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收藏家

  从飞船上下来,盖莫拉没有第一时间带着众人前往交易者的所在地,而是领着一群人在虚无之地的市场中四处闲逛了起来。

  一群聚在一起的小孩子,看见了乐渊这一群看起来尤为怪异的陌生人团队之后不但没有散开,反而彼此对望了一眼后一起涌了上来。

  “嘿,小心点自己的钱包。”

  对于小偷小摸这一行,没有人比在扫荡者之中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星爵更明白即将发生的事情,为了不让自己的这一群临时“队友”丢自己星际大盗“星爵”的脸面,他不由出声提醒道。

  “还真是一个混乱的地方,这里有什么规矩吗?”看着一群没有得手的孩子慢慢离去,乐渊不由问向了走在前面的盖莫拉。

  “规矩?这里最大的规矩便是没有规矩。只要有钱,或者足以对抗这里的统治者帝凡的力量,那么在这里你可以做任何想要做的事情。”

  盖莫拉的话让他身旁的星爵眼前一亮,不由的咋了咂嘴道:“没有规矩,我喜欢这里。”

  盖莫拉带着一群人漫无目的闲逛,跟在她身后一直游荡的乐渊在这种地方有些待不下去。毕竟身边一群奇形怪状的外星人虽然看起来不反感,但是待在这种环境下总有些不自在。

  他不由停下了脚步喊住了前面的盖莫拉:“嘿,难道你不把我们直接带去见一见那一位买主吗?我可记得你们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旅游的!”

  盖莫拉的手指着前方一家名为“杰阿迈的靴子”的酒吧,头一歪说道:“收藏家可不是谁想见便能见到的,那个地方就是他的地盘之一,我们到那里去等待,他应该会派人来接我们的。或者已经派了人也说不一定。”

  “等待?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等待,时间就是金钱啊,有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消遣吗?”火箭浣熊撇撇嘴对着盖莫拉问道。

  “消遣?这里可是无序的混乱之地,各种娱乐应有尽有,最适合你们这一群无法无天的恶棍了。”盖莫拉白了一眼道。

  最后一群人一协商,星爵和盖莫拉决定到酒吧中等待帝凡的使者,而乐渊四人则是到最近的赌场去消磨时间。

  走入最近的就在酒吧隔壁的赌场,乐渊只能感叹不愧是虚无之地的产物,与其说是赌场不如说是斗兽场。一群人围在一张大桌子前看着小型怪兽的互相搏杀,借此来对赌。

  “就是这个,我们不久之后可就会有40亿,即使今天输个底朝天也不是问题。”火箭浣熊两眼放光地看着眼前的斗兽场。

  “这种赌博有意义吗?”从桌子底下送上桌的斗兽,乐渊只不过扫描了一下,它们的各种数据便汇集到了乐渊的脑海之中。身体强度、生命力、好战性,不说将斗兽了解得滴水不漏,但是也能估计个十之八九,剩下的也就看斗兽有没有什么特殊能力和战斗经验了。

  “吃了它,吃了它!”围在桌子周围的外星人疯狂地挥舞着手臂,向自己买下注的斗兽呐喊、助威,而两只小型恐龙型斗兽互有搏杀,暂时谁也奈何不了谁。

  就在这个时候,桌子的一端桌面机械门打开了,从里面蹦出了一个足足比两只小型恐龙斗兽大上五六倍的巨型斗兽。三下五除二直接将离它最近的一只给一口吞了下去。

  顿时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这当然是下对了注的人对自己获胜所发出的胜利喜悦。这种野蛮粗暴的游戏真是对极了毁灭者德拉克斯的胃口,他拍着自己的胸脯兴奋地大吼道:“哈哈哈,扎克斯你的预测真是太准确了,我的奥尼罗兽不愧是最强的!来,开怀畅饮吧,我请客!”

  说完他还拿起蓝色的酒杯对着乐渊敬了一杯。而另一边的火箭浣熊却是垂丧着脑袋,对于乐渊之前的分析他那是作对似的没有选择,而事实证明乐渊还真有过人的眼光。

  随后火箭浣熊又想起了自己还有大笔的奖金,随即抛开了脸上的不快,举起酒杯对着德拉克斯说道:“这是你今晚说的第一句不疯不癫的话,我们喝!”

