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恶魔的哭泣

  作为一名能够被指派单独照顾魔王之子的恶魔侍女,希露迪的实力那是毋庸置疑的强大,虽然小贝鲁的电击很强并且出人意料,但是仅仅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她便睁开眼睛从地上爬了起来。

  看着在一旁正在安然喝茶逗弄小贝鲁的乐渊,希露迪惊疑不定地望着乐渊,虽然忽然一手指着乐渊道:“你的身上竟然也有恶魔的气息,你究竟是哪一方势力派来的,竟然想要这种卑鄙手段利用少爷!”

  乐渊身上的那混杂着的恶魔气息那是微乎其微,加上还有小贝鲁这么一个气息强盛的最上级恶魔种在,希露迪也是费了一番功夫这才感觉到。

  “恶魔?势力?这件事情我只想说一遍,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人类,父母是,祖父母也是,所以说别随便将别人的血统给扣上恶魔的帽子!”

  正在眯着眼喝茶的乐渊猛地睁开了眼睛,凌厉的眼神扫过了希露迪的身上,似乎发现了乐渊身上的杀气,小贝鲁身上同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电光声。

  希露迪跪坐在坐垫上,双手放在膝盖上放低了姿态说道:“失礼了,你的身体很奇怪,明明不是恶魔却散发着上级恶魔才有的气息。不过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希露迪,是负责照顾少爷的恶魔侍女,也就是说你抱着的正是魔王的孩子,也就是未来的魔王!”

  “魔,魔王?”刚刚见识到小贝鲁那吓死人的闪电攻击,古市张大嘴巴望着在乐渊怀中不断玩闹的小贝鲁。

  “哒哒……”突然小贝鲁套拉着脸拉着乐渊的手臂,同时两条对不断摩擦着,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喂喂喂,不会忍不住了吧,窗户!”乐渊猛地提起了小贝鲁,随后带着他来到了窗户边,伴随着乐渊的口哨声,一道流水化作的抛物线从窗口向外落去,“哇,吃了那么多牛奶也难怪憋不住了。”

  一脸轻松的小贝鲁整个人都垮了下来,乐渊带着他又再度坐了下来道:“那么你这次来又想做什么,看样子这小家伙已经不打算和你回去了,而且我现在需要他,能让我暂时照顾一下他吗?”

  “哼哼,正有此意。从少爷那愉悦的表情中,我已经看出他非常中意你,所以你就是被选为成为魔王父亲的人,是少爷在人间的契约者。”希露迪一只手指着乐渊的脑袋说道。

  随后又将超随便的大魔王因为人类人数超多而想要靠小贝鲁灭世的事情告知了乐渊两人,随后一副拜托乐渊将小贝鲁培养成灭世魔王的真诚姿态,让乐渊两人颇为无奈。

  一手轻轻拍在小贝鲁的脑袋上,亲昵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向对面羡慕不已的希露迪说道:“既然我现在是这家伙的父亲,那么将小贝鲁培养成一个什么样的魔王也是我的事情,以后的他究竟会成为如大魔王所希望的灭世者,还是救世的魔王全凭我的喜恶,不必劳你操心了。”

  “你,拒绝大魔王大人的安排?那么请你去死好了!”说着希露迪便我这阳伞的把抽出了一把细剑。

  “等等,恶魔也要讲点道德,这间屋子多么好啊,因为战斗打烂了怎么办?想要打跟我来!”乐渊抱着小贝鲁也不理会身后的希露迪下了楼。

  瞄着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希露迪,乐渊对着自己肩头的小贝鲁喊了一声:“抓好了,飚速的时间到了!”

  完全放开了自己的速度,乐渊顿时从从常人的眼中消失,化为一道几乎不可感知的黑影向着远处飞奔了过去。

  “这种速度,阿库巴巴!”跟在乐渊身后紧追不放的希露迪突然对着天空喊道。

  正在疾驰的乐渊忽然察觉到一道巨大的黑影从自己的上空越过,随后猛地降落到了自己前进的正前方。随着降落,灰尘向着四周散去,真气化盾将灰尘阻挡的乐渊看清了阻路的东西。

  那是一只站起来仰起头足足有三四米高的巨型鸟类。外形看起来像秃鹫,但是比起秃鹫更加狰狞。头上挂着缰绳,看起来像是希露迪的坐骑。

  落地后的巨型恶魔鸟阿库巴巴抬起了自己的脑袋,对着正在接近的乐渊发出了狰狞的咆哮:“咕咯咯咯咯……”

  自认为已经完美地恐吓住了乐渊的阿库巴巴,正想要看看乐渊那惊慌失措的样子,谁知他刚抬起头便看到了一个闪着电光越来越大的拳头。

  “不知死活,也敢挡我的路!”如果挡路的不是希露迪的坐骑,乐渊绝对电力全开将它电成焦炭。没有理会已经陷入昏迷的阿库巴巴,乐渊继续向着目的地跑了过去。

  河边空地,这个时间点这里几乎是没有外人会来的,四周非常空旷没有其他的建筑物的存在,作为与希露迪对决的地点那是非常合适的。

  “吧嗒——”

  乐渊的身后传来了皮靴与地面接触的轻微声音,随后一道破空声传来,一把细剑已经直指乐渊的后背心。希露迪那冷冽的声音仿佛要将万物冻结一般。

  “逃够了吗?如果不想死就乖乖按照大魔王的意愿照顾好少爷!”

