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0章 你要这斗罗大陆,我给你!

  雪夜大帝这时候都快要疯了,如果不是他的实力在乐渊的弑神领域下寸步难进,恐怕他早就想要拎着乐渊的衣领质问一切了。

  哐当——

  皇宫的大门被打破,来自于史莱克学院的救援已经成功突破了天斗皇城中武魂殿魂师的封锁。

  “哈哈哈……小舞,小三,老娘这就来帮你们!”史莱克学院的副院长柳二龙直接挥舞着拳头,将天斗皇城的大门给破坏,被她的拳头一起打飞的还有武魂殿的魂师。

  而紧跟着她的还有弗兰德、赵无极等人,甚至于宁风致也跟在他们之中。

  而当宁风致等人见识到现场的局势之后,几乎是所有人都愣住了。

  唐三还有“雪清河”也就不提了,怎么现在连应该昏迷不醒的雪夜大帝和不知所踪的乐渊也现身了?

  “很好!该来的,一次性都来了!哦,还有天斗皇室的人也在,那么正好趁此机会,雪夜!把你想说的一并全都说了,你应该知道要说些什么的吧?”

  乐渊随手解除了附加在雪夜大帝身上的领域重压,让其能够随即开口说话。

  雪夜大帝恢复行动之后,脑袋虽然海贝刚刚乐渊的一番话弄得不知道想些什么,但是他在对视上乐渊的眼睛之后,便明白了自己已经没有了选择,只能够按照乐渊的意思将天斗皇室改变政权议案说出去。

  “各位,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让大家担心了,没想到我仅仅是这么一会儿不在便已经发生了这么些事情,看起来我这些年真的是一事无成,真是愧对天斗帝国的历代先皇!现在我要宣布我!天斗帝国第43任皇帝雪夜,最后的一道旨意!废除太子雪清河的继承权,同时将天斗帝国的继承权交由乐渊处置,最终由谁统治天斗帝国,他将有最终决定权!”

  “什么?”“不会吧!”“请收回成命啊,雪夜大帝!”“是不是他们做了什么,您糊涂了吗?”……

  跟着史莱克学院进入皇宫的大臣、皇室几乎被雪夜大帝的这旨意给弄得完全无法接受。

  废除太子雪清河也就罢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太子雪清河意图造反,如此行径仅仅是被废掉继承权已经算是雪夜大帝对其仁慈,毕竟雪夜大帝除了雪清河一个子嗣之外,其他人都已经意外身死或是根本没有那个能力,雪夜大帝总不愿意自己落得一个绝后的下场。

  但是接下来的命令可就真的让所有人都看不懂了,继承权的问题雪夜大帝自己觉得时日无多无法决断而交给其他人也无不可。可是他竟然不把继承权的选定交给宁风致这个太子太师,或者是皇室中的亲近,反倒是交给了乐渊这个在天斗皇室完全没有根基的人,这不是脑子坏了又是什么?

  事关自己的利益,一群大臣以及皇室成员那是当即想要劝说雪夜大帝改变主意,可是他们如何能够左右一个将死之人的想法?

  “有人认得这个吗?认得的话,那么便站出来!”

  乐渊将一个金色的牌子拿了出来,在一大群人的眼前晃悠了一下。绝大多数人见到这个牌子那是完全不懂什么意思,但是宁风致、大师玉小刚、弗兰德以及少数皇室中人却是看到这个牌子的那一刻脸色巨变。

  天牌!

  那个金牌上刻有一个古朴的文字,虽然绝大多数人都不认识这个字究竟源自于何方,但是知晓牌子来源的人都知道牌上的字名为“天”,这是妖族的文字,也是乐渊为了区别自己所创办的势力与斗罗大陆势力不同所创建的一种牌子,是食为天内部中人才会有的。

  人在牌在,一人一牌!

  牌子的制式有着严格要求,牌子本身就是一件魂导器,具备辨识真假的能力。

  而其中最为特别的便是乐渊手中的金色天牌,是食为天组织中最为神秘也是最不为人知的首领才拥有的,近十年来没人见过。

  “现在,我宣布!天斗帝国由食为天代为掌管,现在银牌长老代为主持天斗帝国的日常,不要让这里乱了!”

  乐渊的话刚刚说完,从在场的皇室以及群臣之中便自动走出了几个人,当宁风致还有雪夜大帝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后,脸色之难看可想而知。

  天斗帝国超过三分之一的势力竟然被乐渊的食为天不知不觉间渗透,那么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情发生,恐怕未来天斗帝国会不会还属于天斗皇室还要打个问号。

  而另一边,处理完了现在的问题,乐渊又拿出了另一个牌子,在千仞雪以及另外两个封号斗罗的面前晃了一下。

  “你!?”

  如果说千仞雪之前看到乐渊轻描淡写接管了整个天斗帝国的政权还只是惊讶的话,那么现在见到乐渊第二次亮出来的牌子那就是不可置信了。

  武魂殿的令牌,而且还是代表武魂殿教皇决不可轻授的令牌,这意味着只有教皇最为亲近的人才能够拥有,就算是比比东的弟子都没有这个资格。

  “是啊,如果你们还认这个的话,现在就跟我走!我说过了,你的母亲在等着你回家,当然也有一件事情不得不告诉你!”

  武魂殿的人自然不可能不认教皇的令牌,虽然对乐渊的身份依旧存疑,却不得不离开这里。天斗帝国的皇室政变到现在为止已经宣告失败,他们就算留在这里也只是坐以待毙而已。

  有乐渊的力量作为保证,在场众人没有一个能够阻止千仞雪的离开。

  “乐渊老师,您难道投靠了武魂殿吗?”

  唐三与武魂殿有不共戴天之仇,他实在是不愿意相信乐渊会成为自己的敌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绝对是最为糟糕的情况。

  “投靠?你这个词用得有些糟糕啊,唐三!”乐渊正想离开,听到这里不由停下了脚步,“这仅仅是合作而已,如果真要说的话武魂殿也没有资格让我投靠,如果你足够明智的话,唐三!便别搀和进这一次的浑水之中,老老实实修行,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而不是将他们推入火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