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4章 武魂殿,最终战役

  就在武魂殿的捕猎行动开始的时候,乐渊带着朱竹清和奥斯卡已经回到了斗罗大陆。只不过三人在回到斗罗大陆的同一天分开行动,奥斯卡因为关心刚刚被灭宗的七宝琉璃宗的宁荣荣,就此离去前往了天斗城,而朱竹清则被乐渊托付重任前往了星斗大森林。

  而乐渊则是孤身上路,一路向着天斗与星罗交界处进发。

  而就在上岸后的第三天,乐渊便已经第三次踏入了武魂城的内部。

  和五年前匆匆来访时的模样不同,现如今的武魂城虽然并没有举办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这样的赛事,却比当初的时候更加热闹。似乎因为上三宗成为了历史,整个武魂城聚集了来自于天南地北的宗门,希望在武魂殿的领导之下重新选取新的上三宗。

  当初第一次进入武魂城,也就是乐渊参加比赛的那一年,武魂城带给乐渊的感觉是先进。相对于斗罗大陆的其他地方,就算是天斗城这样的大帝国皇城也比比上当时的武魂城,武魂城的氛围以及当时的制度可以说代表了斗罗大陆的先进性。

  但是当乐渊第二次进入武魂城的时候,虽然乐渊的根本目的并不是浏览武魂城,最终在武魂城待了不到三个小时,甚至于当时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在比赛场附近,可是依旧让他留下来一个不断不小的印象——匆忙。

  而这第三次踏入武魂城,乐渊的印象又与前两次完全不同。

  武魂城,其实和斗罗大陆上的其他城市没什么两样,相较于已经完成基本现代化,将魂导器运用于大陆推进器的创元大陆,武魂城这个已经将政权与神权相统一的城市依旧在发展的速度上慢得连创元大陆的尾巴都看不到,甩了不止一条街的差距。

  斗罗大陆的发展如果没有外力的介入已经近乎于停止,这是一种病态的现象。

  曾经恢宏发展的魂导器到现如今已经近乎没有人了解其制造的流传,这是一种退步。

  而就算是斗罗大陆引以为豪的武魂修炼,在乐渊引入的魂厨替下能够得到的发展也极为有限,虽然从低修为冲入魂圣的机会放大了不少,甚至进入封号斗罗的人的几率也大了不少,可是从封号斗罗踏足神域的人依旧是只能够傻傻地等待神位传承。

  就在乐渊思考之际,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武魂城最为重要的建筑前。

  “哈——没想到五年不见这里又变得和从前一样,和新的没什么两样嘛!教皇殿,这地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待的地方!”乐渊停在了教皇殿前,并没有立马进入其中,而是停步驻足观察了起来,“被我毁了两次,说实在的我自己都没有认真看过这个教皇殿,建造这种宫殿如果不是在武魂城这个宗教之城的,恐怕造就已经打上劳民伤财的刻印了,哪里会这么容易建造起来……”

  教皇殿的瑰丽远超想象,比起天斗皇城或是星罗皇城更加称得上是斗罗大陆第一建筑。

  这教皇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靠近的地方,本来就外松内严的武魂城想要潜入其中就不容易,而这作为武魂城以及武魂殿象征的建筑就更加不容一般人靠近。

  在教皇殿附近有超过二十处卡哨,十二处是明哨,八处暗哨,防御圈就算是封号斗罗想要进入其中都不见得能够做到。

  但是这样的防御圈却让乐渊不躲不闪地站了超过三十分钟,还没有哪怕一个人前来赶乐渊走,这绝不是武魂城的守卫全都是瞎子,仅仅是因为乐渊使了一个小手段,通过魂力的频率变化制造出了一片犹如隐形衣的屏障,任何看向乐渊方向的人都只能够看到空无一物的画面,除非是超级斗罗(95级)以上的人才能够在靠近乐渊的情况下通过魂力的细微变化察觉到不妥之处。

  先不说武魂殿究竟有没有奢侈到用超级斗罗来守门,就说真有超级斗罗守在教皇殿,在不接近乐渊五米范围内的情况下,他也别想感受到乐渊的存在,真正想要破除隐身只有真正的极限斗罗亲自出手才行。

  而极限斗罗,整个斗罗大陆也不过三人而已,算上与极限斗罗实力相若的凶兽,算起来不过两手之数。

  大大方方地走进武魂城乃至于武魂殿最为神圣的地方,乐渊在教皇殿内感受到的只有空旷二字。

  这教皇殿可不是教皇的常驻场所,只有在教皇与主教商议事情或是面见贵宾的时候才会在这里现身,比比东作为教皇可是同样需要修炼的,她不可能把一天的绝大多数时间守在这么一个空荡荡的大殿之中。

  “教皇吗?这真的不是囚徒?”

  看着偌大的一个教皇殿内没有一丝人气,乐渊罕见地叹了一口气,心中产生了一丝后悔,或许把比比东留在武魂殿当教皇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如果当初选择带走比比东又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呢?

  乐渊无法想象,毕竟当初的他陷入假死,让比比东一人最有可能的便是隐姓埋名甚至是东躲西藏的日子。而五年前不带走比比东,则更是因为对方已经成为了武魂殿的教皇,那时候再带她走已经显得晚了。

  当乐渊坐在了教皇的王座上,居高临下俯视着空荡荡地教皇殿时,心中没有丝毫的喜意。这种在位于顶点的孤寂感,纵然是乐渊这个刚刚坐在王座上的人也能够感受得到。

  乐渊的英灵王座虽然看起来和教皇的王座相同,但是并不是困守与一个教皇殿内。而是能够通过英灵王座见证小世界内的每一分土地,接触到亿万小世界民众的念想,汲取他们的信念知晓他们的诉求。

  “坐在王座上的感觉如何,是不是觉得很威风呢?”

  一个女子的声音传入到了乐渊的耳中,而这个声音是乐渊熟悉而陌生的,武魂殿教皇比比东,圣女比比东,亦或者是他乐渊曾经的女人比比东,这一刻乐渊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