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克劳馥庄园

  虽说是史上最长寿者,但也只不过是拥有了匹敌阿萨神族的超长寿命而已。虽然经过庞大生机的滋养,使得简的身体素质上升了不少,但是连普通人的巅峰都算不上。

  乐渊直接抹去了黛西这段时间的记忆,随后嘱托简以后一段时间就别回美国了,在欧洲散心度假。随后乐渊化为一个透明的影子从刚刚上楼的娜塔莎身边走过,离开了酒店。

  换回了地球的打扮,乐渊走在伦敦的街道上不由想起了曾经住在伦敦郊外坎普庄园中的合作伙伴——伦道夫·坎普。

  乐渊甚至在商店街上看到了一块挂有半个世纪老店招牌的点心屋——翠星。不过考虑到很有可能老坎普已经挂了,乐渊便也熄了前去拜见老友的打算。

  “伦敦的人吗?”乐渊走着走着便想到了另一个住在伦敦的“熟人”——劳拉。

  劳拉·克劳馥是克劳馥家族中的第十一代女伯爵,她是曾经被爱德华六世赐予了萨里郡阿宾顿地区的房屋产权及居住权授予克劳馥家族。

  念及自己那还没有搞清楚的第一个任务,乐渊不由走向了克劳馥庄园所在的位置。

  伦敦西南部的萨里,这里拥有将近一百万的人口,同样拥有着英国本土排名前十的萨里大学。当乐渊来到距离克劳馥庄园仅仅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时,沉睡在体内虚拟黑洞的空间宝石意识突然醒了过来。

  “这种感觉,难道它在这里?”空间宝石意识的声音传入到了乐渊的耳中,声音带着一丝地诧异。

  感受到空间宝石意识的苏醒,乐渊对于它的问题也非常好奇,将意识投入到它的面前道:“你刚刚说的是谁?有什么是你熟悉的东西吗?”

  “宝石,另一块无限宝石的气息,而且很有可能是时间宝石,不过它的气息似乎很微弱,究竟发生了什么……”空间宝石的意识带着一丝疑惑,似乎对自己的判断不是很确定。

  “无限宝石的气息?我在阿斯加德的时候不也接触到一块宝石吗?那应该是灵魂宝石啊,你难道没有感受到吗?”乐渊一心二用一边向前走去一边与空间宝石意识交流。

  “不知道,如果你感受到了真正灵魂宝石的气息,而我没有反应,那只能说明你没有遇上灵魂宝石的本体,亦或者它的本体被封入了某个人的体内,成为了他力量的一部分。”

  无论空间宝石意识的猜测是否正确,现在唯一可以知晓的便是克劳馥庄园方向有着和时间宝石有关联的物品,还可能就藏有时间宝石。

  来到克劳馥庄园的大门口,乐渊按响了大门上的电子监控器,门口的监控器屏幕上显示出了一个穿着管家服饰的中年男子的身影。

  “你好,这里是克劳馥庄园,请问您找哪一位?”中年管家谦和地问道。

  “我是劳拉的朋友,我们几个月前曾在邪马台探过险,如果你方便的话能让她和我说话吗?”

  在乐渊的感知中,偌大的克劳馥庄园里面却只有两个人的身影,其中一个便是在和乐渊交流的管家,另一个自然就是这里的主人劳拉。

  中年管家自然了解劳拉几个月前的冒险经历,他可是在劳拉冒险前几经劝说,就是为了让劳拉不走上劳拉父亲的老路,不过很显然劝说无效。

  汗水淋漓模样,一看就是刚刚锻炼完的劳拉出现在了显示屏中。望着乐渊那张陌生的脸,劳拉挑了挑柳眉道:“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我冒险的事情,不过我很清楚我的同伴中可没有你这样的人存在!”

  “是啊,的确没有,不过如果是这样呢?”乐渊的脸眨眼之间作出了变化,随之恢复到了原本的模样,看得屏幕上的劳拉惊讶万分。

  “扎克斯,你,你为什么要变成这样?你刚刚的难道也是魔法吗?”见识过乐渊力量的劳拉,很自然的将一切归咎于乐渊掌握的魔法。

  将乐渊邀请进入庄园内,劳拉特地去换了一套衣服。而趁着这个机会,作为管家的荷里为乐渊沏了一壶茶。

  一边喝着茶,乐渊一边使用灵觉扫描过这偌大空荡的庄园。望着站在一旁的管家道:“这里的人似乎少了点,劳拉难道没有什么亲人住在一起吗?活着请一些女仆来打理一下庄园,你一个人做不来的吧?”

