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吹箭客

  星爵栽了,而且栽倒在了一个大坑中几乎爬不起来了。原本驾驶着“米兰诺号”就要远走高飞了,不过却依旧被幸运所属的克里族战舰给读了个正着。

  火力还有速度完全不是对手的米兰诺号只得乖乖投降,为了能够保住一船人的性命,一行人不得不将宇宙灵球交到了对方的手中。而星云在得到宇宙灵球之后更是心狠得想要将星爵等人赶尽杀绝,或许真是星爵的运气好得惊人,一直追踪他踪迹的“扫荡者”勇度一行人来到了这里,替他解了围。

  眼见对方人多势众的星云回头接走被打败的罗南便直接离开了虚无之地,而暂时逃过一劫的星爵才出狼穴又入虎口,擅自脱离扫荡者并且劫走勇度看上的宇宙灵球,不处罚他勇度不足以平众怒。

  星爵神情萎靡地下了飞船,随后望着乐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你的任务我搞砸了,不过大概我也没办法做出弥补了,我自己现在可是自身难保。”

  勇度从一群手下中走了出来,蓝色的皮肤还有那红色的莫西干头,一副扫荡者大佬的派头。本身的实力或许还不足以击败罗南,但是他腰间散发着和雷神之锤、永恒之枪相同气息的神秘武器,却足以让他在一瞬间取走罗南的性命。

  “啧!”勇度点了一根烟放入自己的嘴中,随后看向了一群人中隐隐为首的乐渊,吐了一个烟圈说道:“我听奎尔那小子说,就是你把宇宙灵球拿走,然后又让他送去新星帝国的?”

  “是我,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虽然对方人多势众,超过己方的数十倍。不过有时候实力不是看双方人数的,勇度凭借金箭能够一瞬间干掉除他之外的所有扫荡者,乐渊同样能够借助空间宝石甚至是永恒之枪的力量扫平这群人。最后的对决还是要看双方的最强者。

  “奎尔是我的手下,他犯了错我必须惩罚他。而你让我丢失了重要的物品,下一个便轮到你!”勇度一只手撩开了马甲的一侧,露出了里面别再腰间金箭。

  “惩罚我们两个?你不行!”

  乐渊的手中下一秒永恒之枪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同时乐渊将能量灌输到永恒之枪中,顿时毁灭的气息锁定了对面包括勇度在内的近百人。

  “永恒之枪?奥丁的永恒之枪?”勇度也不愧是扫荡者的首领,见多识广是他能够活这么久的必备条件。在乐渊露出了永恒之枪和散发的毁灭气息之后,他立马便把这个在宇宙中威名远播的神器认了出来。

  “难道事情就没得谈吗?毕竟一旦动起手来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一场完全没有必要的战斗,乐渊是没有兴趣陪勇度来上一场,等一会儿他可是还有事情要做。

  “想要我原谅你们两个,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能够付出让我们这一群兄弟足够的补偿就行,为了这个小子我们可是跑遍了大半个宇宙,总不能让我的兄弟全喝西北风吧!”

  勇度的话听起来像是非常有道理,但是实际上却是空手套白狼。他之所以会跟着星爵到处跑,还不是想要靠着宇宙灵球大赚一笔,现在灵球被罗南夺走了,勇度虽然想抢回来,但是所花费的物力人力根本不值得他这么做。

  “10亿,我给你10亿,就当做这次两清的费用,怎么样?”乐渊报出的价格使得罗南身后的一群人顿时议论了起来,毕竟一下子拿到10亿对于他们这一群人来说也是一个天文数字,即使不会全分给他们,也会是一次极大的收获。

  而为首的勇度则是直接将烟从从嘴里拿了出来,随手扔在了脚底下,同时用脚狠狠地踩在了烟头上。脸上带着怒火,指着乐渊的鼻尖道:“小子,你这是瞧不起我吗?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可是有人悬赏40亿要买宇宙灵球,你难道只分给我们兄弟这么少?”

  “你们这群家伙难道在宇宙灵球上出了什么力气了吗?分给你们10亿是看得起你们!”一旁的火箭浣熊听到陡然分出去10亿的时候已经心疼得要死,看到对面一群人还想要继续狮子大开口,立马跳出来反驳道。

  不过枪打出头鸟,火箭浣熊的举动虽然也代表了一部分星爵的意思,但是对面的罗南却是突然吹响了口哨。随后他腰间的金箭便在一瞬间抵在了火箭浣熊的脖子上,只要轻轻向前那么几公分,便能要了火箭浣熊的命。

  “咕噜——”望着眼前充满杀机的金箭,火箭浣熊那张能说会道的嘴也不由地停了下来,一动不动地盯着金箭。

  “宠物就给我闭上嘴。怎么样,10亿可是完全不够我的兄弟分的,30亿你看怎么样?”勇度还真敢说,一下子便想取走四分之三的报酬。

  看着勇度一脸得意地望着直指火箭浣熊的金箭,乐渊头一昂对着他说道:“要不然我们赌一场怎么样,你对你的金箭不是非常自信吗?我们两个对赌三箭,你可以向我发动三次攻击。每多击中一次,我多给你10亿,如果一次没有击中,那么乖乖拿着10亿走人,你敢赌吗?”

