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入学

  仲夏里,一个炎热的中午,白炽的阳光火焰般在天上、地下燃烧。公路上没有人,连汽车都鲜少见到,仿佛一切生命都在避让着酷暑的威严。

  一个年轻稚嫩的身影打开了带着满身大汗回到了自己的大门前,掏出口袋中带着一丝汗水的钥匙将门打开后有气无力地道:“我回来了!”

  没有任何人的回应,少年走入屋内厨房打开了屋子里的窗户,难得的一阵风从屋外吹进闷热的屋内,带响了挂在窗户一旁的风铃。

  “真是见鬼的天气,早知道这样就不接那一份工了,干脆和老姐他们一起去海边度假了。”少年从一旁的冰箱中取出了一瓶哭泣声咕嘟咕嘟地猛灌入自己的口中。

  从一旁拎回来的袋子中取出了一个大大的西瓜浸泡到了凉水之中,随后将买回来的食材一点一点放回到冰箱里。

  “叮铃铃——”突然客厅中的电话响了起来,少年不慌不忙的将一切都放置好,随后在电话即将静下来的前一秒将它拿了起来。

  “你好,这里是男鹿家,请问找谁?”少年用非常礼貌的声音询问道。

  “嘿嘿,男鹿,你忘了你挚友的声音吗?你猜我现在在什么地方呢?”对面响起了一个男子贱贱的声音。

  “是你,恶心市!你这个大忙人可是有大半个月的时间没有联系我了,而且谁是你挚友来着,别随便攀关系啊。”少年男鹿像是对于对面的男子颇为无奈的样子。

  “当当当当——回答错误,人家再给你一次机会,猜对了会给你带礼物的哦!”电话那头的男子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少年男鹿的话一般,仍然自顾自的说道。

  “夏威夷,我说你能快点说完吗?我可是刚刚打工回来,困得很。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想先回去补个觉。”少年男鹿连连打哈欠,一副不耐烦的语气说道。

  “你是怎么猜到的,难道你学会了读心术?”电话那头的被称为恶心市的家伙任然喋喋不休的说着。

  “早在暑假前,你这家伙就在我的面前提起过不止一次,我就是想要忘掉都很难啊。”说起这件事少年男鹿就有些无奈,对于自己的这位损友有些时候真的忍不住想要扁他。

  “说到暑假,我们高中前的最后一个暑假可没有几天了,你知道我们接下来要去的那个地方吗?”恶心市,古市贵之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激动。

  少年男鹿一只手垂着有些酸疼的后背,一边对着电话回答道:“怎么可能不知道,我的成绩怎么说上一个好一点的私立中学也不是问题,如果不是我姐姐硬逼着我报考那里的话,我还真的很难想象那里还存在着。”

  “说什么呢!那里毕竟是美咲姐曾经待过的高中,我们可是美咲姐的继承者哦,你可是美咲姐的弟弟怎么能说这种话呢?”一提起少年男鹿的姐姐,古市就显得非常激动,好像在谈论着自己的偶像一般。

  “切,你会选择那里难道不是因为我姐姐说那里有她非常可爱的后辈吗?你小子的性格我会不知道?”

  少年男鹿直接拆穿了古市的谎言,随后用既像是自语又像是呢喃的声音说道:“全国最凶恶,不良率达到120%石矢魔高中。这种全是混混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一个美好的高中生活,姐姐她能从这地方考上大学还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别说这个了,我三天后便会回去了,你可别忘了来我家哦,美咲姐要的夏威夷特产我可是已经准备好了。”

  挂掉古市贵之的电话,少年男鹿坐在椅子上默然不语。作为全家话语权第三(老爸第四)的人,虽然姐姐男鹿美咲仅仅大了他四岁,不过在少年男鹿那幼小的心灵中已经留下了不可战胜的恐怖阴影。

  虽然对于去上这个所谓的不良高中有些抵触,但是对于少年男鹿来说也不过时毛毛雨而已,毕竟怎么说在国中时他也是曾被称为恶魔的男人。

  打了几个哈欠,少年男鹿都没有吃些东西便直接上楼睡了下去,从昨晚半夜一直忙活到了上午,把他也彻底累坏了。

  睡梦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少年男鹿这才睡眼惺忪地从床上起来。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走向了厨房。