  而酒不愧是乱性之物,德拉克斯这个原本看起来还算是比较沉稳的人,一喝了酒也变得语无伦次了。对着火箭浣熊便是一句“害虫”,直接让火箭浣熊炸毛了,两人直接上演了全武行。

  不过火箭浣熊比肉搏怎么会是德拉克斯的对手,德拉克斯即使喝了酒,手上留着几分力还是一巴掌将火箭浣熊给打到了桌子脚下。

  作为火箭浣熊的保镖,树人格鲁特第一时间就想要帮火箭浣熊。伸出手臂让两只手上的树枝缠到了德拉克斯的脸上、脖子上,将他勒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哇啊——”德拉克斯身上的红色条纹印记变得通红,双臂上的肌肉一下子鼓了起来,一下子便将勒在自己身上的树枝给撕成了粉碎。

  格鲁特的举动一下子便将德拉克斯的目标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两人眼看就要扭打到了一起。乐渊看着越聚越多的围观者,对着正在扭打的两个人便是一记“软弱无力”,德拉克斯还有格鲁特就像是大病初愈的人,一下子便瘫软在了地上,不过格鲁特那特殊的体质使得他很快有站了起来。

  而被打得滚到一边的火箭浣熊也是发了狠,直接掏出了武器能量炮打开了扳机保险,对准了躺在地上的德拉克斯:“你既然想死,我就送你一程!”

  “够了!”看着原本已经被制止的斗争,又有火箭浣熊前来搅局,乐渊一瞬间穿过人群来到了他的身边,一把将他手中的能量炮枪口按到了地下。“在没有拿到赏金前,你不会想要临时放弃了吧?”

  这时候在隔壁的盖莫拉和星爵也见到了这边的骚动,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对着突然发疯似的火箭浣熊吼道:“你这是干什么,你想杀了他吗?”

  而德拉克斯这时候也像是摆脱了虚弱无力的作用,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只手指着不及他半身高的火箭浣熊吼道:“这个有害动物,他只会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和你这个家伙比起来我还有要学习的地方呢。”火箭浣熊的嘴皮子不是说笑的,听到后连忙反讥笑道。

  “你这家伙对我毫无敬意!”德拉克斯大吼大叫道。

  “敬意?你还好意思说敬意?你刚刚都喊了我什么,有害动物!这就是你所说的敬意?”火箭浣熊对于自己被改造的身体可是有着说不出的愤怒,对于德拉克斯揭伤疤的话语那是半点也忍受不了。

  “你这个蠢货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我愿意被一遍又一遍的改造,最后变成了这一副样子,最后变成了怪物,你以为我愿意吗?”

  “没人认为你是怪物,德拉克斯也是也是无心的,德拉克斯你说是不是,毕竟我们可还是一起出逃的盟友是不是?”一边的星爵连忙趁着这个机会上前调和。

  “这不是德拉克斯一个人,还有那个人也是,她叫我啮齿动物!”火箭浣熊双眼含泪,一脸委屈地指着盖莫拉道,“看我一枪轰在他们脸上,看谁还笑得出来!”

  火箭浣熊这是真怒了,能量枪扛到了肩上,对准了盖莫拉还有德拉克斯。

  一旁的星爵看到这里差点哭了出来,都历尽艰难险阻来到这里了,整个队伍却像是要闹翻了一样。

  “所有人都冷静一下,难道你们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了吗?就为了这么一件事情让你们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乐渊将洗髓经荡涤人心的力量激发到了极限,对于洗髓经洗涤灵魂的能力乐渊自然是喜不自胜,但是对于用来笼络人心却是用得不多,用起来还有些别扭。

  不过这效果还真是杠杠的,原本还在气头上的火箭浣熊像是冷静了下来。对比了一下内心的天平的两段,最后选择了忍耐拿奖金。

  不过虽说是暂时放下了,但是火箭浣熊还是像个孩子一般说道:“好吧,不过我可不保证完事之后,我不会把你们轰成渣。”

  “我们穿越了半个宇宙,但罗南还是活得好好的。”德拉克斯似乎对于这一支队伍感到失望,转身就想要离开这里。

  “等一等,我们等的人似乎已经来了。”乐渊叫住了德拉克斯,随后望向了站在赌场门口的一个穿白色裙子的外星女子。

  那个女人自从开打之后便一直静看着事态的发展,而当盖莫拉出现后她便一直盯着盖莫拉不放。

  而那个女人看到闹剧终结之后,慢慢走了过来对着盖莫拉一弯腰说道:“盖莫拉女士,我带你去找我的主人。”

  一直等待的人终于出现了,一行人跟在这个新出现的女人身后走进了一栋建筑物中。

  在女侍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一个收藏着千奇百怪无凭的巨大屋子中。

  天空中悬浮着无数巨大的透明玻璃箱子,里面的东西有活物,也有死物,不管珍贵与否,但是珍惜这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

  “真是一个好地方,竟然屏蔽了以太粒子。它被藏在了哪里呢?”对于以太粒子,乐渊可是还有着几分好奇,毕竟这种能够大幅度强化一个人实力的东西,即使带不走,放在守望者那里以备不时之需也是好的。

  一遍又一遍地扫过这个藏物馆,这里的藏品以生物居多,但是真正能让乐渊感到眼前一亮的东西却没有几个摆在台面上的。

  这不禁让乐渊向快点见识一下那一位收藏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