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异变之始

  与J探员成为搭档的第93天,当乐渊从自己公寓的床上醒来的时候,脑袋突然感觉到一阵比起宿醉还要难受的疼痛,这一阵疼痛在持续了整整5分钟之后才停止了下来。

  当头疼停下来之后,乐渊第一时间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发现完全没有一点的问题,无论是大脑神经亦或是精神方面全都正常,仿佛刚刚的那一阵疼痛不是他大脑的问题一样。

  “究竟是怎么回事,今天还要和J去查艾克维人的案子。”乐渊正嘀咕这今天的目标“艾克维人”的时候脑袋突然又是一阵头痛,随后一阵记忆突现在他的脑海中,取代了艾克维人的位置,“今天的任务目标似乎是囊胚人,不对,为什么会这样……”

  当乐渊冷静下来后,反复回忆自己的记忆时却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存在着两段完全不同的记忆版本。追本溯源地向前回溯时发现这两段记忆从他进入这个世界后便开始了变化。

  “这算什么?精神分裂症,亦或者是我有幻想症,怎么可能一个人有两份回忆。”乐渊想着想着便感觉到一阵恶心感从胸口用来。

  “哐当——”乐渊冲到冰箱前打开了它,从里面掏出了一瓶巧克力牛奶,咕嘟咕嘟地直接往嘴里面灌了下去,当巧克力牛奶入腹之后这才稍稍感觉到恶心感消减了一些。

  “砰砰砰——”当乐渊正喝巧克力牛奶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急迫的敲门声。

  “吱呀——”打开门后一看,发现站在自己门口的正是自己的搭档探员J,看着一大早便穿戴整齐来到自己公寓门口的他,乐渊奇怪的问道:“杰伊,真是难得啊,居然会是你比我还要早出门,有什么事情吗?”说着,乐渊便喝了一口巧克力牛奶缓缓心中的恶心感。

  “呃——”当探员K看到乐渊手中的巧克力牛奶的时候不由咽了几口唾沫,他甩着手指指着乐渊的巧克力牛奶问道:“巧克力牛奶?可以让我喝一口吗?”

  “当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说着乐渊将已经被自己喝了大半的巧克力牛奶递给了探员J。

  “哦,谢谢!”此时的探员J就像是在沙漠里见到绿洲的旅者,迫不及待地灌下了能够解除自己干渴状态的甘霖,整整半瓶的巧克力牛奶酒杯探员J一口解决了。

  “呼——真是太及时了,谢谢了。”喝完了巧克力牛奶的探员J紧绷的脸孔整个都舒缓了下来。

  “你是不是今天早上也头疼,头晕,脚步失衡,焦躁之类的负面感受。”乐渊连忙将自己早上感受到的全部都问了出来。

  却见探员J瞪大的自己的眼珠子,像是第一次认识乐渊一样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你偷窥我?”

  “去你的。”乐渊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将他打得向后微微退了一步,然后指了指自己说道:“和你一样,我也有这样的感受,而且脑子怪怪的。”

  乐渊得知了探员J的经历之后,不由联想到了黑衣人第三部的剧情,很明显探员J的感觉是有人篡改了历史后所发生的负面作用,但是自己脑海中的两份记忆又是怎么一回事,这根本就解释不通。

  当着探员J的面,乐渊打开了只有他自己可以看到的个人属性面板,翻到了任务那一栏上,这一看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已经完成了的主线任务一的内容消失了,主线任务一那一栏上换上了主线任务二的内容,任务二则是换上了任务三的,而且主线任务只有两条。

  “嘿,杰伊。我们是搭档对吧。”乐渊笑着问道。

  探员J非常奇怪的看着乐渊说道:“这是当然的,有什么问题吗?”

  “那么得罪了。”在探员J还没有反应过来前,乐渊一巴掌打在了他的右脸上,“啪”的一声探员J的脸被甩到了一边,不过看着毫无反应的探员J,乐渊却是直摇头。

  “糟糕,果然不是受到脑虱的作用。”乐渊一把抓着探员J的手臂向着电梯跑去。

  当两人进入电梯,探员J甩开了乐渊的手臂后奇怪道:“嘿,搭档。你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奇怪了,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这可不是我出了什么事情,而是我们两个出了什么事情。我们的症状可以有两个解释。”乐渊开始解释道。

  “第一就是,我们两个在不知不觉间被霍瓦敌脑虱咬了,然后我们两个会在极度痛苦中死去,不过糟糕的是竟然不是这种情况。”

  探员J一拍自己的脑门,不可置信地问道:“难道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吗?”