  “姐姐朋友开的店还真是麻烦,什么深夜食堂,竟然只做晚上的生意,真是麻烦死了。”料理着自己晚餐的少年男鹿忍不住抱怨道。

  少年男鹿,全名男鹿乐。家中一共四人,父母两人加上一个大他四岁的姐姐,还有就是男鹿(简称)这个母亲哥哥过继的孩子。成绩名列前茅,体能极佳,同学中很有人气,如果不算是不是被莫名拉仇恨打架的体质,那么简直可以说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代表。

  半年之后,男鹿已经光荣的成为了石矢魔高中的一员。不过这所高中与其说是学校,倒不如说是不良的流放地,平日里别说是上课的老师,连学校校长的影子都见不到。

  男鹿自从进入到学校中之后,别说是正常的高中生活,每天没有几个人来找他打上一架那都是不正常的。而伴随着男鹿不败的战绩,他在石矢魔高中逐渐有了“一年级暴君男鹿”的称号。

  石矢魔这种混日子的野鸡高中,打架斗殴那是常态,逃学抽烟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男鹿在这种地方可以称得上朋友的也只有从同一所中学来到这里的古市贵之。

  “都已经开学这么久了你还是无精打采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躺在教学楼的天台上,男鹿一边喝着果汁牛奶一边问道。

  古市一拳头捶在一旁的地上,脸上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啊啊——我被美咲姐给骗了,这里遇到的全都是凶神恶煞的家伙,到现在为止我连一个女学生都没有看到,这里不会已经成了男校吧?”

  听了古市的抱怨,男鹿有些无奈地摸了摸额头,对于损友的言论早有了抗性还是有些忍不住想要给他一拳。

  “这种事情不是早就应该知道的吗?毕竟这里可是石矢魔啊,就算有女孩进入到这所高中,恐怕也待不了多长便会自动离开了。”

  在这种无时无刻不发生斗殴的学校里,从一般中学出来的普通女高中生绝对没有能待得下去的。

  “嘿嘿,这你可就说错了。我听说是这个学校内唯一的女子团体‘烈怒帝瑠’外出平叛关东了,似乎还有还有一段日子才能够回来呢,美咲姐说的可爱的后辈一定就在那里面。”

  说到美女的事情,古市的脸上露出了只要是男人都懂的猥琐笑容,看得一旁的男鹿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肩膀上。

  早早的从学校离开,无所事事的男鹿躺在河堤旁边的青草地上闭目休息,脑海中回忆着古市说过的话。

  “烈怒帝瑠吗?还真是熟悉的名字,话说姐姐和她介绍打工的老板也曾经是里面的一员吧。和平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吧?”男鹿的心中不由这样问道,早已经发现自己特异与常人的恐怖身体素质,他对于普通人的冷漠不屑日益严重。

  就在男鹿已经快要睡着的时候,一阵危机感直接传入到了他的脑海之中。让已经半清醒的他猛地睁开眼睛,随后感受到从身前传来一阵劲风。

  “该死!”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男鹿已经向着一边翻滚了过去,之间原本躺着的地方一根厚实的圆木柱已经撞了过去。

  起身望着五个抱着圆木柱带着遗憾的表情的石矢魔学生,男鹿把手指按得啪啪响,怒火涌上心头。那么粗壮的圆木柱如果被打实的话,一般人早已经见上帝了,而他那超常的体质挨上一下也会感到很痛。

  脸上咧着自认为异常和煦的笑容,男鹿对着五个人问道:“你们五个,是哪个班级来着?我们认识吗?”

  对面五个人听到了脸色同时大变,站在最前的一个人一只手指着自己说道:“你忘了吗?我们是MK5,我们昨天刚刚打过一场的!”

  男鹿挠了挠脸颊回忆,随后恍然大悟道:“我记起来了,你们不就是那个被我一人一拳撂倒在地的家伙吗?这么急着来我面前,还给了这么一个见面礼,是想要下地狱吗?”

  话还没有说完,男鹿变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MK5最前面的首领男子前,一记上勾升龙拳打在了他的下巴上,男子身体在这一击之下整个浮空了。

  扑通一声,MK5的首领男子便翻着白眼昏倒在了地上。其他四个抱着圆木柱的家伙登时便放下了圆木柱,举起了拳头想要为老大报仇。

  “不知悔改的家伙,一起去陪他吧!”

  对于看不清实力差距的家伙,男鹿也是不介意多给他们一点教训。轻轻松松闪过了直来直去的几拳,碎步接近他们的之后,铁拳和他们的肚子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随后原本还神气活现的MK5剩下的四个人便一一抱着独自蜷缩在地上。

  战斗完毕,暴君教育时间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