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恶魔入宅

  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对于这句话的理解乐渊算是理解透彻了,现在他得罪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是一个外表看似美到冒泡的女恶魔。

  时间要追溯到两人战斗完,看完四周被破坏地一塌无涂的环境,乐渊立马就想要离开这里回家。走着走着,乐渊便注意到了跟在身后的希露迪。

  转过头看着一副失魂落魄模样的希露迪,乐渊扶着额头头痛地问道:“我不是说了吗?小贝鲁从今天开始由我来照顾,你这么跟着我算什么意思,难道对我不放心吗?”

  一提到有关小贝鲁的事情,希露迪立马恢复了精神。一双充满不信任目光的眼睛看着乐渊说道:“大魔王大人既然将少爷交付给了我,我便会一直守护着少爷的成长,无论少爷走到哪里我都会一直相随。”

  看着信誓旦旦要追随还是婴儿的小贝鲁直到永远的希露迪,乐渊的头更痛了。很明显希露迪是第一次来到人类的世界,她这种无证黑户乐渊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

  乐渊直接从自己的包里面取出了自己的学生证,就差贴在希露迪的脸上,对着她郑重地说道:“看到了吗?和国这个地方呢必须要持有这种身份证明的,像你这种无法证明自己身份的人是无法生活在这里的,还是一个人回魔界去吧。你也不想带给小贝鲁麻烦吧?”

  乐渊的劝说似乎起了作用,希露迪低下头陷入了沉思,乐渊转身就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打了一架之后他的肚子也有些饿了。

  “等一等,你说的那个东西大魔王大人似乎给了我一个,交代我在人间的时候似乎用得上,不过样子似乎不一样。”身后希露迪的话让正欲离开的乐渊听得心脏咯噔一跳,有种不详感迎面而来。

  当他从希露迪的手中接过那份身份证明的时候,乐渊这才知道什么叫做只手通天。希露迪这个地地道道的恶魔女仆竟然有了一份意大利国籍的身份证明,并且还是一个从贵族学院毕业出来的。

  看着整件上那略微比希露迪年轻的照片,让乐渊有些想要知道魔界究竟在人间又怎么样的势力,这份证件绝对不是假冒的。

  将证件还给了希露迪,乐渊望着正一脸期待接近小贝鲁却始终不敢下手的希露迪,有些郑重地问道:“你是不是一定要跟着小贝鲁?”

  “当然,自从被大魔王任命以来,我的生命便是为了少爷而存在!”希露迪的脸在那一刻竟然显得神圣无比。

  “愿意为了小贝鲁做任何事情?真的是任何事情吗?”乐渊再三确认道。

  听到了乐渊那略带古怪的语气,希露迪看着那着乐渊那张可恶的脸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猛地再次拔出了自己的伞柄细剑直指乐渊的脖子。

  “你这个恶心的家伙,我的一切都是属于少爷的,你休想做些卑鄙下流的事情!”

  也不知道希露迪究竟是羞的还是恼的,雪白的俏脸的上带着一丝的红晕,乐渊一看她那样子便知道这个恶魔女仆想差到哪里去了。

  “你究竟是恶魔女仆还是欲魔啊?你认为我是那种胁迫他人做些急色事情的人吗?”

  乐渊让自己那张脸摆出另一个严肃的表情,无论怎么看都是正义感十足的好少年模样,也只有希露迪这个刚刚打了一架的女人才会把他想象成色魔。

  “难道不是吗?你这个混蛋从里到外都散发着混蛋的气息,还有恶魔女仆不是你能亵渎的,下次你再用欲魔来称呼我,我便和你决一生死!”

  “知道了,不过你想和小贝鲁生活在一起我们必须约法三章,你得听我的!”乐渊晃着手指对希露迪说道。

  希露迪静静地看着乐渊,似乎想明白乐渊又想耍什么花样。

  “第一,小贝鲁会住在我家,所以你想跟着住进来就必须听我的,我可不想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看着没有什么反应的希露迪,乐渊又说出了第二点。

  “其二,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小贝鲁必须以我的方式成长,这是我作为他父亲的权力!”

  “好,但是如果你的方式有害于少爷,我会随时中止你的培养方式!”希露迪面对这第二个要求回答道。

  点了点头,乐渊没有异议道:“这个可以答应,至于第三点我暂时还没有想到,以后再说吧。”

