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0章 傲娇?这也是一种病!

  希露迪·加尔达,出身于魔界名门的恶魔女仆,作为大魔王二字小贝鲁的贴身侍女一直负责这照看小贝鲁的成长,一定程度上希露迪就类似于小贝鲁的第二个母亲这种身份。

  希露迪是恶魔奶爸世界当之无愧的女主角,这一点乐渊非常的清楚,谁让他曾经化为男鹿辰已这个主角曾经在这个世界放度假过一次,甚至在这个世界借助魔王之子小贝鲁的魔力直接将自身的魔人力量激发了出来。

  恶魔奶爸世界对于乐渊来说回忆众多,任谁在一个地方从无到有生活了将近二十年也会觉得亲切,尤其是和小贝鲁在一起的日子他还真的将那个时不时放电、淘气、爱哭、难缠的家伙当做自己的儿子照看。

  不过伴随着里世界和现实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乐渊也根本找不到机会重回这些世界去,因此当初约定的再见在乐渊心中也只能说一声抱歉了。

  可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乐渊很确信一点,那就是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希露迪并不是什么人伪装的,是真真正正的恶魔女仆希露迪。而且乐渊还确定另一点,那就是眼前的恶魔女仆希露迪很有可能就是当初他所度假的恶魔奶爸世界的那一个。

  希露迪的运气很好,成功跨越了维度的界限,突破到了神界?甚至还拥有了星神境界S-(媲美天神境战斗力)的力量。

  如果这一切的猜测都成立,那么希露迪能够拥有如此机会,同一世界的其他人是否也存在着这样的可能性?

  在见到希露迪的一瞬间,乐渊的脑海之中闪过无数的遐想。

  “好(久不见)……”

  乐渊正想打招呼,后面的几个字甚至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他便感受到了浓浓的恶意。

  “背信者,惹少爷生气的家伙,你就付出代价吧!”

  咔——

  希露迪说话的下一秒,她手中的粉色阳伞伞骨整个散开,四散的阳伞伞骨以光的速度将乐渊和希露迪笼罩在了一个范围超过三亿平方公里(地球表面积一半多)的区域内。

  魔王领域,这个领域相当于一个证明,向主城的神王境高手说明现在在主城动手的人是大魔王的人。在这个区域内动手,并不会引发神王境的强者出手干预,当然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能说明大魔王也是神王境强者。

  “好厉害,还是小看了那个邋遢、脱线的混蛋魔王了吗?”

  感受着眼前魔王领域中那和小贝鲁魔力同源,但是更加深邃的力量,乐渊感叹还真是不能小瞧搞笑系人物的力量。

  大魔王在魔王奶爸世界毫无疑问是一个搞笑担当,出手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毋庸置疑的一点是他在那个世界是当之无愧的最强者之一。

  没想到这些年不见,那位一直以搞笑示人的大魔王竟然拥有了这种层次的力量,也不知道恶魔奶爸世界究竟过去了多久,这才能够造就这种层次的力量。

  乐渊在感叹着大魔王的力量,希露迪却不会等乐渊在那感叹玩再发动攻击,散开的阳伞只剩下伞柄主骨形成的刺剑。

  倏——

  剑光犹如流星一般一闪而过,刹那间无数的剑芒形成亿万星辰,将乐渊团团包围,希露迪的力量与魔王领域相互呼应,形成的攻击犹如大魔王亲临。

  强!

  希露迪的攻击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天神境,或许其中有着大魔王力量的缘故,但是不得不说她自身的资质也是极为重要的影响因素。

  唰——

  一剑,刺穿?!

  当希露迪自信满满的一招击中乐渊的时候,她整个人惊颤自此从乐渊的身上穿了过去,乐渊的身体就像是不存在一般,完全无视了希露迪这自信满满的一击。

  啪——

  一双手臂从希露迪的颈后伸出,将希露迪的脖子整个扣了起来。

  “虽然抱歉这两个字并不能够弥补所有的错误,但是多少能够平息你的一点愤怒吗?希露迪!我有许多问题想要问你,撒娇的话一会儿再说吧,我想你也见识到我现在的力量……”

  被乐渊从身后抱住,希露迪自然不可能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从而停止攻击。她不是不想动,而是根本动不了,乐渊的力量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像是巨蟒一般将她整个捆了起来,全身的力量完全无法调动。

  “你,这家伙!道歉话,还是对着贝鲁少爷说吧,还有那个女人你最好也……”

  啵!

  希露迪接下里的话已经说不出来来,甚至她的思维都已经停止了下来。

  人,回来了?不,是曾经的情感洪流伴随着乐渊那轻轻的一吻,全都如山洪爆发一般迸发了出来。

  对于希露迪来说瞬间的感情迸发,纵然是被称作恶魔女仆的她也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脑袋空白的状态,她的感情经历可是比起人类的一生来更加简单,恐怕除了和乐渊的那一段经历之外她接触最多的男性恐怕就是小贝鲁,每日忙着照顾小贝鲁哪里有那个心情去结识其他的男性?

  “你这家伙,别以为这样我便会原谅你!贝鲁少爷那里,你想着该怎么解决吧!还有那个女人那里,你不会忘记了吧!现在……放开我!”

  看着希露迪似乎大有平静下来的趋势,乐渊也没有继续撩拨她,而是将她放开,当然右手依旧搂着希露迪的腰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

  “先不说其他的,离开这里再说吧,你应该有落脚的地方,我们去那里再说吧,我可是一个黑户,不想要惹上麻烦……”

  有了希露迪这个熟人的存在,对于乐渊在中都神域主城的活动反倒是一件好事情。守将的腰牌复刻出来固然和真的没有区别,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有露馅的那一刻,能不用则不用总归不是坏事。

  希露迪也知道他们刚刚搞出的动静不小,就算有魔王领域的存在也终究无法完全将整件事情盖过去,因而迅速拉着乐渊的手向着人多的地方转移,尽快躲过盘查的降临。

  随着进入到中都的东一街,希露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