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9章 魔王与女仆

  一般情况来说,整个中都神域主城内的人口是维持在一定数量的,这个数量常年在五十万以下。

  五十万人口,占地面积却超过了十分之一个太阳系,很远?

  不!只要稍稍联想到这座主城之中住了一群随时可以毁灭星辰的神级强者,便可以理解为何将主城建的这么的庞大了。

  不过纵然主城的区域再怎么大,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也没有闲人的位置,每一个人在主城之中享有怎么样的资源,这一点都有着严格的要求,每多一个人便意味着其他人享有的资源相应的减少,这恐怕不是任何一人希望的情况。

  想要进入?

  可以,凭实力说话!

  拥有中都神域三大神王境的强者坐镇的主城,之所以还需要眼前这个天神境不到的家伙来做守将,其根本原因便是将眼前这些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全都挡在外面。

  “实力吗?既然有实力就能够进去,打败你算不算有实力!”

  年轻气盛的人总是存在的,而在这进入主城的神域门口,这些年无法入门而积攒起来的人流可不在少数,他们一个个聚在门口一边修炼,一边寻找着进入神域的方法,而平日里看热闹便成为了他们唯一的消遣方式。

  看着新来的人在没有自知之明的情况下被守将打得惨兮兮,这也算是一种消遣作乐的方式,看到别人的惨状也就能够暂时性忘记自己也是这里曾经的受害者。

  虽然守将并非天神境的强者,可是既然能够被派来城门口作为守将千年时间没有人能够冲破关,实力自然也是有的。天神境之下无敌手,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或许对于天神境以上的强者来说有无数种击败守将的方法,可是面对并非天神境的人,那就是一个永远逾越不了的高峰。

  看热闹不嫌事大,而乐渊虽然对这天神境以下两人的教授也是看了一会儿,但是图个乐呵也只能够一时之爽而已,对于乐渊来说这种层面的战斗终究还是太无趣了,以法则带动攻势,看似寻常的拳脚攻击,却能够形成莫大的力量从而对神体造成伤害。

  神境的战斗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的玄乎,战斗的目的不外乎一个——打破对方神体的防御。

  神体堪称金刚不坏,这是成神者最引以为傲的力量,在神力的催动之下他们能够无视几乎所有S级(神级)以下的攻击,不将神体破坏那么所谓的攻击永远都是无用功而已。

  而神境的攻击便是将法则之力带入原有的攻势之中,以法则之力为刃,以法则之力为盾,以法则之力化作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在对手的神体上留下伤痕。

  “热闹看得差不多了,该走了!”

  人群之中乐渊看了一会儿便将目光从打斗的两人身上转到了守将的腰间,守将腰间哪里防着一枚神力腰牌,正是有了那枚腰牌他才能够进出主城。而外人如果能够取得那枚腰牌便意味着他击败了守将,取代了守将在主城之中的位置,得到了入住主城的资格。

  飞龙探云!

  没有华丽的手法,也没有诡异的力量,有的仅仅是谁也发觉不了的极致速度以及无人察觉的默默无闻。将自身的存在感降低到既不不存在的地步,乐渊轻而易举地从守将腰间取得了那枚腰牌。

  一秒、两秒、三秒……

  沉浸于战斗的守将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腰间的腰牌会被谁拿走,甚至这战斗的漩涡之中有谁能够闯入吗?

  想象不到,也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守将甚至不敢想象能够从他腰间悄无声息摸走腰牌的大人物会需要这种方法来拿走他的腰牌进城。一般来说有能力的人完全不需要盗这种手段,毕竟主城很欢迎天神境以上的人入住其中。

  只是短短三十秒的时间,乐渊的手上便多出了一枚几乎和守将腰牌一模一样的“腰牌”。

  “解析用了三十秒,具象化只用了一瞬,看起来还是计算力的问题……”

  乐渊盗走这腰牌可不是打算用它混入城中,仅仅是用来誓言具象化法则的,直接以眼前的腰牌为模版进行了复刻。

  将自己复刻得比正版还要真的腰牌收入囊中,乐渊将那原来的腰牌对着人群中一扔。

  “啊呀,看!那是守将的腰牌,进城的资格!我的!”“哪里?在哪里?”“我的,是我的!”

  “送手啊,给我吧你!”

  “别逼我出手啊,我乃……”

  “大胆,给我松手!”

  ……

  伴随着乐渊将原本的腰牌扔入人群之中,立马让原本平静的人群乱作了一团,而守将也从战斗中脱身一双眼睛一下子锁定在了自己熟悉无比的那枚腰牌上,几乎是下意识地摸向了自己的腰间,一摸之下发现自己的腰牌果然不见了。

  “哼!本大爷的东西,谁敢伸出你们的狗爪子,给我滚开!”

  大战再起,围绕着一枚腰牌无数人乱战在一起,死亡倒是没有,伤者却是数不胜数,这一次的大战或许是百年来城门口最大规模的一次交锋。

  而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场乱战吸引住的时候,乐渊却是在所有人都没有留意的情况下拿着复刻出来的腰牌轻而易举地进入到了主城内。

  “闯关……成功!”

  虽然乐渊对自己的具象化能力相当的有自信,但是好歹这里是神王境高手的地盘,乐渊还真担心这里会有什么第二重不知名的手段,没想到进入这里比想象中的更加容易。

  进入了主城内部,乐渊想要继续行动的话可就简单得多了,而现在最关键的还是找到一个落脚点先安定下来,接下来再想想该怎么入侵祭天仪式的地点。

  正当乐渊准备进入主城内最豪华的一条街时,一道毫不掩饰的炙热目光让他不得不停下了自己脚步。

  谁?

  乐渊自认为自己是第一次进入中都神域的主城,理论上来说也没人会认识自己才对,谁能给提前知道自己今天准备进入主城?

  目标,出现了!

  黑色哥德萝莉服,金发碧眼,刘海遮住左眼,拿着粉色的阳伞,身上拥有的出自于贵族的气息,当然对方最显著的便是那超越一般女人的傲人罩|杯。

  恶魔女仆,希露迪·加尔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