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2章 绝望尽头的希望,希望尽头的绝望

  里世界的记忆清洗虽然不讲道理,但是世界上真正想要避开这种记忆清洗,能够想到方法的也绝不止艾斯德斯一人。

  无论是人类也好,异兽也罢,只要实力、地位到了一定层次,调动手中的资源做到记忆保存也绝非难事。

  当人类一方还剩下百万人口的时候,实际上人类一方想要再度翻盘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剩下的人之中除了战士之外平民几乎死伤殆尽,想要繁衍生息恢复往日的繁荣已然是一种奢望。

  “异兽之王,难道你真的要赶尽杀绝?!须知,你也曾经是人类,现在里世界已经不再,难道你就不想要脱离兽身,重返本源!”

  人类还活着的三名天神之一,掌握着弱水法则的易水歌站了出来,一记以弱水之力横击十位掌握法则之力的高等异兽,将他们一一击退,打开了一条通往异兽之王的道路。

  “人类?你……也配和我说话!”

  面对这爆发之后将自己的部下一一击退的人类,异兽之外依旧显得兴趣缺缺。若非易水歌已经向着他奔袭而来,恐怕他依旧会是一副神游物外的状态,这个世界能够让他产生兴趣的人或者物已经不存在了,天神境界的易水歌或许是如今人类中最强大的人之一,再加上弱水法则可攻可守,常人根本触碰不得,使得易水歌纵然是面对高等异兽也有着很强的压制力。

  不过现在易水歌很明显挑错了对象,异兽之王可不是他遇到过的其他对手,双方的实力那是天壤之别,就算是易水歌将弱水法则修炼到以身做种化身弱水的地步,想要单挑已经是神王境巅|峰,只差机缘便可突破的异兽之王那就显得异想天开了。

  光,破灭!

  璀璨夺目的白光,原本应该是给人类带来希望的光辉,可是在如今显存的人眼中,这耀眼的白光带来的却是绝对的毁灭。

  弱水所化的弱水巨|龙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在单纯而又纯粹的光的冲击下,弱水竟然像普通水遇到太阳一般就此蒸发,完全消失了。

  速度之快超乎想象,就算是掌握弱水法则的易水歌全力催动神力将法则发挥到了极限,却也无法反抗这纯粹的光芒。

  噗——

  原本作价千金不换的神血在此刻漫天飘零,就算是原本对神血趋之若鹜的人,此刻也没有了半分喜意。作为人类显存的最强者,易水歌,败了!

  易水歌的失败,不但意味着人类最强在异兽之王面前毫无还手的余地,更加意味着人类的灭绝再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身体被洞穿,神格被纯粹的光摧毁了近半,属于易水歌的神魂也在神格被毁的那一刻几近于毁灭。

  现如今的易水歌已经是死人一个,虽然没有立马死亡,但是他现在的状态别说是拯救了,就算是大罗神仙、神王至尊也难以续命。

  “咳咳……世界,要毁了吗?我……尽力了!”

  在临近死亡的这一刻,易水歌的状态反而变得更加神异。神格被毁,再加上现如今的迪拉克之海已经被吸收,等同于轮回覆灭。整个世界的法则出现了偏差,死亡的瞬间灵魂印记并非流入超级地球的中心——迪拉克之海,反倒是普通人立马化作流魂,而神境强者则近乎于化道,将自身融于这并不完整世界中,从而再度补完世界再造轮回。

  或许是接近化道的缘故,易水歌眼中的世界格外的清晰,他和异兽之王一样能够看见世界正在破灭,这种眼睁睁看着世界接近毁灭,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让纵然已经100%身死的易水歌也升起了一丝无奈。

  作为一个人,易水歌的一切已经倾尽了全力,他已经再也没有了可以奉献的力量。就算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这个一直在为人类而战的天神依旧想的是如何拯救更多的人。伴随着易水歌闭上了双眼,他的生命力完全消失。

  天神易水歌,陨落!

  原本就岌岌可危的人类一方,在易水歌战败之后,能够称得上顶级战斗力的便是另外两个天神境界的强者,只是他们自恃就算不比易水歌差,但是面对如神似魔的异兽之王,恐怕也难逃一死。

  继续和易水歌一般以命相博?亦或者……

  两名天神境的人互相对望了一眼,似乎通过神魂交流已经有了打算,然后几乎是同一时刻两人对着剩下的人类强者便是全力一击。

  轰——

  一招之后,人类还剩下的虚神、星神境界的强者竟然只剩下不到百人,其他人全数被杀。

  “异兽之王,我等的投名状可还满意?我们愿意放弃人类之身,成为异兽,加入你们!”

  这两名剩下的天神境界的强者真可谓将“无耻”二字发挥到了极限,和刚刚舍身一战的易水歌相比,两人的品格那是完全配不上天神境界这一实力。

  而剩下的人无一例外对这临时反水的天神强者那是怒目相向,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最强大的两个人反水了,本就已经绝望的情况更是完全没有了回转的余地,人类覆灭?

  而一直等待着异兽之王答复的两名天神也在一直关注着异兽之王的反应,他们两人刚刚的举动也算得上是生死一搏,不反水的话100%陪着剩下的人一起死,异兽之王的实力太过于强大了,强大到他们连一丝一毫的胜机都看不到。

  但是如果反水,那么还有那1%的可能性得到异兽之王的认可,从而以异兽的姿态活下去。对于已经几乎绝望的人来说,别看只有1%的机率,就算是万分之一的机率那也能够一拼。

  “你们啊……做得还真彻底!”

  异兽之王开口了,但是这话语中却听不出究竟是满意还是不满意,赞赏还是贬低,一切就像是在看毫无意义的事情一般。

  “不知异兽之王你是否满意?要不要,我们代劳将剩下的反抗者一并杀了?”

  那两名天神一副狗腿子的样子,十足十的人奸,让剩下的人类恨不得将其剥皮抽骨,啖其肉饮其血。

  “投降者吗?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信号,但是啊……我们这一次不需要投降者,所有的人类……都要死!”

  异兽之王的这句话等同于宣判了两名天神境强者的死刑,原本脸上还带着笑意的天神境强者那笑容也是立马变得僵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死?叛徒的确应该死,这样背弃自己种族的更加是不得好死,百死难抵其罪!所以,现在我……赐予你们,无终之死!”

  一道陌生的声音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耳边,与此同时在异兽与人类之间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的身影——乐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