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4章 我,回来了!

  恐怖!大恐怖!

  史莱克学院这边的休息间中的人这才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无声的恐怖”,周围方圆三丈内再也没有其他声音,决赛会场的喝彩声,场上唐三他们的战斗爆响声全都在一瞬间消失了。

  而伴随着声音的消失,是在一群人眼中近乎于恐怖的母暴龙柳二龙的动作停下,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柳二龙的动作停下并非出自于她的本意,而更关键的是如果动手阻止柳二龙的是封号斗罗的魂力那么也就算了,可是在场却无一人察觉到魂力的波动,换句话说连柳二龙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究竟是怎么中招的。

  见到所有人都“被冷静”了下来,大师也是第一时间上前劝架,他可是很明白乐渊究竟有多狠,当初二十岁还不到的时候便当着无数人的面在武魂城毁掉了武魂殿教皇的象征——教皇殿,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以武魂殿大陆第一势力的实力,就算是封号斗罗恐怕也难逃追杀,可是乐渊却这么多年依旧平安无事,这种本事天下间有几个人能够拥有的?

  别说柳二龙她仅仅是蓝电霸王龙的一个分支人物,根本算不上嫡系。就算柳二龙是真正的蓝电霸王宗嫡系,甚至是宗主,大师相信按照乐渊曾经的行事风格要是真的成为敌人,他绝对不会然柳二龙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而乐渊也没有真的对柳二龙下杀手,仅仅是将其禁锢了一下,随后用那强大的精神力让柳二龙明白了谁才是井底之蛙,让她以后眼睛放亮一点。在柳二龙的湖北都快要湿透的情况下,乐渊放开了精神力的束缚自顾自地走到了休息区内最接近比赛场的一边。

  “教皇……比比东吗?”

  乐渊看的不仅仅是赛场上正在拼杀的唐三等人,虽然作为难得一见的天才人物,史莱克奇怪和武魂殿的黄金一代的交战激烈程度丝毫不亚于高级别魂师,可是对于乐渊来说依旧显得不够看,相反比比东却更加令他觉得在意。

  而事实上当乐渊看向那个坐在王座上,成为整个会场焦点的女人时,心中也闪过一丝悸动,那是就算记忆消失依旧会存在的熟悉感。

  不够,远远不够!

  在见到比比东那张绝美地不死凡人的面孔之后,乐渊中缺失的记忆点虽然有恢复的节奏,可是却始终犹如雾里看花终隔一层,还差了一点点!

  就是那一点点,使得乐渊的记忆始终无法完全恢复,而现在乐渊最想要做的便是捅破那一层最后的阻隔。

  砰砰砰——

  擂台上的双方随着激战的进行,双方的队员一个个因为力竭被打飞出了擂台,最后整个擂台上便只剩下了唐三与武魂殿明面上的年轻一代第一人邪月。

  唐三的魂力仅有48级,而邪月的魂力却足足56级,双方的修为差了整整一环。

  不仅仅是唐三个人的修为差了武魂殿,就算是整个史莱克战队的平均修为也比武魂殿战队差了一环有余。

  虽然三十多年过去了,魂厨遍及斗罗大陆各地,可是真正能够得到魂厨精髓的却很少。而毫无疑问武魂殿便是其中得到好处最多的人,这一届的武魂殿战队实力丝毫不比乐渊那一届的人修为差,足足四人修为在五环魂王,而史莱克战队这便却只有一个朱竹清勉强达到魂王级别。

  而当进入最后的正面碰撞之时,唐三直接将亢奋粉红肠吞入腹中,犹如兴奋剂一般的粉红肠将唐三自身风负面状态除去,并且全属性增强10%。

  而另一边的邪月也是净息凝神,直接动用了他经过无数次修改并由封号斗罗完善的一招自创魂技——圆月。

  作为自创魂技,邪月甚至用这一招击败了魂力足足达到68级的老师,也正是拜这个魂技所赐,他才会被推选出来作为武魂殿明面上的年轻一代第一人

  伴随着手中的月刃一刀挥出,圆形到了最圆满地步的一道弧线斩击挥出,骤然一看上去任何人都会对这个没有任何破绽的兴创赶到头疼,无迹可寻的同时仿佛没一点都是其最强的地方,想要弱点击破根本不可能。

  那看上去的白色圆盘,实则是邪月带动了自己武魂的两柄月刃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旋转所致,高速旋转下的这一击能够将任何试图靠近的物体一分为二。

  唐三陷入了危机,在魂力不及邪月,魂技不及邪月的情况下,外人根本不觉得他有任何能够翻盘的地方。

  而主角总是要创造奇迹的,牺牲了外附魂骨八蛛矛的全部八根蛛矛,唐三以近乎于半残的状态在圆月这一招下幸存了下来,而又是一招蝠翼轮回手法将八蛛矛带毒的碎片射出,连封号斗罗都抵挡不了的奇毒顿时让武魂殿战队全部昏迷。

  逆转的胜利,就算武魂殿再怎么不想承认,也无法否定这在万众瞩目下由唐三创造的奇迹。

  只不过武魂殿固然“大方”的将三块魂骨交给了史莱克学院,却也识破了小舞十万年魂兽的身份,属于武魂殿的封号斗罗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史莱克学院的众人包围。

  就在比比东想要挥手让鬼斗罗和菊斗罗动手之际,原本已经无人的擂台上再次出现了一道黑影。

  乐渊,在比赛结束的那一刻,不知道是因为武魂殿的动作,还是那决赛结束的画面刺激到了他,他记忆缺失的最后一块的线索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当初乐渊燃烧了全身魂骨唯独缺了头骨,这才使得最后的第九考功亏一篑仅仅完成了一半,不但没有真正成神,更是连自己的记忆都缺失了。

  而想要重新拿回记忆,并且重走封神路,唯一的选择那就是继续做完二十多年前他没有做过的事情。

  站在擂台上的乐渊将自己身上的黑袍一把扯下,随后以强大的精神力在瞬间笼罩这数万人的场地中。

  “我,乐渊,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