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2VS2

  菊下楼与黑暗料理界的关系那可以说是水火不容,师傅贝仙女,从年轻时便致力于对抗黑暗料理界,更是曾经和五虎星之一的亚刊战平过,算是黑暗料理界人眼中钉之一;密拉,黑暗料理界的叛徒;乐渊,黑暗料理界目前最大的敌人,传说中厨具的保管者;刘昴星,世上最年轻的特级厨师,天命所归,潜力无限……

  总的来说无论怎么看菊下楼都是黑暗料理界欲除之而后快的存在。但是那个端着格大酒坛咕噜噜猛灌的男人,却是笑着来到众人面前,随手将喝光的酒坛抛到地上,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道:

  “嗝,许久没见了,阿贝师傅!”来人一来便对着阿贝师傅打招呼道。

  而阿贝师傅在见到这个人之后,神情更加凝重了,望着眼前的男子问道:“颜先,你们黑暗料理界来这里做什么?”

  “干什么?我们自然不是来游玩的,这一次姜亲王的欢迎宴我们酒楼包下了,你想要阻止我们吗?阿贝师傅!”原本眼神迷离的颜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中透露着别样的鹰一般的眼神。

  “这还用不着师傅出马,你们的对手是我!”乐渊走上前,与颜先对上了,两个人之间的气势交锋在这一刻开始。

  “除了乐渊哥,还有我呢!我也是菊下楼的厨师啊!”见到乐渊跳出来后,一边的刘昴星也加入了战局,与黑暗料理界的两个人对峙了起来。

  不过虽然双方势如水火,但终究没有打起来,这样的平静日子一直持续到了五天之后,双方酒楼的厨艺比试开始了。

  作为负责接待姜亲王的当地官员,洛安知县亲自带着只一次的料理食材来到了现场。

  肥头大耳的洛安知县站在众人前方说道:“我在此宣布——这场最高荣誉的、要选出为姜亲王负责做料理的神圣的厨师选拔大赛现在开始!”

  “这次的比赛双方各派两名选手,最后得分高的一方将成为欢迎宴的负责人。首先便是这次的题目和评委——”

  随着洛安知县一挥手,他身后的官员将被摆布孤傲裹住的笼子显露了出来,里面正是一群圆滚滚、白嫩、又胖的鸭子,正是最高档的鸭子——北京鸭。

  “你们都看到了,这正是今天草上由成都运来的如假包换的北京鸭!比赛时间两个小时,食材可用你们自选的,所有这里准备好的东西,你们都可以随意使用。”

  随着比赛开始,四人开始了料理的以一个环节,选择食材——北京鸭。乐渊冲到了鸭笼前,一手抓起了其中一只羽毛光亮,有很肥亮的鸭子,这是乐渊灵觉观察到现在发现的最适合烹饪的一只鸭子。

  “干得不赖吗?从这只鸭子的活动声音,还有它那充满活力的心跳,这的确是最好的一只鸭子。”颜先瞟了一眼乐渊手中的北京鸭便下了这样的结论,同时在乐渊的目光中颜先快而准地挑选了鸭子中最上等的一只。

  速度与眼里的结合,电光火石之间,乐渊手中的北京鸭已经处理完毕,不伤一点肉质,所有的鸭毛已经被拔光的挂在那里。

  “哆”的一声,这时候一把闪着银光的菜刀的菜刀钉在了菜板上。

  乐渊一只手指着颜先喝到:“看好了,‘浪子’颜先,这就是我的料理!”

  说完乐渊的左手恍如一道电光,将挂在一边的鸭子拿到了手上,同时右手握在了迦楼罗刀的刀柄上,一道震慑人心的亮光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住了,只见菜刀上浮现出一只振翅高飞的凤凰的图像。

  乐渊手中的迦楼罗刀忽而闪现,忽而消失,但是随着刀光闪过,手中的北京鸭此时却是变成了一片片闪着水晶般光芒的鸭肉片,迦楼罗刀的力量便是净化,它能够让飞禽走兽的肉质进一步完善,并且去除它们本身的异味。

  取出一个酒坛,乐渊将切好的鸭肉片放入其中,随后一阵刀光,被乐渊抛到空中的姜葱便全部化为了将葱丝坠入了酒坛之中。

  乐渊的准备工作暂时便到这里,他将酒坛密封起来,将两只手贴在酒坛上,同时双手真气喷涌而出,加速着酒坛内鸭肉的腌制。

  在这个过程中,乐渊查看起了其他三个人的情况。

  首先是朱七,他将北京鸭料理完毕后就将整只鸭子放入锅里煮,随后从一边拿起了皮蛋,他把皮蛋的蛋黄用银筷子压碎,随后把它们放进了面粉里面,出人意料地使用了皮蛋和面。

  两只筷子交替使用,只见那个面团越来越长,原本已经极细的面条在空中变幻莫测,一会儿变成心形,一会儿又变成了一只游鱼的形状。

  目光一转,乐渊看向了一边的颜先,只见他极为豪迈地将鸭子放血,然后用冒着热气的水褪去鸭子的毛,然后他的双手仿佛变成了无影手似的,短短三十秒时间便将一只鸭子处理干净了。

  随后他又开始烫皮挂色,看到这里乐渊便猜出了他想要完成的料理——北京烤鸭。

  最后便是刘昴星了,他的烹饪过程几乎和颜先一模一样,如果乐渊不是看清楚了他的小动作的话,还真以为他会死板地做出一道北京烤鸭,但是在看清楚之后却是完全放下了心,这一次的比赛他们胜券在握。

  两个小时之后,身为评委的洛安知县举起自己的右手说道:“时间到!四位,料理完成了吗?”

