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6章 冰火两仪眼

  重回一次昊天宗,唐三除了在面对自己大伯以及姑姑的时候有几分亲切之外,在和几大长老交流过之后反倒是对昊天宗有所失望了。

  顽固不化?

  唐三也是看不清楚昊天宗的这些长老,那是真的不知道外界的变化,还是一直因为身为天下第一宗的骄傲而放不下。竟然依旧没有看明白现在的大陆局势早已经不复当初,如果再按长老的想法行事只能是送死。

  武魂联邦不是武魂殿,两者之间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过去的武魂殿纵然实力不弱,影响力甚至还在天斗帝国和星罗帝国之上,一副超然物外的状态,但是实际上综合战斗力并不见得比一个国家更强,顶多如昊天宗这般能够左右一个帝国的发展。

  可是现如今的武魂联邦那是在统合了天斗帝国之后诞生的,不但是真正的一个国家,更是一个远超任何时代的强国。在这种情况下,昊天宗妄图凭借宗门的力量与武魂联邦硬抗,那比之以卵击石更加不自量力。

  就算唐三憎恨武魂殿,却也不得不承认现如今的武魂联邦拥有着超越过往的先进性,昊天宗现在最应该的举措是学习这种先进性,而不是和先进性对着干。

  完成了父亲唐昊重新认祖归宗的愿望,唐三没有在昊天宗过多停留,领了一个长老的身份,唐三便离开了昊天宗的隐居之地。

  离开昊天宗之前,唐三还特地和自己的大伯,也就是昊天宗现任宗主唐啸谈了一下关于曾祖唐晨的事情。

  “什么?你说,祖父他老人家已经……去了?”

  虽然早在几十年前的时候,昊天宗上下便已经失去了唐晨的消息,但是这些年一来昊天宗却从来没有放弃过追寻唐晨的踪迹。一个极限斗罗是昊天宗最大的瑰宝,可是直到现在唐啸听到唐三说身为极限斗罗的唐晨已经死了,那种感觉不亚于天崩地裂。

  唐啸的第一感觉就是不相信,毕竟极限斗罗如何强大,在斗罗大陆可以被称之为半神,这样的人物如何能够就此死去?

  只是当唐啸从唐三这里一点点了解到事情的始末,从唐晨陷入杀|戮之都,到变身为杀|戮之王失去自我,再到被乐渊击杀……一点点全数高速了唐啸,期间唐啸的脸上那是数度变换,时而愤怒,时而悲伤,时而觉得悲哀……

  一代极限斗罗最后竟然是被自己的后代击杀,这怎么能不是一种悲哀?

  “真的……是缘哥(乐渊)杀死的祖父?”

  直到现在,唐啸依旧不敢相信乐渊具备了杀死极限斗罗的实力,当初虽然就知道乐渊的成就必然非凡,可是真当乐渊达到了如此惊世骇俗实力的时候,唐啸才不得不考虑这样一个可能的“敌人”,究竟是多么的可怕。

  “应该是的,当今世上能够杀死极限斗罗的人,恐怕已经只剩下在成神路上比我走的更远的乐渊老师……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在修罗圣剑中,感受到了一股亲切的气息,似乎……曾祖还活在剑中,这种气息让我在掌握修罗圣剑的时候,异常顺利……”

  唐三当初接手修罗圣剑的时候,只觉得不可思议。明明完成海神九考的难度那么多,才能够渐渐变得适应海神的力量,可是他才刚刚接手修罗圣剑,竟然有种如指臂使的感觉,仿佛这把修罗圣剑就是他身体的延伸。

  只不过一直以来唐三都认为这是一种错觉而已,毕竟在斗罗大陆上可不存在什么转世重生之类的事情,而这种让唐三熟悉的感觉恐怕也只是长久以来修罗圣剑被唐晨使用,早已经熟悉了昊天宗子弟的气息,这才能够做到这一步。

  “小三,你告诉我!如果你完成了海神神考,能否无敌天下?”

  昊天宗宗主唐啸的这话问得突然,就算是唐三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位大伯竟然会突然问这种事情。

  “天下无敌?呵呵……”唐三停了那是一阵苦笑,一双眼睛露出回忆之色,“天下何其之大,神又如何?自古以来神从来不是唯一,那么或许所谓的成神也只是另一段修炼之路的开始而已,无敌天下这个词太过于遥远了……”

  想到乐渊的恐怖实力,唐三对所谓的成神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敬畏,神和人有什么区别吗?

  没有!除了神比人更强大,没有谁是无敌的,就算是神同样也是如此!

  告别了大伯唐啸,唐三这才牵着小舞的手向着落日森林赶去。

  这落日森林位于天斗城附近,原本是由天斗城掌控的一座半开发的魂兽森林。

  落日森林中已开发的地区多半只有千年魂兽,唯有那无法涉及的毒雾密林之中,才有着更加可怕的魂兽。

  而在落日森林之中则坐落着一片堪称风水宝地的冰火两仪眼,当初唐三在获得了冰火两仪眼之后甚至让自己的父亲将已经重新化为巨大蓝银皇的母亲移植到这里,实现重生。

  这落日森林中前往冰火两仪眼的通道早已经被唐三记得分毫不差,纵然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进入冰火两仪眼意味着九死一生,可是在唐三的引领之下纵然是小舞也能够轻轻松松进入其中。

  进入冰火两仪眼,唐三看着已经在冰火两仪眼滋养下长大了数倍的“母亲”那是双眼湿润着,在外努力这么多年他从未有如此安心的感觉,仿佛只要能够看到母亲,便能够回归心灵的平静。

  还在愣神的唐三感受到自己的右手被小舞紧紧拽住,当即从思绪之中苏醒,顶着有些泛红的眼睛向着四周一望,发现竟然没有见到自己父亲唐昊的身影:“嗯?爸爸怎么没有陪在妈妈的身边,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一想到自己的父亲因为剔除魂骨而自废封号斗罗的实力,如今只剩下残疾的魂斗罗修为,唐三便感觉微微有些不安。

  就在唐三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旁的小舞紧紧抱住唐三道:“放心吧,三哥!这里既然没有被破坏,那么想必伯父就没有出现问题,兴许他有事出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