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有求必应屋

  乐渊与哈洛特的决斗再次引爆了乐渊与哈洛特的话题,乐渊的实力一次又一次展现在众人面前,这只不过是让所有人再一次体会到了他的强大,但是哈洛特却是直接刷新了他人的认知。

哈洛特是个什么样的人?起初进入霍格沃兹后,大家追捧于他的名气,而后他的表现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但是就在这一次的决斗中重新使得绝大部分人对他充满了信心,当然这也要包括赫敏在内。

而身为事件主角的乐渊却是丝毫没有为哈洛特的表现感到高兴,因为他实力的反常恰恰说明了他出了问题。

乐渊原本已经打算逐渐放弃对哈洛特的监视,这一闹反而不能轻易放了,不过哈洛特除了这一次的特殊表现外那是一点异常也没有,该上课的上课,该签名的签名……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了圣诞节的到来,霍格沃兹的第一学期宣告结束,大部分的学生选择回家庆祝圣诞节,整个校园冷清了不少。

这一天,一直被乐渊派往图书馆扫描记录魔法书的结衣突然蹦蹦跳跳地来到了乐渊面前,一下子抱住了乐渊的手拉着他向楼上走去。

乐渊微笑着看着结衣,默默地看着她来着自己似乎想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很快结衣带着乐渊来到了霍格沃兹城堡的八楼,然后指着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的一面墙。

乐渊摸了摸这一扇墙,同时灵觉同样在洞察着,似乎不放心连鉴定术都是用了上去,但是却没有一丝的反应,似乎这就是普通的墙壁而已。

乐渊皱着眉头回忆霍格沃兹的特殊地点突然想到一个地方——“有求必应屋”。这算是只有幸运儿才能找到的屋子,但是乐渊的脑海一时半儿想不出怎样触发它。

这时候一边的结衣笑着对乐渊说道:“爸爸,我来帮你打开它。”说着小脸严肃地对着墙壁,然后反复在这一面墙面前走了三遍,随后一道非常光滑的门陡然浮现了出来,结衣拉着乐渊的手推门而入。

一入门便看到一见宽敞的屋子,里面点着火把,像地下教室一样。

墙边是一溜木书架,地上没有一把椅子,但放着缎面的大坐垫。屋子另一头的架子上摆着窥镜、探密器等各种仪器,更多的是无数积压在一边的老旧物品组成的小山堆。

结衣抬起头挺着胸脯道:“爸爸,你喜欢这里吗?这可是很难被人发现的地方哦,你看我还找到了这些……”说着结衣跑到一边的书架上拿过几本书摊开在乐渊的面前,只见上面写着《普通咒语及解招》、《智胜黑魔法》、《自卫魔咒集》,这些都是很年见到的孤本。

乐渊激动地抱着结衣,将她举过了自己的头顶,然后亲昵地刮着她的鼻尖问道:“结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找到的呢?我居然把这个地方给忘了。”

结衣跑着乐渊的手说道:“这是和老爷爷聊天的时候,他告诉我的,他告诉了我许多关于这里的有趣事情呢!”

“老爷爷?邓布利多?”乐渊在霍格沃兹见到的足以称得上爷爷这个年纪的,大概也就只有白须的邓布利多了。

但是结衣摇了摇头指着他们的脚下说道:“老爷爷的名字叫霍格沃兹,它已经在这里活了上千年了,我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还吓了一大跳呢。”

霍格沃兹这座城堡的意识体?虽然早知道霍格沃兹是“活的”,但是没想到它会显现出来与结衣见面,而且还和她相处得这么好。

虽然有求必应屋内的书的确算是稀奇,但是更重要的是在这里有着第二件魂器--拉文克劳的金冕。乐渊抬起手对着那一堆旧物喊道:“金冕飞来!”当飞来咒施展后,却是静悄悄的。

乐渊摇摇头,对着眼前的旧物堆使出了控物咒,随后所有的物件全都漂浮到了空中,同时灵觉扫过一个又一个物件,寻找着金冕的的下落,但是扫描的结果却是完全没有与金冕相似的物体。

乐渊皱着眉对一旁的结衣说道:“结衣,试着用你的电子扫描眼前的这一堆物体,看看有没有金冕的存在。”

闭上眼的结衣,很快便将眼前的一切扫描了一遍,但是同样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发现相似的物体。”

两种扫描方式都没有找到,乐渊算是有些相信拉文克劳的金冕中的伏地魔分魂就是这一次打开密室的真凶了。

“结衣,能麻烦你以后将一部分精力放这个屋子好吗?如果有谁在进入这个屋子,你立刻就通知我,可以吗?”乐渊对着结衣说道。

“知道了,爸爸。”结衣点头说道。

第二学期很快就开学了,转眼之间来到了2月14日,为了庆祝这个节日洛哈特准备了12个打扮成丘比特的小矮人,给大家送贺卡。

就在这一天的晚上,结衣告知乐渊,有人进入了有求必应屋之中。

很快,乐渊紧随其后进入了有求必应屋,一进入其中便发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女孩,只见她拥有及腰金发,而身高只到乐渊的胸膛,正是拉文克劳一年级的卢娜.洛夫古德。

