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 祭坛顶部,再见里世界

  一招解决了最后的两位神王境高手奥丁以及玉清道人,这一下子集结在祭天祭坛的七大神王境高手一个个全都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中都三神王贪狼、破军、七杀因为阵法被迫,伤了神魂,体内神力动荡根本无法聚集力量,再加上阵法被破,短时间内根本拿不出能够威胁乐渊的招数来。

  耶和华创世纪神域被夺,其心神本来就受到了不小的创伤,再加上不断的重压压迫了他的神体那更是伤上加伤。好不容易拿回了神域的控制权,却被乐渊转瞬间再度夺取,一波三折之下耶和华可以说一连伤上加伤,现在的情况简直和病入膏肓的人有得一拼。

  释迦牟尼就不说了,度化之法本就凶险异常,度人不成真正地回反伤到自己,一不小心变成傻子也不无可能。再加上佛门金身被乐渊硬生生打爆,配合神魂的伤整个人已经彻底废了,就算以后破而后立还能够修炼回来也不知道要多少年之后的事情。

  玉清道人和神王奥丁那就别说了,他们两个的情况比之其他几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身上的伤势之中就算有九转金丹也不见得能够立马复原,恐怕只有花时间去修养才能够恢复,有的甚至是无法恢复到最完备的状态。

  “真是……无趣!”

  搞定了在场的七大神王,乐渊没有战胜强敌的喜悦,这七个人固然强大是神界的霸主,可是和他根本是两个级别的,战胜他们是理所当然,自然也就没有了成就感可言。

  迅速搞定对手,再立即动身前往祭坛顶部,这便是乐渊现在唯一的目的。

  身后的一群病秧子已经无暇再来打搅自己,乐渊也没有兴趣积蓄欺负这些家伙,而是径直前往下一层。

  来到下一层,乐渊这才发现为何下面那群人能够在他还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登上这座塔,其根本原因就是这座祭坛的内部有一座传送阵的存在,能够直接从外部联通到祭坛内。

  不过这座传送阵是单向通道,外界可以通过传送阵进入祭坛内,但是想要从祭坛出去却不得不从祭坛的大门走出去。

  “消失吧!”

  对着传送阵一抬手,一道毁灭性的神力将其完全吞噬,着通向祭坛内的传送阵就此破灭。虽然不知道这样的传送阵究竟还有多少,可是以乐渊的见识来看,这传送阵耗费的精力绝对不少,其中的用料甚是讲究,看起来也不可能在祭坛内大量布置,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一层层搜索上来的时候一个都没有找到。

  而从这一层继续向上前进,乐渊一连发现了三层空荡荡的楼层,这些楼层无一例外全都像是被人搬空了一般,别说是房间了,连个支柱都没有。

  直到着之后的第四层,乐渊这才算是终于见到了祭坛的顶端。

  说是顶端,实际上却并非天台,而是一个封闭的房间,到了这一层边字也没有积蓄向上攀登的楼梯,出现在乐渊视野中的是一个长宽各超过万米,由翠蓝色宝玉铺成的49层通天祭坛,这49层阶梯每一层都散发着奇异的气息,在阶梯的顶部则是盛放着一枚供奉在星盒中的玉牌。

  “都走到这一步,竟然还需要继续爬楼梯,这一层倒地有多高啊?”

  来到最后一层的乐渊抬起头看着上头,虽然说着顶层依旧处于祭坛内,可是天花板却高得吓人,整个室内天花板就像是天空一般看不见尽头。

  抬手一道攻击甩出,足足过了两三秒之后才感觉到自己的攻击被一道屏障挡住然后彻底消散。

  两三秒的时间,再配合乐渊攻击甩出的速度,两相结合已经足够乐渊估算出这一层楼的高度了。

  比起地球的天空不知道高了多少层次,双方完全没有比较的可能性,只是这样的设计反倒是让人觉得理解不能了,将最后一层的高度设定得这么高,似乎除了适合战斗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作用。

  对于这一层高度的问题,乐渊也仅仅是小小的抱怨了一句,随后二话不说直接冲上了祭坛的台阶。

  刚刚踏上台阶,乐渊便察觉到了这里的小小手段。这些台阶上布下了规则,以无数法则编制而成的规则具备了相当强大的权威性,任何人想要踏上祭坛的最高层都无法直接一跃至最高层,必须一层一层脚踏实地登上去。不但无法飞行更不能够跨越式前进,每一层都需要涉及到。

  而且虽然才刚刚踏上阶梯五层,一口气登上五层阶梯的乐渊已经感受到了踏在阶梯上的压迫力变化,这样的压迫力在不断变强,踏上第五层的时候如果没有A+级别边已经寸步难进,不过有资格进入到祭坛的人哪一个不是神界的强者,这前几节阶梯根本算不了什么。

  深吸一口气,乐渊再度发力,而这一次他可就没有任何的收敛,一口气连续攀登了三十五层,直接登上到了四十层的台阶。

  “这跨度还真大,这第四十层竟然已经是非天神境无法踏足,接下来才是真的麻烦……”

  感受着周身的压力变化,乐渊虽然行动上没有任何的受限,可是他的情况毕竟不能够当做一般人看待,想一想接下来还有足足九层,便能够想象接下来需要怎么样的实力才能够真正登顶。

  一步,两步,三步……

  这最后的九层就算是乐渊自己也变得稳重起来,没有像之前那般一连登上数十级台阶,而是一步步稳稳地向上攀登,感受着每一级台阶之间压力的变化。

  半个小时之后,乐渊最后一步稳稳地踏上了地四十九级台阶,同时整个人处在了祭坛的最高处平台,眼前只剩下玉盒。

  “非神王境不可入,说得还真是轻巧!”感受着自己周边的压力变化,乐渊回首忘了一眼通往楼下的阶梯:“那群家伙也真好意思,这第四十九级之后的地方明明才是一切的开始,就算是神王境的高手真的能够坚持到走近玉盒吗?”

  接下来的每一步对于神王境的高手来说都是超越自我的挑战,而乐渊想要知道的一切将从那枚玉盒中躺着的玉牌中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