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8章 讨债,才刚刚开始!

  天赋领域——七杀领域,开!

  七杀领域是剑斗罗尘心在达到魂圣形成武魂真身后这才觉醒的力量,这一招在一般情况下尘心是不会释放的,因为七杀领域并非什么好招式,用之不详。

  七杀领域释放之后,可以形成一个直径三十米的圆圈,或许范围并不大,但是其效果却相当的可怕。被领域笼罩的魂师攻击力削弱百分之就是,防御力削弱百分之七十,速度削弱百分之七十,一旦中招基本上就可以说废了。

  要说七杀领域唯一的缺点,那大概就是使用后对于剑斗罗尘心本人会造成潜藏的伤害,这种伤害几乎是无法修复的,会对尘心的本源造成损伤,让他在突破时难度增大。

  这被尘心寄予厚望的一招七杀领域,在使用之后却表现出了乏力,将整个寝宫笼罩的尘心竟然没有发现丝毫的异状。

  啪——

  尘心只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如此情况如何不让人觉得心惊?他根本连旁人接近都没有半点感觉到,如果对方不是拍肩膀,而是直接提刀劈上他的脖子,那么又该如何?

  尘心心底发寒的同时也是浑身一件向着身边刺了过去,第三魂技·平如流水!

  强大的剑气通过七杀剑释放出去将敌人逼出去二十米开外,魂力不足95级的魂师会被剑气震晕,实力相差越大那么被震晕的时间也就越长。

  尘心使出第三魂技而不是其他只为了能够将隐藏的敌人逼出来,但是当尘心将这一剑平如流水击出之后,感觉到的却是空无一物。

  击空了?

  “安静一会儿吧,别再白费力气了!”

  一道声音直接透过精神传入的尘心的脑海中,随后甚至不等尘心有所反应,一拳正面击中了尘心的胸口。

  疼?

  尘心感觉不到任何的知觉,因为这他重拳的那一刻他的神经反应速度已经被放慢了万倍不止。

  龙指环魔法·一眼万年!

  将自身加速的能力逆转使用在别人的身上,便能够令对方的神经反应速度被削减到近乎于停止。这时候双方就处在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下,如此一来尘心恐怕将会完全掌握不到乐渊的踪迹,因为乐渊的速度对于他来说将会是瞬移。

  搞定了尘心,乐渊来到了雪夜大帝的病床前,此时躺在病床上的雪夜大帝哪里有五年前的意气风发,四十多年前的少年意气,有的仅仅是日薄西山的暮气。

  “这种样子,还真是一点儿意思也没有……给我暂时起来吧!”

  对着床上的雪夜大帝凌空一点,雪夜大帝体内的慢性毒素便被乐渊完全压制住,乐渊的魂力不消失,那么他身上的毒素就等同于被解除了。

  “好了,还准备在床上躺多久?”

  在乐渊屏蔽了毒素反应的同时,他可是特地为雪夜大帝刺激了他的身体,让他处于一种回光返照的状态下,身体素质比起正常情况下还要更好,当然这样的效果就是在燃烧雪夜大帝的寿命,乐渊可从来都不是做慈善的人。

  “是你!”

  当雪夜大帝睁开眼看到乐渊的那一刻,第一句话便是带着莫名语气的两个字。

  乐渊的这张脸,恐怕是雪夜大帝一生也忘不了的,当初的他如果有“雪清河”这般笼络人心的能力,知道隐忍以及爱惜羽毛,那么恐怕当年也就不会和乐渊结仇,那么一切都将有所改变。

  “是啊,就是我!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吗?”

  乐渊就像是来到自己家一般,直接在床边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就这么看着虽然起身却依旧脸色苍白的雪夜大帝。

  “这一天?哈哈……这一天在我的梦中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尤其是在五年前你出现之后,更是频频成为我的梦魇,你最终还是来了……”

  雪夜大帝看了一眼中招的剑斗罗尘心,心那是立马沉到了谷底。他可是相当清楚尘心实力的人,既然连尘心都阻止不了乐渊,那么整个天斗帝国也就没有了保护他的可能性,因此雪夜大帝此刻反倒是潇洒了不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反正他刚刚也是半死不活了,现在顶多是去死而已,难道还能够变得更加糟糕吗?

  “是啊,你欠我的债,你是准备不还呢?还是准备主动偿还?”翻手之间,乐渊的右手上已经多了一枚灵果,其灵气飘入雪夜大帝的鼻子中,竟然让身体还很虚弱的雪夜大帝立马脸色红润了不少。这果子可是当初从兽神药园里搬走的,绝对是当世无可争议的绝世稀品。

  “不还你准备怎么样?还了,你又打算让我怎么还?”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雪夜大帝现在只觉得英雄迟暮,在乐渊的面前他连讲价的资格似乎都没有了。

  “如果你准备还的话,我放天斗皇室一马,但是从此以后那些皇室再无特权可言,而整个天斗帝国将会是我的地盘!由我来指定接下来的统治者!”当乐渊说到这里的时候,雪夜大帝已经红润起来的脸再度变得惨白,他甚至于连掩饰自己的愤怒都做不到了,一双眼睛怒视着乐渊。

  “而如果你不打算还的话,那么天斗皇室……人畜不留!我依旧会重新掌控天斗帝国,只不过稍稍花费一点功夫而已,那么你准备怎么选择了,雪!夜!大!帝!”

  这雪夜大帝四个字,放在如今的雪夜大帝耳中却是有些刺耳,他的这个大帝如今却是亡国之君。无论他是选择第一条还是第二条,这个选择都意味着天斗帝国将会在他的手中易主。

  “哈哈……给,我为什么不给?但是武魂殿的人就在外面,我愿意给你,你能够从他们的手上拿到天斗帝国的话,我把天斗帝国交给你,又有何妨?”

  说到这里,雪夜大帝已经彻底放手了。他同样清楚了自己的儿子“雪清河”已经丧心病狂到弑父的地步,甚至勾结了武魂殿,在武魂殿和乐渊之间雪夜大帝倒是不介意让他们两虎相斗,从而保住天斗皇室的有生力量,如此一来或许还有机会东山再起。

  而乐渊虽然读取了雪夜大帝的思想,却也没有那个恶趣味去将他最后的一点幻想在这里打破,直接一手对着雪夜大帝,将他从床上虚空拉了起来。

  两人从寝宫内瞬间移动来到了外边,就这么一点不差地落在了唐三和千仞雪之间。

  就在雪夜大帝出现的那一刹那,正在交战的双方几乎是同时罢手,毕竟重病在床的雪夜大帝出现这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突发情况,接下来又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