一般,带着乐渊便直冲冲地撞了上去。

  三人却完全没有撞上实物,而是穿过了仿佛虚影一般岩壁走入了一条洞穴中。漫长的洞穴不但不是漆黑一片,而且里面看起来却恍如白昼。从洞顶的特殊苔藓上散发出来的光简直和太阳的光线一模一样。

  “感到神奇吗?这是所谓的日光苔藓,一种魔界的特殊植物,不过这里也是它们难得的生长之所,没有什么威胁性的,魔界的魔兽还有以它们为食的呢。”早乙女禅十郎看着不断打量周围环境的乐渊,兴致极高地为乐渊解说着,心中还为乐渊的警戒心感到满意。

  穿过洞穴,早乙女禅十郎带着乐渊来到了一座干股的小池边,指着池子说道:“诺,这里就是月影泉了,你个混账小子还不快把你那破壶给放进去?我们的特训可是不等人的!”

  望着见不到一滴水的池子,乐渊向一旁的早乙女禅十郎问道:“你这是耍我吗?别告诉我所谓的月影泉还有枯水期,我可不想白白跑一趟!”

  “啧啧啧,混账小子你还是太年轻!”早乙女禅十郎一根手指在乐渊的面前晃了又晃,随后指着池子说道:“看清楚,这里可是有过水的。”

  只见月影泉的池子中算然不见一滴水,但是池壁上此时竟然还有着一些水渍,就像是月影泉刚刚干涸似的。

  “间歇泉?月影泉是间歇泉吗?”这是对于这个现象最好的解释,而早乙女禅十郎也点头肯定了乐渊的猜测。

  “你想要月影泉泉水的话,必须等待两个时间,日出还有日落,唯有这两个时间月影泉才会各有30分钟才出水期,所以我们有的是时间好好特训!”

  正如早乙女禅十郎所说,乐渊想要等到水壶接满水必须持续12个小时,而现在每天仅能满足一小时,这意味着乐渊要在这里待上超过12天。

  看着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的乐渊,早乙女禅十郎拍着乐渊的肩膀安慰道:“好了混账小子,开学什么的都忘了吧。你这混账毁了石矢魔之后被安排的学校我可是一清二楚,最好的高中圣石矢魔哦,还有我可是你们这群问题儿童的班主任,记得了吗?”

  有了未来班主任的保证,乐渊和小贝鲁百年心安理得地开始所谓的特训。而为此,早乙女禅十郎从一旁的帐篷里拿出来一个看起来有些旧的卡带播放机。

  随着播放机里面音乐的响起,乐渊还有小贝鲁两人随即跟着卡带播放机开始了所谓的特训。

  不过整个过程中只有小贝鲁那兴致勃勃地大喊大叫贯彻那极富羞耻感的减肥操的始终,乐渊对早乙女禅十郎那无节操的锻炼方式彻底绝望了。

  一记堪称完美的前踢,没有惊起任何声响,悄无声息地将前面的早乙女禅十郎一脚踹倒在地。

  匆匆站起来的早乙女禅十郎拿着话筒询问道:“男鹿同学有什么问题吗?令所有期待的内容才刚刚开始哦!”

  “谁期待了?从头到尾只有你和唯恐天下不乱的小贝鲁最兴奋而已,我根本没看出这个减肥操对我有什么帮助!”乐渊对于这样的特训快要绝望了。

  “算了,你想要的特训才刚刚开始。”早乙女禅十郎将一旁的播放机关闭,随后指着它说道:“看到了吗?这可不是普通的播放机,是我从前修炼时用过的,是魔界特产。能够将录入的声音实体化,并且完全激活声音主人的潜力,怎么样有兴趣和另一个你打一场吗?”

  乐渊走上前,一只手搭在了这个卡带播放机上,随后露出了一个笑容道:“如果我通过了这个关卡,你把播放机送给我怎么样?”在这个根本找不到任务的世界中,乐渊终于发现了一件被系统标注为可带走道具的东西。

  训练用播放机,能够通过声音实体化声音主人,并且让其完全激发当前身体中的潜力,实体化的声音会对起声音主人带有一定敌意,只有将其击败或是耗尽能量才能令它消失。可以说是一个真真正正地训练力气,能够让使用者极限地挑战自我。

  看到乐渊打起了自己宝贝的注意,早乙女禅十郎点起一根烟轻吐一口后说道:“没问题,这个东西我也用不上了,你想要便拿走吧,不过也要你能在这训练下活下来!”

  早乙女禅十郎轻轻按下了播放机的开关,一道黑印从播放机上慢慢浮现,随后汇聚成人影。

  一个身体呈现死灰色的小贝鲁,完全没有乐渊的声音实体。不过饶是如此,带给乐渊的压力同样不容小觑。单独的小贝鲁的确非常弱,除了电击几乎没有多少手段。但是现在出现了黑贝鲁却是潜力激活的状态,可以说这就是小贝鲁的最大出力。

  “小贝鲁,即使这个家伙和你很像也不要留手哦,它是我们的敌人!”为了得到播放机,乐渊也是拼了无数个由红色蝇王纹将黑贝鲁团团围住,随着乐渊的魔力激发,登时连锁爆炸了起来。

  “咳咳咳,你个混账小子想要毁了这里吗?”虽然乐渊控制了爆炸范围,但是爆炸产生的强波还是将周围的环境影响得不清。

  爆炸过后,一个漆黑的深坑出现了,但是黑贝鲁并没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长有死亡蝇王翅膀,长有长长恶魔尾巴的黑贝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