  “另一种就是我们被甩出了正常的时间轴,换句话说有人篡改了历史,进入了一个与我们认知完全不同的世界中。至于究竟那里变化了,我们还要调查后才知道。”这时候两个人已经进入了车内,向着MIB总部进发。

  乐渊来到总部的第一时间便是查找了已经退休的探员K的情况,发现此时的他正与自己的妻子度蜜月,一点也不像是出事情的节奏。

  看到乐渊直接先搜查了探员K的情况,这让一边的J探员感到奇怪,他一边查找资料库一边说道:“拜托,K那个家伙已经退休了,如果真是他出了问题我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在这里。”

  “不要这么自信,有些事情很难说的。难道没有人对你说过吗?你就是天生当MIB的料,即使没有K拉你进来,你自己也会有一天进入这里的。”排除了一个可能之后,乐渊直接查起了MIB五元老的资料,这一查还真查处了一些端倪。

  MIB的成立源自于半个多世纪以前一次五个人偶然的与四名鲍特星人的第三类接触。而那五个人分别是已经退休的探员D、探员K,还有仍旧在职的装备组探员Q,医疗组探员H,还有外交组探员T。

  而当乐渊查找这其他四个人的信息的时候却发现,外交组的探员T根本就不存,在MIB的资料库中没有这个人的资料。

  乐渊一拍旁边的探员J的肩膀说道:“找到了,失踪的人是探员T,他的一切都从资料库中消失了。”

  而探员J听了却是露出一个笑脸,对着正走过来的老大泽德问道:“最近怎么没有看到T,他最近还好吗?”

  只见泽德皱着自己的眉头说道:“J探员,尽忠职守是一回事,不过千万被为工作鞠躬尽瘁了,你想五十岁时也像我……”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J探员打断了泽德的说教,郑重地问道:“是不是你没有听说过T探员呢?”

  “T?我们MIB从来就没有一个代号为T的家伙,你真的没问题吗?要不要去放个假?”泽德疑惑的看着问自己根本不存在探员的J探员。

  “没事的,我没有事,没吃早餐而已,我会处理好的。”J探员对着泽德摆摆手,随后立刻转到了乐渊身边附耳说道:“糟糕了,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有人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办,去哪抓那个篡改历史的混蛋,怎么开始?”

  乐渊转过身对着电子屏幕说道:“检索条目——时间旅行。”

  “权限不足,无法查询。”电脑没有回答不存在,而是提示了乐渊的权限无法达到查阅条件。

  “换我来!”作为探员K的继承人,J探员的等级比起乐渊还要高出很多,他对着屏幕沉声说道:“检索条件——时间旅行。”

  “发现一条相关条目,俄巴底亚·普莱斯,银河系唯一有记录的时间旅行者,由于触犯了相关禁令被终生羁押在月球最高监狱。”电子音不带感情的回答道。

  “那么野兽鲍里斯,有他的情报吗?”看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乐渊自然想到了这个可能性极大的嫌疑犯。

  但是电脑的回答却是直接将这个可能性排除了,“野兽鲍里斯,伯格罗蒂特族刺客,伯格罗特族曾是臭名昭彰的外星种族,一路上烧杀掠夺路经的所有星球,野兽鲍里斯曾在地球上犯下一系列的谋杀事件,最后由初级探员K于1969年7月16日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将他击杀。”

  黑衣人第三部BOSS野兽鲍里斯死了,也就是说现在乐渊所处的时间线是未来的J探员更改过的。

  “罪魁祸首现在好好的待在了月球监狱,而现在月球监狱好好的,根本没有人越狱的消息,这还会是谁干的?”J探员有些迷茫地看着电子屏幕,现在的搜索进入了僵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乐渊仔细想了一会儿后说道:“不如先查查看俄巴底亚·普莱斯有没有亲属或是好友,如果还有时间机器流落在外的话,那么一定会在他们那里。”

  “好主意。”J探员随即对着电脑屏幕说道:“查询俄巴底亚·普莱斯的相关信息。”

  “俄巴底亚·普莱斯,使用时间机器的卑鄙小人,有一子杰弗里·普莱斯……”

  “等等,查查杰弗里·普莱斯的消息!”当听到俄巴底亚有一个儿子的时候,J探员连忙打断电脑的解说询问起杰弗里·普莱斯。

  “杰弗里·普莱斯,于二十年前移居地球,现在于曼哈顿下城开办了一家电器店,店名……”

  乐渊站了起来对着一边还坐在那里的J探员说道:“嘿,还不快点,时间可是不会等人的,你不想你的老搭档也不上后尘从人间消失吧。”

  一听K也可能消失,J探员哪还能坐得住,立马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