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9章 赐予你永恒的救赎——死亡

  三年前唐三便已经将仙草雪色天鹅吻丢尽了血池之中,而经过这种仙草的发酵,整个杀戮之都经过三年时间的洗礼、沉淀、爆发,最终还剩下来的人已经不足百分之一。

  能够在这一场疯狂的血腥杀戮中存活下来的人,自然都有他们各自的保命手段,不是实力强的可怕,就是手段逆天足以自保,要么就是拥有超乎想像的隐匿手段。

  能够在如此的杀戮之中活下来,多多少少已经能够察觉到整个杀戮之都内的异样氛围。

  作为整个杀戮之都的掌控者,唐晨是所有人之中对于杀戮之都的变化最为敏|感的一个,他同样清楚得很,一切的变化都源自于唐三他们通过考验的那一天。

  要说杀戮之王唐晨最想要杀的人是谁,那么无疑是一手破灭了杀戮之都的唐三,而最不想要遇到的人是谁,那么绝对是刚刚出现的乐渊。

  杀戮之都总共出现过十一名杀神,而现存的杀神总共有六人,其中真正让杀戮之王唐晨觉得具备威胁的既不是差点毁灭杀戮之都的唐三,也不是罗刹神的继任者比比东,亦或者是昊天斗罗唐昊,而是曾经以大杀特杀之势在杀戮之都掀起腥风血雨的乐渊。

  比起唐三的小手段,乐渊的血腥杀戮才是真正让唐晨认为很可能威胁到他地位的人。

  “离开这里,离开!”

  属于唐晨的杀神领域已经完全将整个杀戮之都笼罩了起来,在这范围内的所有人只觉得自己的力量完全被剥夺,他们体内的魂力甚至连调动都做不到,比起杀戮之都的魂技限制,这种魂力剥夺更加致命。

  只是,这样的力量作用在乐渊的身上之后,唐晨发现乐渊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整个人就像根本没有受到影响一般。

  事实上乐渊还真就没有受到杀神领域的影响,唐晨的杀神领域纵然远超一般杀神的领域,可是终究还局限于魂师的范畴,距离蜕变为神的神域还差的很远,这种程度的领域纵然再强十倍也不足为惧。

  乐渊是不怕杀神领域,可是杀戮之都中剩下的那群人可就不行了。在杀神领域的笼罩下,他们只觉得血腥的杀戮之气正犹如死气一般不断将他们的生机剥夺,在力量被压制的情况下他们连掏出领域的力量都不剩,只有等死一条路。

  不过是短短30秒,整个杀戮之都彻底寂静了,除了乐渊和唐晨之外整个杀戮之都范围内再无第三个活着的生命,所有的一切均被杀神领域剥夺了生命。

  “比煞气?”看着对面唐晨一言不合就将所有人杀死,乐渊脸上露出的不是恐惧而是轻蔑,对方的举动反倒是省下了乐渊的力气去处理那些小虫子,“那么就看看,谁的煞气更强!”

  弑神领域,发动!

  在杀神领域内,属于乐渊的弑神领域开始扩张,所过之处杀神领域仿佛是冰雪遇到烙铁一般不断融化消散,根本不是弑神领域的一合之敌。

  “给我,下去吧!”

  看着站在杀戮之都高塔上的唐晨,乐渊的身子瞬间从原地消失,下一秒出现在了唐晨的身后,一记鞭腿对着唐晨的背部抽去。

  叮——

  乐渊的速度够快,唐晨却也不慢。在见到乐渊消失的同时,他的直觉已经在不断警觉,手中的修罗圣剑顺势向着自己后背一甩,格挡住了这一腿。

  腿与剑的交锋,一触即分。

  在乐渊接触到那把剑的同时,乐渊便已经放弃了继续攻击的念头,从修罗圣剑上传递过来的力量让乐渊明白或许唐晨自身的力量差了乐渊数个层次,可是只要有那把剑的存在,那么唐晨依旧存在着伤到乐渊的可能性。

  “好一把修罗圣剑,只可惜明珠暗投!”乐渊对修罗圣剑落到唐晨手上感到惋惜,不为别的只因为唐晨已经不再是纯粹的修罗神传承者,唐晨的神智因为罗刹神的手段而变得混乱无比,甚至险些被夺舍,这样的唐晨如何真正发挥出修罗神的传承?

  “死吧!”

  从唐晨的手上无数的血色杀戮之气汇聚于修罗圣剑上,那迥异于一般魂师的魂力注入到了剑身,同一时间作为神器的修罗圣剑剑锋闪耀着慑人的血色剑芒。

  不好!

  见到那血色剑芒的时候,乐渊已经身子从原地离开,这一击不再是魂师的力量而是“神”的一击。

  纵然唐晨不再是纯粹的修罗神传承者,可是修罗七考已经完成,他的身体或多或少已经存在着修罗神的力量。借助手中的修罗圣剑,唐晨完全能够发挥出近乎于神的一击,当然这样的一击空有力量没有变化,对于真正的神来说或许显得空洞,可是对付神境以下的魂师那是绰绰有余。

  当唐晨将手中的修罗圣剑一剑挥下,整个杀戮之都因为这一剑而一分为二,大地裂开,洞顶粉碎,若非还有修罗神的力量稳固地下城,恐怕这一剑之下整个地下城将会彻底崩塌、泯灭,最终重归虚无。

  “好一把修罗圣剑,以修罗杀意行圣道裁决,不愧是神界执法者的剑……”乐渊的声音再度出现在了唐晨的耳边,只不过无论躺好如何寻找均不见乐渊的踪迹,好似整个消失了一般。

  唐晨的面前空间整个破碎,在唐晨暴退的下一秒,乐渊就像是从破碎的空间中走了出来一般,再度出现在唐晨的面前,而此时乐渊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泛着诡异蓝光的魔剑——霜之哀伤。

  “毁灭星霜!”

  一剑斩下,唐晨正想再度挥出手中的修罗圣剑击杀乐渊,谁曾想他的意识虽然已经发出,可是他的身体却停滞了下来。不仅仅是唐晨的身体停滞了,整个空间在乐渊挥剑的同时均已经停滞,这是一招打破时间的魔剑。

  借助极致的寒冷冻结时间、空间,乐渊的剑超越了一般意义上速度的概念。

  虽然唐晨已经意识到自己要挥剑迎战,可是当他发出这个意识的时候。

  他,已经死了!

  锵——

  修罗圣剑插在地面上,而唐晨则是用自己最后的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的身体已经化作了无尽的冰尘粉碎消失,他已经只剩下一颗脑袋了。

  杀戮之王唐晨,死亡!

  没有更多的反抗,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谓的杀戮之王比起一般人也强不到哪里去,而伴随着杀戮之王一起消失的还有这一座已经再也没有生命的杀戮之都。

  “彻底消失吧!”

  乐渊挥出的第二剑破碎了这一片空间的支点,整个杀戮之都所在的空间开始坍塌,迅速扩及大半个内城,在地下的杀戮之都开始发生连锁反应,顿时完全坍塌。

  乐渊带着修罗圣剑,就此离开了已经成为历史的杀戮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