  乐渊的“狂言”在一众扫荡者中听起来可以说是无知到了极点。他们的老大勇度外号“吹箭客”,虽然在整个宇宙中算不上什么强者,但是跟着勇度这么多年,还没有人能够在勇度的金箭之下侥幸求生。

  勇度那咧着嘴角轻笑的脸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他抖一抖自己身上的外衣道:“小子,你知道你刚刚说得事情是多么的狂妄吗?即使是奥丁来了我也有信心给他身上留下几个记号,你不会以为你是阿斯加德的使者就能让我对你放水吧?”

  “当然不需要放水,我可是从来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你赌还是不赌?”乐渊的两只手已经背到身后,空间宝石极为隐晦地从无限手套中取了下来,随后融入到了乐渊的身体之中。

  “赌!我的兄弟们可是很久都没有干一笔大的了。”勇度右手一抬,他身旁的扫荡者们纷纷向后退去,给他们的老大勇度留出了一大片的空地。

  “喂,千万别死撑啊,这钱也是天降横财,少点就少点,不需要拿命拼的。”乐渊身后的星爵看到乐渊的举动后不由劝阻道。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事情进展到这一步已经由不得让外人来插手两个人之间的赌局。

  勇度的右手将自己的外衣往后撩,露出了挂在腰间的金箭,随后一声嘹亮的口哨声响起,金箭犹如从昏睡中苏醒的雄狮,猛地飞到了两人之间。

  “第一箭,嘘——”

  旁观的一群人无不屏息以待,在他们看来这场对赌的胜负就在一瞬间,他们不由将目光盯到了乐渊的身上,勇度的进攻他们根本无法看清,只能通过被攻击者的表现才能明白攻击成功与否。

  勇度像是郊游一般随口吹响了哨声,而悬在两人之间的金箭却顿时化为一道黑影,划破空气向着乐渊的胸口飞了过来。

  被攻击的乐渊,眼睛却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化为了蓝绿混合的诡异颜色,简直就像是空间宝石和时间宝石两者颜色混合到了一起。

  “这个速度和攻击火箭的相差无几,我可以躲过去。”

  一早便准备好的乐渊,在勇度开始的那一刹那便激活了子弹时间的效果,通过当初被时空混合能量入体的一段时间,乐渊的许多技能纷纷得到了强化,其中便包括了这在1级停留了许多日子的子弹时间。

  效果大涨的子弹时间配合乐渊本身超常的反应速度,看着即将触碰到自己的金箭,乐渊右脚向后跨了一步,随后整个身体侧了过来,和金箭来了一个近距离观察。

  观察的过程不过短短的一瞬,随后金箭非但没有停下,而且还一个急转身便再次瞄向了乐渊的腰间。

  在短短一秒钟的时间里,乐渊连续变缓了十二个地方,而金箭同样追击了乐渊十二次。接连不中之后勇度让金箭再次回到了他的身边。

  “刚刚那是攻击了多少次?”德拉克斯傻傻地望着场地中的乐渊,向身边的人问道。

  “谁知道,不过绝对已经超过了三次,我们赢了!”火箭浣熊最后一句尖声叫了出来。

  而对面的勇度却是撇撇嘴道:“高兴什么,这才不过是第一箭罢了,我的金箭速度可远远不只如此,你还要继续比吗,小子?”

  “这是当然的,我也要对我身后这群兄弟负责,不是吗?”勇度没有拿出全部实力,乐渊难道就拿出全部实力了吗?真要说底牌,乐渊绝对比勇度更加多。

  勇度也不多话,几乎没有多少休息的时间,第二轮的攻击便转瞬之间便已经开始了。这一次金箭的速度足足快上了一倍,勇度到了这个速度也不得不集中精神操控起金箭,不然误伤可就大了。

  而乐渊面对这致命的一击,将子弹时间开启到了极限。周围人的反应全部慢到了极点,几乎就要停顿下来了,乐渊甚至感受到每移动一下,都比全力一拳来得更为吃力。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乐渊的反应还是快了金箭一筹。经历了十多次交锋之后,勇度收回了金箭,看向了对面已经喘着气的乐渊。

  星爵等人也看出了乐渊虽然平安度过了第二轮攻击,但是看起来也到了反应极限,不断劝说乐渊放弃。

  “放弃?这个的决定权可轮不到他了,给我中!”这已经石棺勇度的个人威严,不将乐渊这个小子好好教训一下,勇度以后在扫荡者中的老大地位可能就不稳了。

  金箭到了这个速度已经从众人的眼前消失,一般人已经根本无法通过视觉捕捉金箭的位置。而乐渊的眼睛虽然能够看到黑影,灵觉更是锁定在金箭上,但是身体却是根本反应不过来。

  金箭在四周飞速穿梭着,随后猛地从乐渊左后方向着乐渊的大腿刺了过来。

  勇度的嘴角已经露出了笑容,但是下一秒笑容戛然而止。只见金箭从乐渊的左大腿穿了过去。乐渊的身体仿佛是一个虚影一般。

  不信邪的金箭再次从乐渊的身体中反复穿透,但是却全然没有伤到乐渊的一丝一毫,仿佛金箭和乐渊正处于两个世界。

  勇度走了,愿赌服输。身为扫荡者的老大他这点信用还是有的,况且有乐渊在这里,有了10亿作为报酬也不算是亏本买卖,对着星爵做了一番威胁警告之后,勇度的扫荡者团队离开了虚无之地。

  靠着遁入幽影亚空间中,乐渊获得了对赌的胜利,同时在星爵等人心目中的形象顿时高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