  带着希露迪还有小贝鲁来到了自家门前,此时已经夕阳西下,算算时间全家人应该已经回来了。

  乐渊打开门,对着屋子里的人喊道:“我回来了。”随后父亲男鹿羊次郎看着报纸随意的回答,母亲男鹿湘子亲切地回答,还有姐姐男鹿美咲慵懒地回答顿时传到了他的耳中。

  一切看起来和平常别无二致。但是当乐渊抱着小贝鲁,身后跟着一个小媳妇一样对什么都好奇的希露迪进入餐厅的时候,场面顿时凝结了。

  正在盛饭的母亲手中的木饭勺掉落在了地上,正在倒茶看报的父亲茶水都溢满出了杯子,而正在看电视的姐姐口中含的棒棒糖同样掉落了下来。

  一家三口望着进来的男鹿三人目瞪口呆。乐渊将小贝鲁战士在父母的面前,笑咧嘴道:“这个是小贝鲁,由于一些原因我成了他的养父,从今天开始就是我们家的一份子了,至于这边的这个叫做希露迪,就是个吃白饭的,为了照顾小贝鲁也要住进来……”

  正当乐渊在为家人介绍的时候,希露迪却对着乐渊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后做出了惊人之举,以和式跪坐姿态对着一家人说道:“那个正如阿乐所说,所以就是这样,今后我和这孩子就要麻烦你们照顾了,虽然很冒昧,但是我们也只能依靠你们了。”

  说着还低下头向着乐渊一大家子弯腰行礼。直接让原本因为乐渊的解释而缓过来的三个人再次倒吸一口气,整个人都傻傻地看着乐渊三人。

  “你这家伙是想要违背约定吗?说好了要听我的!”望着局势想不可知的方向前进,乐渊强忍住打人的冲动一把抓住了希露迪的衣领质问道。

  希露迪此时却露出了宛如弱女子一般的表情,戚戚说道:“阿乐,人家只是想要尽快和家人认识一下,况且事到如今也没有必要继续隐瞒了嘛,你都对人家做了那样的事情……”

  “那样的事情?”一旁的父母姐三人不由想到了某个少儿不宜的事情,略带怀疑地望着乐渊。

  “是啊,阿渊他真的是很厉害呢!”希露迪双手摸着脸蛋不好意思地晃着身体说道。

  “阿乐!”作为父亲的男鹿羊次郎一只手狠狠地拍在了餐桌上,双手撑在桌子上慢慢站了起来怒火中烧地说道:“你这个混账东西!竟然对这样的美女做出了这样和那样的事情……现在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不是和你都说了吗?我不是他的亲生爸爸,只是他的养父而已,你究竟有没有听我说话啊?”面对明显被希露迪的语言带偏的父亲,乐渊有些无奈了。

  “你还说你不是他的父亲,那孩子的神情、眉毛几乎和你如出一辙,简直和你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父亲男鹿羊次郎指着小贝鲁的连说道。

  “难道你没有发现他的发色问题吗?绿色的头发,无论是我还是希露迪都明显不对吧!黑发和金发怎么看都不可能生出一个绿发的孩子,不是吗?”乐渊抓住了其中的破绽,连忙对着一旁的家人解释道。

  就在乐渊解释的时候,希露迪却已经和家中两个掌握实权的女人搭上了线。虽然乐渊暂时化解了危机,但是在母亲和姐姐两个人的目光中还有着几分不死心,似乎想要强行撮合两个人。

  母亲更是直接抱起了小贝鲁,而小贝鲁也没有什么抗拒,一双大眼睛就这么直直地盯着母亲还有姐姐两人看。小贝鲁那纯真的眼睛看得母亲的都快要哭了。

  “真是和阿渊小时候像极了,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希露迪你有没有意向和阿渊也生一个和小贝鲁一样的孩子呢?”明明乐渊还是一个初入高中的学生,身为母亲的男鹿湘子却已经急不可耐地想要抱起了孙子。

  “啊~这种事情也要看阿渊的,只要他愿意的话,我很希望能成为他的妻子呢,阿乐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呢?”已经翻身做地主,在这个家中有了一定话语权的希露迪望着乐渊,眼神中带着一丝挑衅地盯着乐渊不放。

  “你想玩,我奉陪!”对于希露迪主动挑起的战争,乐渊自然没有退缩的道理。对着希露迪秘密传了一道意念,随后对着家人说道:“其实,我和希露迪一见如故,感觉我有点喜欢上希露迪了,如果将来能娶希露迪也不错嘛!”

  就在乐渊说这句话的时候,在乐渊身后的父亲竟然在一瞬间爆发出来不可抵抗的强大爆发力,按着乐渊到地板上猛地向希露迪连连道歉,自己也一个滑垒式扑跪向着希露迪表达这歉意。

  “抱歉,希露迪小姐。阿乐他刚刚有些孟浪了,但是如果你真的愿意和这个臭小子结婚那真是他的幸运。我代这个小子向你道歉,今后也请你多多指教!”

  同样跪坐在地的希露迪,脸上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对着父亲说道:“哪里,您客气了,父亲大人。我们才是真正需要大家多多关照呢!叫我希露迪便行了。”

  举止优雅、端庄大方的希露迪出人意料地迅速赢得除乐渊之外全家人的喜欢,只有乐渊一个知道这个女人隐藏起来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