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5章 家庭伦理悬疑剧

  能够如此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教皇殿,并且在乐渊失神的状态下感知到乐渊的存在,整个斗罗大陆,或者说是武魂城之中只有一个女人能够做到!

  立于整个斗罗大陆无数人顶点,身份最为尊贵的一个女人,同样也是二三十年前甚至时至今日无数魂师眼中最梦寐以求的女人——教皇比比东。

  要说这个世上谁对比比东最为了解,不是那个已经死去的比比东老师千寻疾,也不是与比比东成仇的女儿千仞雪,而是阔别了数十年,仅在五年前有过一次对峙的乐渊。

  当初比比东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地方都被乐渊用魂力检查过,可以说比比东现如今能够成长到封号斗罗也有乐渊的一份功劳。而女人心海底针,谁最了解比比东的心思,恐怕当今世上也只有曾经和她同床共枕的乐渊最为了解。

  听到了比比东的声音,乐渊并没有掉过头去,而是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下一秒龙指环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镜世界,发动!

  乐渊他们所处的教皇殿从原本所在的世界被剥离了出来,他们现如今所在的是位于教皇殿同一位置的附属镜之次位面中,虽然镜世界的内的一切和外界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在这里你无论作协什么外界都无法察觉,声音传不到外面,而镜世界内的人自然也不会被外界的人看到。

  除非乐渊破坏镜世界内的物体,这才会将破坏传达到现实世界中的同一位置上。

  镜世界魔法,在如今的乐渊手上那是被发挥到了举重若轻的境界,根本没有让比比东意识到变化,便直接拉着对方从没有镜子的地方直接破空踏入了镜世界中。

  “好了,在这里没有人能够打搅我们的对话了!”乐渊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如果让人见到武魂殿的教皇对着一团空气说话那么绝对会惹来非议,又需要麻烦乐渊出手去消除记忆,“比比东……这些年,辛苦你了!”

  刚刚比比东开口后言语中带着的幽怨提醒着乐渊,他当初为比比东制造出来的虚假记忆已经被她给彻底清理了,现如今的比比东恢复了自己的真实记忆。

  “辛苦?是啊,我可真是幸苦呢,成为了千寻疾那个死人的妻子,顶着武魂殿教皇的名字,成为了另一个人活了三十多年!要不是你在五年前再现,让我在罗刹神的传承中找到了自己虚假记忆中的破绽,我还真不知道原来我就这样浑浑噩噩躲过了这么多年!”

  比比东说着说着,被无数人憧憬的女教皇竟然眼角落下了晶莹的泪珠。就算是比比东这么一个外刚内柔的女子,也终究敌不过心伤,在回忆到自己的酸楚时忍不住留下了泪水。

  乐渊当初给比比东制造的虚假记忆,等同于将原本被乐渊搅浑的历史再度回归到了正常之中。被乐渊杀死于星斗大森林的千寻疾在比比东的记忆之中,成为了那个曾经“玷污”过她的男人,与此同时还和千寻疾珠胎暗结,一切让比比东差点想要自杀。

  而这时候被乐渊重点修改记忆的另一个人阻止了比比东的自杀,那就是千道流!

  在千道流的记忆之中,比比东的肚子之中有的是他的孙儿,他自然不会让比比东就此自杀。

  千仞雪,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了!

  “那么,我们的孩子呢?是男孩还是女孩,虽然早在她还没有诞生的时候我便察觉到了她的不俗,但是他(她)的武魂总不可能真的是六翼天使吧?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和我的血脉融合之后,应该还达不到突变为天使的地步……”

  乐渊说着说着将话题转移到了他们当初的孩子身上,当初乐渊与武魂殿血拼的时候,正是比比东刚刚怀上的日子,如果一切顺利他们的孩子正是代替了原本剧情之中的千仞雪降生在这个世上。

  “是个女孩儿,叫做千仞雪,只是一直被千道流那个老杂毛抚养着,与我的母女情分反倒没有和那个老杂毛的感情深,这不都是你这个负心汉做的好事吗?”

  比比东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这些年一来竟然认贼作父,真的把自己当作是千寻疾的女儿,千道流的孙女,比比东便觉得真是想要给乐渊的脸来上几拳,好好出几口气。

  “小雪她的武魂很奇怪,表现出来的竟然真的和六翼天使相差不大,只是我检查过之后有种感觉,似乎那武魂和你有着非常深的因缘,似乎和斗罗大陆上所有的武魂都不相同……这一次你回来又想要做什么?和我一家团圆,还是想要从我的手上夺走女儿以及武魂殿?夺走我的一切?”

  比比东说着脸上突然煞气陡增,她的心智突然被罗刹神的力量影响,看起来一谈到有关于武魂殿和女儿的事情,原本还很平静的比比东便已经无法自控。

  几十年过去了,比比东已经不再是那个当初跟着乐渊浪迹天涯,被乐渊保护在身后的小姑娘。她在教皇的位置上待了几十年,经营了几十年,可以说武魂殿和女儿便是她的另一半生命,乐渊如果想要从她身上夺走的话,她绝对不会原谅乐渊的。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做善变!”

  乐渊的声音出现在了比比的耳畔,同一时刻已经是97级超级斗罗的比比东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将乐渊看丢了,不知道如何发生的,乐渊便这么凭空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当比比东再度感知到乐渊的存在时,她便发现乐渊的一只手已经搭在了她的腰间,而另一只手更是直接从她的衣领处神到了女款教皇服内,直接毫不留情地将比比东那从未被其他人触碰过的玉兔大手把|玩起来。

  “你——”

  不等比比东有所反抗,乐渊便用自己的行动让她知道了什么叫做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女人不乖,那么就好好调教她,在这镜世界内,一场激情大战发生在了一对久别重逢的男女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