  中年管家露出和煦的笑容道:“这里都一草一木我都已经非常熟悉了,打理庄园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早已经不是问题。不过,克劳馥小姐的亲人……”

  当提及劳拉的亲人时,中年管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堪之色,他停顿了一会儿后说道:“自克劳馥小姐的父亲去世之后,小姐的叔叔艾罗尔·克劳馥曾经试图控制了整个家族并把阿宾顿的土地据为己有,不过被小姐用法律手段多了回来,因此……”

  “因此,克劳馥家族的其他人已经和我断绝交往了,我和那群家伙早已经不是同一路人了。”劳拉的声音从中年管家的身后传了出来,把他吓了一跳。

  只见劳拉换上了一套极为休闲的服饰坐到了乐渊的对面,随后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似的端起了乐渊的茶杯将茶一饮而尽。

  劳拉挥退了一旁的中年管家,让乐渊和她单独呆在了客厅之中。

  自从邪马台的那场冒险之后,对于劳拉三观的冲击那是致命的,因此在回到庄园之后她便钻进了自己父亲留下的考古资料之中,对于乐渊的来访她既是好奇又是欣喜。

  “你来这里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对于半年多没有丝毫音讯的乐渊突然拜访自己,劳拉心中的疑惑多得可以填满整个屋子。

  “一开始只是打算路过伦敦来拜访你一下,不过在接近你这座庄园之后,我感觉到你这里隐藏着一件对我很重要的东西。”

  乐渊如实回答了劳拉的疑问,不过劳拉听到后却是充满了更多的疑惑。比方说乐渊这半年多的时间究竟去了那里,干了些什么事,来伦敦做什么,自己庄园里又有什么是他所需要的……

  对于神秘的乐渊,在劳拉眼中就是一座永远也开采不完的迷之矿山,越是深入挖掘,便能发现更多的未知秘密。

  “你随我来吧,我带你寻找那个对你很重要的东西!”劳拉起身,带着乐渊在拥有八十多间屋子的巨大庄园中闲逛了起来。

  虽然乐渊也感受到了庄园中无限宝石的存在,但是与乐渊接触过的宇宙魔方,和间接感受过的灵魂宝石不同,新出现的宝石的反应实在是太微弱了,弱到乐渊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感觉错了。

  在克劳馥庄园中转悠了大半天,始终没有找到确切的位置,那颗无限宝石给乐渊的感觉就像是死了一样,但是无限宝石的特性决定了它是不可能被摧毁的。

  乐渊站在了克劳馥庄园的正中心,张开自己的双手将自身那和宇宙魔方能量极为相似的空间之力散布到整个庄园。随后试着和感应到的宇宙魔方开始共鸣。

  “叮——”突然的,在克劳馥庄园主楼一楼大厅的楼梯墙壁处感受到了那极为微弱能量的无限宝石。

  乐渊走到楼梯墙壁处,在感知之中墙壁后面是空着的,里面放置了一个皮鞋盒大小的物体,但是在乐渊的灵觉却无法识别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叩叩叩——”乐渊敲了敲墙壁,发出清脆的响声。转过头望着一旁的劳拉道:“能够将这里砸开吗?里面似乎就是我想要找的东西!”

  劳拉自然也上前拍了拍楼梯墙壁,这个藏有暗格的地方是她完全不知道的,身为一个初长成的探险家,她同样对里面藏有的物品充满了兴趣。

  由乐渊动手,手上射出凌厉的剑气将墙壁划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洞,随后乐渊两只手将藏在墙壁暗格中的东西捧了出来。

  那是一个钉有钉子的木箱,乐渊徒手拆开了木箱子,取出了里面放置于一堆干草中的旧式“滴答钟”。

  这是从劳拉的家中取出来的,乐渊指着这个仍在运作的钟问道:“你对它有印象吗?应该是你的长辈放进去的!”

  劳拉咬着手指,仔细回想道:“完全没有印象,在我的记忆中完全没有它的记忆,不知道是谁将它放在这里的。”

  “钟表,时间吗?”望着眼前的旧钟,乐渊直接靠着控物术将它分化为无数的零件分解了过来。无数零件中的一件物品吸引了乐渊的注意。

  一个比起乐渊的巴掌还要大上一拳的圆盘,上面有着三角的刻印,最中间的地方则是散发着异样光芒的橘黄色流动液体。

  在乐渊的鉴定术之下,它显示出了一个单独的名字“万世神眼”。

  “我知道它!”劳拉在见到这个东西同一时刻,按着脑袋惊呼道:“我的父亲曾在我小的时候和我提起过这个这个很像的东西,叫做万世神眼!”

  握着万世神眼,乐渊感受着其中微弱的宝石力量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