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流落(三更)

  明明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刚刚战胜了学院中最后一个敌人,但是现实偏偏不给乐渊享受胜利果实的机会,纯粹的一次力量发泄也是实验自身的力量竟然让他劈碎了空间,更加倒霉的是他竟然还因为用力过猛而无力抵抗空间吸力。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破碎空间之后并不是什么极致的环境,没有对乐渊还有小贝鲁造成任何的伤害。通过漆黑无比的隧道,乐渊再一次见到光明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一片异常茂密的丛林之中。

  “这里是哪里?难道我直接到了地球的另一边吗?竟然感受不到我预留的空间锚的气息。”在这片林中稍做休息,乐渊便开始寻找起回家的路,首先想到的便是直接通过空间移动回去,但是无法定位自己的所在似的这个计划直接泡汤了。

  “哒哒——”小贝鲁突然极为兴奋地指着远处,整个人都像是见识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乐渊顺着他的手指向的方向望去,只见到一个犹如小山一般高大的生物张开血盆大口正在进食,身上仗着不知名的植物,看起来有几分山精野怪的风采。

  从未见过的恐怖怪兽,这里绝对不是地球已知的任何地方。这是乐渊在看到那个不知名的怪物之后所能想到的事情,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导致了乐渊的空间锚根本无法被感知到,这里压根就不是地球啊。

  “哒哒,哒哒!”自从来到这个未知的地方之后,小贝鲁就变得异常活跃,而且他体内的魔力也活跃地不可思议,连带着乐渊自身的魔力都跟着活跃了起来。

  回头望了一眼兴致勃勃的小贝鲁,乐渊跃到了一颗不知多少年的古木上,眺望着周边无边无际的林原,口中呢喃道:“能让你感到熟悉,能够解开你魔力限制的地方,难道这里是魔界?”

  虽然有所猜测,但是在这个根本没有可交流对象的地方,没有人能够为乐渊解释这里到底是不是在魔界。

  选定了一个方向之后,乐渊背着小贝鲁向其中的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如果要说移动方式,乐渊有无数种,但是在这个浩瀚的书海中漫无目的的行进却没有丝毫的作用,乐渊只想找到一个可以交流的家伙。

  走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背上的小贝鲁都已经由于无聊而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乐渊却终于见到了一个可能相互交流的家伙。

  乐渊刚刚从一座绝壁上跳下来,便见到了一个正背着竹篓一般物品的家伙。他有两只窜起的眼睛,下巴下面是一个长长的凸起物,整个看起来活像是虫系生物。

  在见到乐渊还有背上小贝鲁的一刹那,面前的陌生生物现实举起了只有三根手指的右手,口中发出“哟噗鲁”的声响。

  “你好。”乐渊举起手做出了同样的手势,虽然已经是大师级的语言专家,但是对于刚接触的语言却还得有一段时间的了解。

  只见一直喊着哟噗鲁的陌生生物突然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寻常人类见到他这幅样子恐怕认为他就要下杀手了。

  以貌取人不可取,乐渊看人却没有这么狭隘。习惯性的靠着灵觉观察陌生生物是否有杀气、杀意之类的东西,这一探查非但没有丝毫的敌意而且感受到了来自这个陌生生物的善意。

  陌生生物对着乐渊招了招手,随后便向着一个方向走去,乐渊紧随其后一边注意着他的动向一边观察着周边的事物。

  最后,陌生生物带着乐渊来到了一座树屋前。招待着乐渊做了下来,随后又拿出一些看起来稀奇古怪从未见过的食物放到了乐渊的面前。

  虽然互相间都听不懂对方的语言,但是一个听一个说,气氛出奇的好。就这样时间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乐渊总算破译了一部分陌生生物的语言。

  操着半生不熟的语言,乐渊询问道:“请问这里是哪里?魔界吗?”

  陌生生物点点头,肯定地回答道:“的确是魔界,这里是最偏远的蛮荒地区,用魔族人的说法这里被称为古兰度魔境。而我则是守护这片区域的哟噗噜族人,你应该是人类吧,来这里做什么呢?”

  虽然哟噗噜族人世代守护古兰度魔境,但是对于人类还是认识一二,一见乐渊的模样便察觉了出来。在这一片被魔族王国成为禁地的地方,可是鲜少有人回来这里,更别提是一个人类了。

  “我是由于意外才来到这里的,你有什么办法能够联系上次元传送恶魔吗?我有些事情想要拜托他帮忙。或者你知道什么其他的方法能够前往人间的吗?”