  “大魔王,大魔王,大魔王!你难道都没有问过小贝鲁的意见吗?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女仆啊!”乐渊的话彻底地激怒了希露迪,对于她来说成为小贝鲁的女仆就是她最大的使命,而现在乐渊却直接将她的工作否定了。

  伞柄细剑犹如闪光一般刺向了乐渊,但是剑身刺入之后没有任何的实感,剑身直接从身体上穿了过去。

  “这是残影?”发现自己没有命中乐渊,希露迪左右望去没有发现踪迹然后便没有任何迟疑地向着自己身后回身一刺。

  “这算是你的战斗直觉吗?”乐渊的声音中出现在了希露迪刺击的方向,同时传来的还有小贝鲁那兴奋的声音,看得出他对于乐渊的战斗充满了兴趣。

  “你是人类吗?”

  希露迪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虽然希露迪作为恶魔女仆在人间没有进行过任何人的契约,导致她在人间根本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但是她的一刺也不是人类可以反应过来的。

  食指和拇指捏着细剑的乐渊听到后郑重地回答道:“自然是人类!”

  “别开玩笑了,我要揭穿你的真面目。”

  希露迪猛地收回剑,随后挥舞细剑带着凌厉的魔力向身前的乐渊猛地一扫。恍如日本传说中的妖怪镰鼬一般,将细剑挥舞的方向的地面直接切开。

  “嘶,你疯了吗?万一伤到小贝鲁怎么办?”

  一个紧急后跳,乐渊闪避开了这夺命的一击,随后挥拳击碎了溅射起来的碎石块。

  这种时候,希露迪仿佛完全没有认真听乐渊说话的意思,直接将乐渊的话曲解了:“你想拿少爷做挡箭牌吗?臭男人,你果然该死!”

  黑色皮靴猛地一蹬地,希露迪身体如同火箭一般向着乐渊突刺了过来。

  “不可理喻,给我睡一会儿吧!”

  被希露迪这样接连攻击,愤怒已经谈不上了,更多的是无奈,为了终结这无意义的战斗,乐渊直接勾连上了属于小贝鲁的魔力。

  手,一只散发着蓝色魔力光芒的巨大右手,上面带着乐渊还有小贝鲁两个人的气息,从虚空中伸了出来和乐渊一样紧握住拳头。

  “安静地睡吧!”乐渊右手一记右钩拳挥向了希露迪,旁边的巨大的右手带着无比的雷电之力撕裂大地轰向了已经被这无比力量阻挡不得前行的希露迪。

  死,与无数魔界生物战斗过的希露迪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已经动弹不得的她全然没有的抵抗之力,那是真真正正属于魔王的力量,即使是幼年的魔王也不是她能够抵抗得了的。

  现在的希露迪和普通的人类女孩没有什么两样,面对死亡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心中没有任何的恐惧,只有一丝遗憾。

  “对不起,少爷,无法再照顾你了。对不起,夫人……”作为一个恶魔,希露迪流出了她为数不多的眼泪。

  蓝色举手的一拳在地面上划出了一个宽2米,深半米的,足足有十多米长的深壕,这条深壕所在的东西全都被泯灭得干干净净。

  巨大的声响过后,希露迪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伤痛。只听到“滋滋滋——”电流声从自己面前响起,希露迪张开眼,发现了乐渊那将电流散去的拳头正停在她不到五公分的地方。

  而那巨手的攻击则是在她的身旁半米的地方擦身而过。

  “我,我没死?”拳下余生的希露迪看着正在对她不住偷笑的小贝鲁流下的激动的泪水,而乐渊右拳伸出食指和中指点在了她的额头上。

  “滋啪——”极为微弱的电流一闪而过,让希露迪的额头感受到一股轻轻地疼痛感。她的耳边传来那让她感到恼恨的乐渊的声音。

  “怎么样,感受到自己还活着了吗?”

  乐渊将自己背上的小贝鲁举了起来,仿佛是在对小贝鲁说,也是在说给希露迪听:“从今天开始呢,我就是你的父亲了,你的人生在这一天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