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9章 就是给你穿小鞋了

  懵了!

  这对于唐三或者是“雪清河”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事情,他们在这寝宫前打得热火朝天,不就是想要争夺雪夜大帝嘶吼天斗帝国的继承权吗?现在雪夜大帝一副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要死的模样,如此一来他们打得如此火|热又有什么用?

  而乐渊这边,跟着他出来的雪夜大帝则是在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之后什么话也没有说,仅仅是沉默不语就这么看着不远处站在武魂殿两位封号斗罗旁边的“雪清河”,脸上此刻竟然罕见地没有丝毫的愤怒,对于自己这位隐藏到现在,丝毫没有看出有弑父之象的儿子他有的竟然只是惋惜。

  “清河,难道皇位对于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甚至让你不惜背负弑父之名?”

  雪清河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下一任天斗皇帝根本没有丝毫的疑问,几乎已经内定是他,为什么自己的儿子还需要做到这一步,甚至要勾结武魂殿这个外人。

  雪夜大帝是说什么也想不到,他一想到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到倒计时之中,是否下一秒就会倒下还要看身边的乐渊的想法,便再也没有心思去责怪自己的儿子,这不是问罪仅仅是想要一个让他看清楚自己儿子真面目的回答。

  “哈哈哈……成王败寇,不外如是!你若身体安好,则这皇位想要传到我的手中少说也要再等十年,我如何能够再挥霍十年时间陪你这个不思进取的家伙!”

  “雪清河”的脸上没有雪夜大帝所希望看到的忏悔,有的仅仅像是陌生人一般的冷漠眼神,甚至那态度比起陌生人还要令人心寒,这几欲让雪夜大帝就此心死。

  雪夜他年少时作为天斗帝国的太子,失败!为此给天斗帝国的树立了一个将会一手破灭天斗帝国的大敌——乐渊。

  雪夜他成年后继任天斗皇帝之位后,依旧是失败!天斗帝国内忧外患,国力较之上一代雪峰大帝没有进步不说,皇室内部也出现了问题,他发现皇室内部被腐蚀,原本在十多年前还是商业组织的食为天竟然悄悄搭上了皇室的战车,将一部分皇室拉入了自己的阵营,甚至将天斗帝国的某些官员一并收拢。

  作为太子,作为皇帝,他雪夜是失败中的失败,根本没有如他早些年所想的那般大展宏图,将天斗帝国建设成为最强大的国度。

  眼高手低?好高骛远?还是他本就没有这个才华?

  就算雪夜大帝不想要承认这一点,却也无法否认他在作为一个父亲上更加失败。

  但是就算自己这个父亲再失败,他也想要为自己的血脉留下一线生机,而不是让他毁灭在乐渊的手中。

  雪夜大帝的喉咙蠕动着,咽下一口唾沫的他仿佛在将全部的力量集中,为他接下来所宣布的事情提供力量。

  “我……天斗帝国第43任皇帝,雪峰!在此宣布,从今天开始太子雪清河,不再具备皇位的继承权,从此以后贬为庶民!”

  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雪夜大帝仿佛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气,甚至连看一眼“雪清河”的力量都没有了,亦或者是他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看向自己的憎恶眼神?

  “两位供奉,杀了他!”雪清河突然对着身旁的封号斗罗出声,这命令来得突然,甚至让雪夜大帝毫无准备。

  他?是谁?

  不等雪夜大帝反应过来“雪清河”便已经加入到了向雪夜大帝攻击的序列之中,而另一边的唐三他们则是同时动手,一副拼死也要阻止他们行动的样子。

  但是这两伙人几乎是在踏出一步的同时,全都停了下来,一个个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法一般,再也动弹不得。

  弑神领域!

  哒!哒!哒!

  乐渊的脚步声在这一刻响起,那仿佛是踏在一群人的心脏上,让他们的心跳节奏也变得和乐渊的脚步声近乎一致,那种感觉几欲让人吐血,偏偏他们还无法反抗这一股力量。

  不过是几步路的功夫,乐渊便已经来到了“雪清河”的面前,就这么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搭在了对方的右脸上。

  在旁边不远处的唐三和小舞二人突然感到一阵恶寒,因为他们看到了乐渊的眼神,那可不像是在看什么陌生人的样子,眼神中有的是……溺爱?

  已经算是大人的唐三和小舞从马红俊遗迹戴沐白那里可是常常听到十八禁的话题,不知为何他们竟然想到了“腐”这个字眼。

  而被乐渊的手触摸到脸庞的“雪清河”自己也是有些不寒而栗,他实在有些搞不清楚乐渊究竟想要做什么,如此恐怖的实力她甚至感觉还在她的爷爷千道流之上,如此人物如果真要对她下杀手,那么她岂不是就要陨落在此?

  “抱歉!”

  蛤???

  几乎是所有人都下意识地以为自己听差了,乐渊是什么人物?在场的人几乎都可以将对方的生平倒背如流,那是足以在斗罗大陆小儿止啼的恐怖人物?如此人物,此刻竟然队则“雪清河”说了句抱歉,这难道不是他们发梦了吗?

  “你该回家了,你的母亲可是在等着你!”

  乐渊的下一句话落在各人的耳中却是听出了完全不同的意思。

  “雪清河”的母亲在等着他?

  众所周知的事情,雪清河的生母也就是属于雪夜大帝的皇后造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怎么可能还在等他?

  这句话如果解读的话,可以解读出多种意思。

  在唐三乃至于雪夜大帝的耳中,这意味着乐渊似乎想要让“雪清河”去见他的母亲,也就是去死?

  而在武魂殿的两位封号斗罗耳中,似乎在意的是乐渊似乎和雪夜大帝的皇后或许还有一段不了情?

  就算是“雪清河”自己也是脸色一变,被乐渊想杀她的念头吓得冷汗直冒,但是转念一想乐渊的眼神又不像是想要杀她,甚至将她的真实身份都已经认出来了。

  如此一来,乐渊口中“你的母亲”难道说的是她的亲生母亲比比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