  对于魔界这个地方,乐渊虽然好奇,但是也知道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肆无忌惮闯荡的,人类在这里可不是霸主,即使是恶魔想要在魔界混也是得靠实力说话的。

  哟噗噜族人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望了一眼乐渊还有身后的小贝鲁。最终举起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道:“那个方向,大约半天的路程,就住着一个次元传送恶魔,如果你想要寻求帮助的话,可以去那你试试。”

  说完这些,哟噗噜族人的脸上有些犹豫,似乎还想继续说什么。看了又看乐渊的之后,最终一咬牙提醒道:“最近的古兰度魔境不太平,似乎有一伙聚集了不少不法之徒的盗贼团流窜到了这里,周边不少的古兰度魔境生物都遭到了袭击,如果你独自去的话要小心他们的袭击。”

  告别了哟噗噜,乐渊带着小贝鲁独自踏上了前往次元传送恶魔所在的旅途。不过为了尽快回归文明世界,乐渊选择了飞行。没有任何的阻挡物,乐渊的速度在这里得到了极限发挥。

  “咕——”就在乐渊赶路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黑影笼罩在了乐渊的头上,随后一只巨型鸟喙啄向了正在飞行了乐渊。

  鸟喙的主人一啄啄了个空,当它再度寻找乐渊的踪影时,却发现乐渊的踪迹早已经消失无踪,正当它想要寻找新的猎物的时候,一阵嬉笑声传到了他的耳中。

  “哒哒哒!”

  “你也感到兴奋吗?小贝鲁,这只阿库巴巴可比希露迪的那只大了数十倍啊,当我们的坐骑正合适不是吗?”乐渊一只手按到了野生阿库巴巴的大脑袋上,夺魂咒的魔力入侵到了头脑简单、魔抗较低的野生阿库巴巴的大脑。

  没有多大的抵抗,野生阿库巴巴便被乐渊掌控在手。

  “走吧,我们可是在赶路呢,真希望能赶回家吃晚饭。”随着乐渊的意念,身下的阿库巴巴猛地一拍翅膀,加快速度前往了哟噗噜所指的地方。

  很快一座小木屋出现在了乐渊的视野之中,命令着野生阿库巴巴降落在小木屋不远的地方。乐渊抱着小贝鲁从阿库巴巴的背上跃到了地上,随后挥手驱逐了阿库巴巴。

  还没走到小木屋,便听到了一阵骚动夹杂着一个女人的尖叫传到了乐渊的耳中。

  “啪——”乐渊直接摔门而入,入眼便看到一个梳着马尾的文质男子一只手抓在了一个金发美若美女的手上,另一只手正想要将一个镣铐带到女子的手中。

  “你们是在玩什么羞耻PLAY吗?能不能让我也加入进来观摩一下呢?”乐渊顺手将小贝鲁放回到了背上,同时一只手将门搭上。一个不大的小屋子里面现在只剩下不一女三男,一小三大四个人。

  “王族?人类契约者?”马尾男子的眼睛极为敏锐地发现了乐渊手背上的蝇王纹,还有小贝鲁那纯正王族的气息。

  “看你斯斯文文的,没想到也是个衣冠禽兽,能够放开那个女孩吗?看她的样子似乎不太喜欢你的样子。”

  “王族的契约者都是这么狂妄吗?如果你要干涉我的任务,即使是蝇王也阻挡不了我杀了你!”在威胁乐渊的同时,马尾男子也不由看向了乐渊。

  “稚嫩的契约者,给我睡一会吧!”马尾男子的身体一阵摇晃,随后陡然出现在了乐渊的身后,右手化为手刀眼看就要砍在乐渊的脖子上。

  突然,被攻击的乐渊同样身子一阵摇晃,一只手扣在了陌生男子的手腕上。

  “你说谁稚嫩?别小看人啊,混蛋!”在扣住马尾男子的一瞬间,乐渊的的拳头便随即挥向了马尾男子。

  “啪——”乐渊的这一拳同样被接住了,两人双手交叉僵持在那里,乐渊猛地爆发出自身的真气将马尾男子直接给震出了木屋。

  “真是奇怪的契约者,是人类的气吗?和普通的气不一样,又和魔力不同,究竟是什么?”被震退的马尾男子没有受到一点伤,一脸探究地望着乐渊,似乎想要知道乐渊刚刚的那一招。

  “想要知道吗?用你的命来求知吧!”为了解决战斗,乐渊借用了小贝鲁身体内的魔力,闪着强烈电光的一拳裹挟着乐渊自身的真气一股脑地涌向了眼前的男子。

  闪电洪流直接倾泻而出,仿佛如同洪峰过境一般,将乐渊身前的一切全都摧毁。但是挥出这一拳的乐渊却是猛地回头叫糟。

  马尾男子非但没有被击中,而且还借助乐渊的攻击隐藏了自己的行踪,趁着这个机会抓住了金发女子。将金发女子的双手扣下镣铐,马尾男子将一枚黑色珠子仍在了地上,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年轻的契约者,期待你我的再次相遇,吾之名——阿斯兰!”

  黑色的珠子落地后形成了一个魔法阵,伴随着一阵空间波动,阿斯兰和金发女子一起消失在了乐渊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