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3章 唐三的预感

  就在乐渊为自己女儿千仞雪完全觉醒武魂之际,在另一边已经重回史莱克学院的唐三等人却是没有停下。

  原本唐三他是为了对抗武魂殿而参与到揭发太子“雪清河”与武魂殿勾结的事件之中,谁曾想原本一切顺利的战斗最后竟然因为乐渊的乱入而变得虎头蛇尾,更是让原本是天斗帝国正统的雪夜大帝直接宣布了下一任继承人,自此天斗帝国易主。

  虽然雪夜大帝没有明说,可是谁都看得出来从那天之后天斗帝国的真正话事人再也不是雪夜大帝而是乐渊。

  乐渊他的目的是什么?

  唐三猜不透,他对于乐渊的了解还停留在当初乐渊在史莱克学院的老师印象,就算是他的父亲唐昊在这几年将乐渊的生平事迹告诉了他,甚至于昊天宗内部也有人时常对他说起乐渊的事迹,可是真当乐渊再度出现的时候唐三依旧是处于懵逼状态。

  一直以来,在唐三心里面乐渊应该是武魂殿的敌人。毕竟乐渊担任过史莱克学院的老师,更是在几十年前公开和武魂殿对抗过,这一点上从乐渊在五年前武魂城的表态来看也应该如他所料。唐三见到了自己还原成蓝银皇重新成长的母亲,同样见到了险些被武魂殿害得身死的小舞,无论是母亲还是自己的意中人,亦或者是自己老师玉小刚的灭门之仇,这些都促使着唐三站到武魂殿的对立面。

  可是现如今,伴随着在天斗城一役的变故,让唐三看不清楚乐渊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他究竟是朋友还是敌人?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唐三想要知道,就连大师他们同样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一个没有乐渊的武魂殿已经如此可怕,如果乐渊再与武魂殿站在同一战线上,那么整个斗罗大陆还有谁能够对抗武魂殿?

  无法找到乐渊,自然也就没有法子当着面问清楚乐渊的想法,但是唐三他们却找到了突破点,一个能够得到他们想要答案的突破点。

  乐渊的两个弟子:朱竹清以及奥斯卡。

  作为史莱克七怪中的两个人,无论是朱竹清还是奥斯卡都应该是和唐三他们亲如兄弟姐妹一般的存在,七个人的感情很纯粹。按照唐三乃至于玉小刚他们的想法,朱竹清和奥斯卡他们作为突破点,推测出乐渊的真实目的应该不难,可是真当他们追问起来的时候,奥斯卡和朱竹清却表现出一副打死我我都不说的样子。

  “奥斯卡,你究竟还喜不喜欢我?武魂殿毁了我七宝琉璃宗,难道你也像那个乐渊一般,投向了武魂殿?”

  在奥斯卡面前站着的是他日思夜想了五年的宁荣荣,只是现在的宁荣荣却不是在向他撒娇,而是用奥斯卡最不愿意见到的状态在质问着他。

  面对几近于暴走的宁荣荣,奥斯卡只想对自己的老师乐渊说三个字:坑人啊!

  本来刚刚回到斗罗大陆的奥斯卡和宁荣荣处得相当不错,并且奥斯卡的成长还在宁荣荣的以及宁风致的预料之外,这种成长速度在三十岁之前成为食物系封号斗罗似乎根本不是问题,只是当天斗城一役发生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在追问朱竹清和奥斯卡乐渊究竟想要做些什么,他又是哪一个阵营的?

  奥斯卡能回答什么?他什么都回答不了!

  无论宁荣荣如何质问他,他都只能够以沉默应对。是奥斯卡的感情变了吗?没有,他还是那个深爱着宁荣荣的奥斯卡,甚至于经过五年的感情沉淀,奥斯卡比起五年前更加明白他对于宁荣荣是一种怎么样的感情。只是有些事情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根本不能说。

  又一次的沉默之后,奥斯卡再度见到了宁荣荣双眼中浮现的失望之色,当然这种情绪除了在宁荣荣眼中浮现之外更在唐三等人的眼中一并闪过。

  “奥斯卡,你倒是说啊!说啊!为什么不说话,之前你对我说的情话不是一串接一串吗?为什么现在就成哑巴了?”

  宁荣荣的心态略微有些崩,毕竟她如今已经被宁风致委任为七宝琉璃宗的宗主,七宝琉璃宗重建的重担已经落在了她的肩上,此刻宁荣荣的压力可想而知,偏偏她最为信任的奥斯卡此刻却只是默不作声,这如何不让她赶到失望?

  “够了,荣荣!别逼小奥!”

  见到宁荣荣的样子,以及奥斯卡的纠结,朱竹清最后叹了一口气厉声喝止了宁荣荣的追问。

  “够了?这怎么够?我宗门的族人,还有被武魂殿残害的无数人的生命,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面对朱竹清的喝止,宁荣荣不但没有就此停下反倒是反问了一句。

  “你想要问的东西不但小奥回答不了,我也回答不了!老师有他自己的想法,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我们无权干涉,也没有能够干涉,所以你如果想问我们这个,那么可以就此打住了!”

  朱竹清的开口让一直在旁沉默的唐三找到了突破,他拍了拍小舞的肩膀,示意小舞拉着宁荣荣安静一下,接下来由他上。

  “竹清,小奥,你们或许并不知道乐渊老师的想法,但是你们在这五年的行踪总能够告诉我们吧?乐渊老师,他有没有和武魂殿的人接触过?”

  这一问不但是唐三自己想问的,更是校长弗兰德他们想要问的。只有搞清楚了乐渊他们这五年来的行踪,这才能够搞清楚乐渊究竟有没有那个可能勾结武魂殿。

  而面对唐三的提问,朱竹清却是摇着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竹清,回头是岸啊!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如果乐渊老师真的跟武魂殿纠|缠不清,那么他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戴沐白那是恨不得朱竹清立马投入他的怀抱中,只可惜他的目的根本不可能实现。朱竹清自立自强的态度让她不再可能成为戴沐白的附庸,那就更别说成为戴沐白皇妃这件事情了。

  “够了!戴沐白,我老实告诉你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五年来的事情,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我唯一能够告诉你们的只有一个——我们五年间从未在斗罗大陆出现过!”

  介于乐渊对朱竹清和奥斯卡下的禁制,他们两个都无法对其他人说起自己五年中和乐渊究竟去了那里,做了什么。这个秘密除非有乐渊的允许,不然根本不可能被外人知晓,就算他们二人有心想说都做不到。

  这个回答够吗?

  对于宁荣荣来说,完全不够!

  可是对于唐三来说,却足够了!

  这个回答已经解答了他的一部分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