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2章 决断,魔塔闯关

  与神界为敌,这是完全字面上的理解。乐渊想要做的事情可和神界的绝大多数人一员不同,甚至可能会导致现如今的神界引发暴乱也说不定。

  乐渊的目的便是找到里世界,如果可能的话乐渊甚至想要使者吞并里世界,以它作为踏板继续突破现有维度的屏障重新踏足十三维度的世界之中。而里世界偏偏是现在神界众神最不愿意见到的东西,别看神界诞生开始是里世界缔造协助完成,可是伴随着神界发展到如今这样足以位于众多世界之上的顶级世界,位于神界中的众神已经想要与里世界彻底分割开。

  现在里世界因为未知原因隐退,这对于神界的众神来说无异于少了一个太上皇的存在。而太上皇主动神隐,神界众神自然不可能去主动再去将这个里世界太上皇主动找回来,那无异于自找没趣。

  乐渊想做的事情和中都神域的神王无疑是背道而驰的,别说乐渊这个刚刚踏入神界的人根本没有人认识,恐怕就算是大魔王亲自向中都神域的三位神王申请登上祭天祭台都不会得到允许。

  “所以说,你与其在中都神域自己行动,倒不如和我一起前往东宫神域与大魔王他们一见,有大魔王他们的鼎力协助,你的行动一定能够顺利得多!怎么样?”

  当乐渊将自己的计划对着希露迪坦露了大半之后,希露迪就算是深深熟悉了大魔王一家同样是不靠谱的套路,却也是被乐渊的计划给惊呆了。乐渊的计划根本就是做恐怖分子的料,搞个不好那就是彻底GG的命。

  “不怎么样!你也知道的,到了我们这样的境界,有时候直觉能够说明一切!而我的直觉一直在引导着我前往祭天祭坛,我有一种直觉,一切的问题在我到达祭天祭台之后都将得到解答,一切的一切也会在那时候有一个结果!”

  乐渊的解释让希露迪直接无话可说,直觉这东西听起来神神叨叨没有半点儿可靠性。但是所谓的预知未来的能力何尝不是直觉的超级体现,当直觉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就和预知未来没有任何的区别。

  趋吉避凶此乃生命的本能,而神境的人拥有的趋吉避凶的能力更是强得可怕,除非在遇到更强的神时被其散发的运给干扰道从而无法调动趋吉避凶的能力,否则神境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遇到危险。

  乐渊既然已经拿出直觉这种事情说话,自然也向希露迪表面了自己这一次的行动已经不会被轻易动摇,恐怕希露迪除非拿出绝强的力量去阻止他之外再没有其他办法带着乐渊离开中都神域。

  只是,希露迪能够做得到吗?

  有过一次交手的希露迪很明白,乐渊的力量已经完全不逊色于大魔王之下。虽然希露迪能够借助大魔王赠与的魔器达到超越天神境高手的地步,可是和乐渊比起来那就是萤火与皓月之间的差距,希露迪他甚至无法当作是乐渊的对手。

  “虽然很抱歉了,但是去见见小贝鲁的事情,很可能要延后一段时间了,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尽快离开中都主城……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兴许会成为战场!”

  对着希露迪嘱托了一句,乐渊便回到了天府别院的其中一间客房内进行休息。

  夜袭什么的也是常有的事情,不得不说希露迪已经彻底发育成熟了,不仅仅是身材上面,更有姿势解锁上的成熟。

  “留下来吧!”

  午夜之后便一直留在乐渊房间内的希露迪,从被子之中伸出了不着片缕的玉臂抓在了乐渊的手上,似乎想要阻止乐渊的离开。

  “啵——”在希露迪的额头上一吻,乐渊将希露迪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放下,“抱歉,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做!这……大概就和你一直照顾着小贝鲁却无怨无悔一样,我也有必须要贯彻的东西!有的人一生都活在成功的道路上,似乎一切都随他心意毫无波澜,但……那只是‘楚门的世界’而已,再怎么精彩的人生也只是剧本中的英雄,而我现在最想做的便是确认我现在的一切究竟是不是所谓的剧本!或许真相会很残酷,但是却不得不去解开真相!”

  挽留吗?

  希露迪实在是找不到有什么借口能够挽留乐渊的,像乐渊这样对自身的存在已经充满了怀疑的情况,像希露迪他们走出自己的世界时也时常有这种疑惑。庆幸的的是希露迪他们放弃了偏执的思考,而是坚定了自身的存在,而乐渊却是选择探究一切的真相,解开笼罩在十二维度世界盒子的秘密。

  离开了天府别院,乐渊进入到了超维领域,周围的一切甚至连注意到他的存在都做不到,保持着这样的状态乐渊轻而易举地越过了守卫在祭天祭坛边上的天神境守卫。

  “切,说得这祭天祭坛和龙潭虎穴一般,这不是很简单就闯过来了吗?看起来,守卫的力量也很松散嘛!”

  成功进入到祭坛内,一座好似通天塔一般的建筑已经出现在了乐渊的面前。

  完全超乎了想象的存在,整个建筑布满了神秘的符文,整个像是一件神器一般遍布着神力的流动,也正是有了这样的力量流动才能够使得眼前蔓延到苍穹深处似乎要捅破天际的超级建筑屹立不倒。

  “真是……没事找事吗?建造这种令人蛋疼的建筑,魔塔?还是单纯闲的蛋疼?”

  看着俄眼前的建筑乐渊没有犹豫,直接闯入了其中。

  空无一人,祭天祭坛根据乐渊的了解位于整座塔的最高层,而从外面虽然说能够直接飞向天空,可是因为有着里世界力量曾经做过的布置,想要从外部突破的人都会被放逐到未知的维度,因而除了想要自杀的人之外没有人会试着从外部突破。

  而祭坛内部,乐渊所见到的则是一间间看起来没什么区别的屋子。足以媲美超级足球场的屋子之中有的仅仅是一个屏幕而已,屏幕一片漆黑似乎已经停止了播放,像这样的屏幕在一层成千上万的房间中每一个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