  “完成了!”自信的声音×4。

  一个端上桌的是朱七的料理,他脸上洋溢着孩子般天真的笑容,将自己料理的盖子揭开后说道:“趁着面还没有糊掉之前,评委大人请尝一尝我朱七特制的——向日葵担担面!”

  只见碗中四周被一个格用鸭脯(鸭胸)的肉片和鸭掌(鸭蹼)一起蒸出来摆成了向日葵般的图形。

  洛安知县夹起皱着眉头鸭掌道:“鸭掌?好吃吗?”有些不确定的将鸭掌放入口中,嘴巴鼓了鼓后瞪大眼睛道:“既柔软又富有弹性,没想到鸭掌竟然会有这么好吃的味道!”

  朱七用它的料理打消了洛安知县的一丝顾虑,洛安知县随后大口尝起了这一碗面的面条,只是吃了一口,整个人便感觉被一股热流包裹住,口中喃喃道:“面条中蕴藏着无限浓厚、嚼劲十足的感觉,这就是皮蛋的力量!还有这一粒粒的东西,是鸭胗和鸭心,吃起来顺口而高雅,而且含有鸭肉高汤里原汁原味的鲜味。”

  “再加上为增加鸭肉料理中,整体品尝的高级感,而使用的豆瓣酱来调配这些材料,促成了这么一份充满四川风味的担担面,充分展示了地方与宫廷两方面的需求,相信亲王吃了也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第二个端上来的则是刘昴星的作品,只不过他的北京烤鸭却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他端上来的是一个蒸笼。

  “你这真的是北京烤鸭吗?”即使是对料理一窍不通的洛安知县都知道,北京烤鸭一旦蒸过之后便风味大减。

  却见刘昴星猛地打开蒸笼大吼道:“这就是刘昴星特制的——常夏北京烤鸭!”蒸笼里面放置的是一个个饺子。

  北京烤鸭原本是用薄饼抱着脆皮来吃,但是他的这道菜反其道而行,用脆皮包馅。虽然还没有尝过,但是这道菜却是极为大胆的尝试。

  洛安知县夹着其中一只饺子塞入了口里,每咀嚼一下,脸上的幸福感便增加一分,最后将整只饺子吞下肚子后,他慢慢说到:“实在是……太美味了!因为是用鸭皮来做水饺皮,蒸过之后,鸭肉纯美的肉质,完全渗进了馅里面,再加上蒸得恰到好处,所以又不失原有的香脆。”

  “还有这道菜中包含着的四川名产的草菇等蔬菜让鸭肉美味的更上一层楼,最让人感到惊讶的便是你加入了水果到里面,不仅消除了鸭肉里面的腥味,还带给了鸭肉清爽而动人的口感!这是一道献给亲王都绰绰有余的极致料理!”

  其后的便是颜先的北京烤鸭,但是有了刘昴星的烤鸭专美于前,洛安知县看到这道菜时明显有一丝失望,他将荷叶饼卷食鸭肉塞入口中,随后整个人便像是梦游一般接连不断将这一只烤鸭吃了大半。

  直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洛安知县已经吃得大汗淋漓了,他一边擦着额头的汗水一边开怀大笑道:“好一道北京烤鸭,虽然并不出奇,但是却将北京烤鸭这一道菜发挥到了极致,色泽红润,肉质肥而不腻,外脆里嫩,原本这种油性重的料理我是有些厌恶的,但是没想到吃这道北京烤鸭是完全没有这种感觉,整个人恍如进入天堂一般,真是天堂般的享受!”

  最后属于乐渊的料理端上了台子,乐渊仅仅是将盖子打开一条缝,一道异香便从盘中逸散了出来,瞬间笼罩了整个比赛场地。

  “香,实在是太香了!”洛安知县顿时被这异香带入美食之梦中,“这是充满四川山林气息的酒香,清新脱俗却又引人陶醉其中,更难得的是它将北京鸭那极致的肉香給衬托得淋漓尽致。”

  “请尝尝我的特制料理——菊下酒神酱鸭!”

  洛安知县夹起一块酱鸭肉塞入口中,突然筷子掉到了地上,随后他的双眼竟然忍不住流出泪水,虽然他的身体还在这里,心却不知道飘到了那里。

  “这个酱料想必就是菊下楼秘制的菊下酱,还有这种奇特的充满四川大自然气息的酒味,应该是用四川本体食材自酿的美酒,两者非常完美的混入到了这极致美味的北京鸭之中,这样肉非但没有北京鸭的腥味存在,而且它的肉汁好吃到让人感觉到飞上九霄一样,这才是最强的鸭肉吗?”

  洛安知县一边吃这乐渊的料理,泪水一边从他的侧脸留下,最后竟然泣不成声,但纵是如此他还是坚持着将乐渊的这一道鸭肉料理全部吃得干干净净。

  擦了擦脸,洛安知县这才面向四个人说道:“今天的料理每一道都是极为出色的鸭肉料理,无论是朱七还是刘昴星的创意,还是颜先和乐渊的王道鸭肉,都是足以成为宫廷料理的作品,不过其中乐渊的料理却是足以媲美其他所有人之和!”

  “所有今天料理比赛的胜利一方就是——菊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