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5章 有我无敌!

  庞大的精神力笼罩全场,实力没有超过魂帝(70级)的魂师全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就算是实力在此之上魂圣、魂斗罗同样感受到了来自于精神层面的压迫,这样的压迫或许不会造成伤害,可是却令他们的武魂乃至于魂力的运转出现滞缓的情况,实力的发挥最起码降低了三到五成,不是领域却胜似领域。

  乐渊!

  当乐渊将这个名字通过精神力印入每一个人的脑海时,每一个听到这个名字的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年轻一辈除了感受到来自于乐渊的精神压迫之外,脑海中是一片空白,全都在回想着这乐渊究竟是谁,为何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可是凡是年纪在40岁以上实力达到六环魂帝的人均是脸色立马变得苍白无比,接触的层面不同了,才能够知晓得越多常人所不知道的情况。

  武魂殿强大吗?

  现如今的武魂殿威势甚至在天斗帝国和星罗帝国之上,史莱克学院以及其他参加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学院大赛的队伍在前往武魂城的时候被埋伏便是出自于武魂殿之手,若非唐三他们福大命大有封号斗罗赶来,恐怕这些各个帝国的骄傲就要被人一锅端了,如此胆大妄为的举动不还是没有人能够制裁武魂殿吗?

  这便是如今武魂殿的实力,就算是明知道是他们做的却也无人能够制裁他们,他们便是斗罗大陆上最强大的势力。

  可是武魂殿这个强大的势力在三十多年前却是被一个人扫了面子,还偏偏一直找不回来,而这个人的名字便是乐渊。纵然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乐渊的名字依旧在老一辈的人脑海中挥之不去,这是他们一辈子也无法抹掉的阴影。

  “竟然……又出现了!为什么,你……还不去死!”

  坐在教皇比比东一边上的天斗帝国的皇帝雪夜看着出现在场中央,面貌和几十年前没有丝毫改变的乐渊,心中所想的内容只有一个——恨!

  天斗帝国在雪夜继承了皇位之后并没有如他所预料的那般蒸蒸日上,相反乐渊踩着当初的太子雪夜上位的经历纵然被雪夜遮掩,可是也免不了雪夜的威望在天斗帝国内大大降低,使得这些年雪夜大帝在天斗帝国内的统治没有预期中的稳固,遭遇的烦心事可是一点儿也不少。

  希望乐渊死的人不止雪夜大帝一个,和乐渊身处一个时代的人均忘不了面对乐渊时的那种无奈以及绝望,面对乐渊的力量同一时代的人根本无一合之敌,就算是过去了这么久。那些当年妄图和乐渊一较高下的人已经成为了父辈,可是想起当初乐渊在同一个舞台上硬撼千道流这么一个老古董,所有人均觉得汗颜。

  又要来了吗?

  同样的舞台,同样的人!

  几乎所有见过当年那一幕的人,脑海中再度浮现出当年乐渊在破坏了教皇殿之后飘然离去的画面。

  谁能给阻止现在的乐渊?谁能?!

  乐渊从站到擂台上之后,全场足足寂静了超过10秒钟,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望着场上正中央的乐渊,似乎不敢相信当年的那个传说再度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老师!”

  史莱克学院战队中的朱竹清对着乐渊的背影喊了一声,而这一声让武魂殿的一群主教心凉了一截。

  老师?乐渊这个杀神还能够和史莱克学院扯上关系?

  “唐三!”

  乐渊没有回头,站在了史莱克学院和武魂殿的人中间背对着唐三。

  “是!”唐三修炼有紫极魔瞳,本身的精神较之精神系魂师丝毫不差,自然也感受到了乐渊身上那浩瀚到犹如汪洋大喊一般不知深浅的精神,在自己的名字被喊到的时候下意识的应答道。

  “记住了,今天我保你还有那边的小兔子一次,这不是恩情仅仅是一次交易!你……欠我两个恩情!”

  乐渊这话显得生分,可是在他心中也没有抱唐三大|腿的想法,他只需要唐三欠他一个人情即可,至于未来他和唐三的成就孰高孰低还犹未可知。

  “好!”

  唐三也是直接了断,有了乐渊这句话他也注意到了武魂殿的两个封号斗罗看向小舞的眼神不对劲,自然也就明白了这个交易他并不亏。

  “现在,他们两个我保下了,武魂殿是退还是死!”

  一个死字令原本处于无数魂师巅|峰的封号斗罗听了都是心底泛起寒意,无论是菊斗罗还是鬼斗罗此刻都是骑虎难下。虽然记忆受到了修改,可是那心底的恐惧却没有丝毫的改变,面对乐渊他们两个真的已经被吓破了胆子。

  两人作为武魂殿的供奉均是看向了作为教皇的比比东,希望她拿下主意。

  “阁下,真的要与我武魂殿为敌?须知这里是我武魂殿的地盘,武魂殿魂师何在?”

  比比东的声音响起,下一秒超过千名魂师的魂力涌起,响应着比比东的话语。

  “遵教皇谕令!”

  千名武魂殿的魂师,比之一些大宗们的实力也是丝毫不差,而这仅仅是武魂殿势力的一部分而已。只要是个正常人,在面对这样的力量时都会三思而后行,可是乐渊是个正常人吗?

  “罗刹,实乃饿鬼,虽为恶却非邪,把握住自己的本心将罗刹的力量融入修罗之心内,以修罗之心行罗刹之力,方能够成就至高!”

  仅仅是一眼的功夫,乐渊便已经看透了比比东的力量实质。数十年的功夫,比比东的容颜不改,风采依旧,而她的力量已经步入超级斗罗的行列,距离极限斗罗也是不远了。而更关键的是她,已经成功触发了罗刹神的传承,只不过现在稍稍有些走偏了,性情难免会受到罗刹神的影响。

  而乐渊的这一句话便是在体型比比东如何将罗刹神的力量继承而不被罗刹神影响。修罗之心无善恶之念,无正邪之分,以超脱善恶正邪的修罗之心去驾驭罗刹神的力量,才不至于被罗刹神的力量影响。

  而比比东听到这话也是心下一惊,没想到自己隐藏的底牌竟然被乐渊一眼看穿,甚至连问题以及解决之法都说了出来。同时对乐渊望向自己的眼神熟悉却又想不出缘由,只觉得心疼以及亲切。

  现在可不是认亲的好时候,乐渊的目光望向了长老殿方向,利用精神力呼唤道:“既然我已经现身,老杂毛你还想要隐藏到什么时候?一起出来吧,当年没有做完的事情我一并做完!今日之后,斗罗大陆最强者之名当易主!”

  乐渊的话刚刚说完,全场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