但是当乐渊看清楚她的头顶之后乐渊刚松下来的信再次提了起来,只见他的头上带着一顶略微有些破旧,上面向着一颗宝石的王冠,乐渊甚至在王冠的一边上看见了一段小字——过人的智慧是人类最大的财富。

“你,扎克斯先生吗?你怎么回来到这里的。”卢娜转过身来,用略显稚嫩的童声不由问道。

“卢娜.洛夫古德小姐,拉文克劳一年间的学生?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这时候乐渊的手已经抬了起来,对准了她问道:“你头上带着又是什么,别告诉我你喜欢这种东西,那对你可是早了点……”

“扎克斯先生,听说过拉文克劳的金冕吗?传说中拉文克劳的创建者——罗伊纳.拉文克劳遗留下的唯一物品,曾经被施了魔法,可以增加佩带着的指挥……”卢娜一边解说一边摸着头上的金冕,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红晕,“我进入拉文克劳之后可是听说了许多关于它的事迹,前不久我终于找到了一本秘密笔记,上面记载了拉文克劳的冠冕的下落,你看,我戴着它是不是非常漂亮呢?”

“那么洛夫古德小姐,不知道你可以把你戴着的东西交给我吗?我想你应该已经戴够它了吧,我希望你能把它交还给霍格沃兹……”乐渊用带着龙指环的手对着卢娜比划了一下,示意她放下戴着的金冕。

“你是要抢走它吗?这可是我发现的,如果你不把它告诉其他人的话,我愿意与你共享拉文克劳的金冕……”说着卢娜慢慢走向了乐渊,嘴里念叨着,“我想你也会喜欢上那种被无尽知识包裹的感觉的。”

“站住,虚弱术!”看着卢娜不断走进自己,乐渊当即使用了虚弱术射向了卢娜,卢娜大概也没想到乐渊会直接对学生施展魔咒,顿时直接被魔咒命中,瘫软在地。

乐渊施展控物咒将卢娜头上的金冕,一眨眼的功夫金冕便到了乐渊的手中。看着一脸愤恨表情看着自己的卢娜,乐渊像是看小丑一般说道:“汤姆,不对,应该称呼你为黑魔王才对,我原来还不知道你是这么喜欢装成一个女孩子,或者你的名号以后要改成黑魔女还是恐惧女巫,亦或者飞天小魔女……”

面对乐渊的嘲讽,对面的卢娜,不或者说伏地魔终于忍不住了,从卢娜的身体中脱离而出,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凭空出现,突然蹲下身想要拿卢娜身上的魔杖。

“等离子球!”作为乐渊手中攻速最快的一招魔法,在伏地魔手触碰到卢娜之前击在了他的身上,“嘭”的一声,伏地魔的身体费了出去砸在了一边的墙面上,撞墙之后伏地魔的身体像是破布一般无力地倒在地上。

看着被击倒后一动不动的伏地魔,乐渊再次赏了几记等离子球,命中止呕伏地魔处在了挺尸状态,乐渊感受不到他再有什么气息。

乐渊来到自从伏地魔离开之后便陷入昏迷的卢娜身边,用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又摸了摸她的脉门,发现她除了呼吸有些微弱,脉搏比常人更为无力,完全没有其他的问题存在。

“洛夫古德小姐,洛夫古德小姐……”乐渊摇着卢娜的身体,企图将她唤醒,但是没有用处,乐渊举起指环对着卢娜喊道:“快快复苏!”

作为呼唤人苏醒的魔咒,乐渊施展后过了3秒便见到卢娜的眼睛微微颤动,似乎就要醒了过来。

突然有求必应屋进入点出现了新的脚步声,乐渊刚一转身便发现进入的人是哈洛特,只见哈洛特进入后看到了躺在一边的伏地魔,脸色顿时大变,举起手中的魔咒对着乐渊喊道:“四分五裂!”

乐渊布置好的三层防护就在这一击之下,损失了最外层的防护,不过这也为乐渊赢得了反击的机会。

“昏昏倒地 !”“阿瓦达索命!”

就在乐渊的魔咒击晕了哈洛特的时候,从乐渊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卢娜的声音,而她嘴里念的正是不可饶恕咒中的唯一死咒,至于攻击对象则是乐渊。

如果是平时,乐渊基本上不可能被阿瓦达索命这种直接的线性攻击击中,只能说卢娜选取的时机实在是太好了,乐渊正处于击倒敌人后的放松之下,四周有没有敌人的状态。

中咒之后乐渊重重地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