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9章 傲?别人有这个资格,唯独你没有!

  宁荣荣,出生于七宝琉璃宗的大小姐,作为七宝琉璃宗近百年来天赋最高的子弟,先天魂力觉醒已经达到了9级,这放在辅助系魂师的先天魂力之中已经是上上乘的资质,除了奥斯卡这个不走寻常路的先天满魂力食物系魂师之外,恐怕就要数宁荣荣的天资最高。

  而正是因为这种得天独厚的天赋,使得宁荣荣在七宝琉璃宗那就是无人敢招惹的小魔女,不但父亲宗主宁风致很疼她,连七宝琉璃宗的两大供奉剑斗罗尘心以及骨斗罗古榕都对她颇为疼爱,如此一来那就更加造就了宁荣荣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甚至于在她看来自己入学史莱克学院恐怕作为院长的弗莱德还要烧高香,怎么能够这么吼她?

  委屈?愤怒?

  对于宁荣荣这个依旧是公主心的女孩儿来说,直到现在她依旧没有察觉到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她的身份固然很是尊贵,但是规矩不拘泥于身份,就算是武魂殿教皇,只要她是以求学者的身份来到史莱克学院,也必须遵守史莱克学院的规矩!

  对于弗莱德相当愤怒的宁荣荣此时却是笑了,笑得犹如春风一般,在其人畜无害的笑容之中有的是常人永远无法明白的骄傲。

  “弗莱德,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魂圣而已!”

  这话一出那绝对是火上浇油的事情,也令唐三他们笑容尽失,谁也没有想到看上去一个挺温柔的小姑娘,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听到高宁荣荣的话,弗莱德这个静静计较的死要钱却也没有生气,相反脸上显得无比的平静,微微一笑道:“没错,在你这位七宝琉璃宗的大小姐的眼中,我的确只是一个小小魂圣,比起七宝琉璃宗的两位封号斗罗那是自有不如,但是!现在的你,还和我差太远太远,纵然你天赋绝伦,终究只是一个大魂师而已!你看不上我这里,而我也自认教不了你这样蛮横的大小姐,还请你收拾行李离开,史莱克学院不欢迎你这样不守规矩的学生!”

  开学第一天,唐三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便上演了一场退学大戏,而且竟然会是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只不过只是学生的他们现在可插不上话,只能够看着事态的发展。

  而另一边的宁荣荣也被弗兰德的态度给气到了,作为七宝琉璃宗小公主的她哪里会有人这样说她?

  “赶我走?你说你要赶我走?”说到这里的时候宁荣荣冷笑一声,声音中尽是不屑,“没那么容易,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这样离开!弗莱德,我劝你少管我的事情,否则的话,后果可不是你一个小小魂圣能够承担得起的!”

  “院长,还是让我和这位宁荣荣大小姐讲一讲道理吧!你知道的,我啊……最喜欢让那些熊孩子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了!”

  看了这么久宁荣荣暴露她那大小姐的本性,乐渊也不准备继续作壁上观了,宁荣荣的无知很大程度上也代表了斗罗大陆上各大宗门宗门弟子的无知,或许对于那些宗门弟子来说宗门第一,他们第二,天下有什么能够为难他们的事情?可是实际上只有真的到斗罗大陆闯荡一番,才会知道自己的渺小。

  “宁荣荣是吗?你的态度还真是让人受不了,骄傲自大、目无师长、娇蛮无礼这些你到是全占了,只不过在史莱克学院的学生之中,你是最没有资本骄傲的,你可知道?”

  “你说什么?”

  宁荣荣被乐渊这句话气得那是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她可是一直对自己颇为自信,被父亲喻为七宝琉璃宗最出色的子弟,这个光环伴随着她入学。

  “难道不是吗?别的不说就拿和你同岁的人来说,唐三的战斗力你也看到了,那种已经成为系统的战斗方式甚至可以开宗立派了,如此任务将来未尝不能够成为上三宗创始人那般的任务,这种才情你能够想象?”

  乐渊的这第一个例子刚一开口,宁荣荣的脸色便惨白了一分,咬着下嘴唇的同时双拳紧紧握住。唐三的战斗力她最是清楚,昨天的考验中唐三可谓是发挥得淋漓尽致,也正是因为看得清楚她才更明白乐渊所说的那是丝毫不错,唐三未来的确能够成为开宗立派的祖师级人物。

  “如果说唐三是个例,朱竹清和小舞她们两个女孩子的修为又何尝比拟低了?而且论资源在他们武魂觉醒之后,恐怕还没有你这位七宝琉璃宗的一半多吧,纵然是这样他们的修为速度依旧比你强!”

  进入史莱克学院的只有三个女生,就算乐渊不说,宁荣荣也在暗自和其他两人竞争着,修为、容貌等等全都是对比的范畴,可是宁荣荣却发现自己在这些方面一个都不占优势。修为那是不用说了,就算是修为偏低的小舞都比她的魂力高上1级,而且根据她打听的消息小舞还是出生于平民阶级,根本没有资本用魂料理和药浴之类的东西加速修为增长。

  “好,我们不说朱竹清和小舞两个,马红俊你也清楚。变异武魂邪火凤凰,虽然修为只有28级和你一样,但是人家那是为了解决武魂缺陷而分散了精力,可是他却是最顶级的兽武魂,但论武魂就算是你的七宝琉璃塔也比不上他,你有何骄傲的资格?”

  被接连比较,宁荣荣只觉得无比的不甘心,在七宝琉璃宗的时候她是众人的焦点,七宝琉璃宗的骄傲,但是在来到史莱克学院之后却一次次被压下去,这如何能够使得宁荣荣甘心?

  不甘心的宁荣荣,最后将矛头直指奥斯卡,原本对宁荣荣还有觊觎的奥斯卡听到自己心目中女神的一句话之后,心都快要碎了。

  “还有奥斯卡呢,我怎么也比他强吧?他也是辅助系的魂师,而且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食物系魂师,论增幅我的七宝玲珑塔比他更强,这样总没错吧?”

  听到宁荣荣将矛头指向奥斯卡,乐渊却是笑了,笑得让宁荣荣觉得心颤,那看向她的眼神之中只有蔑视,那目光令宁荣荣觉得愤怒以及危险。

  “你这么认为?那你还真是大错特错了!”乐渊不知不觉已经站到了奥斯卡的身后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将奥斯卡向前一推展示在宁荣荣眼前,“要论天赋奥斯卡或许不及唐三那么妖孽能够越级战斗,可是真要说的还在其他人之上,他可是大陆上唯一的一个食物系先天满魂力,未来成就封号斗罗也不是不可能,仅仅是这一点便完爆你们七宝琉璃宗!”

  “食物系?先天满魂力?”重复着这两个词,宁荣荣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大喊了一声,“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你们七宝琉璃宗占据着大陆第一辅助武魂的地位太久了,可是只要是有些传承的人都知道你们七宝琉璃宗的敌意辅助武魂根本名不副实!七宝,七宝……七宝玲珑塔终其一生也无法突破七环的限制!这便是你引以为豪的天赋?一个最多修炼到79级魂圣便再也没有寸进的魂师?”

  被乐渊点破了七宝琉璃宗的隐秘,唐三他们几个惊讶的同时,宁荣荣那张小脸却是惨白的和一个死人差不多,后退一步的她再也没有一丁点的骄傲,甚至有的只是恐惧而已。

  终其一生难以突破七环,这便是七宝琉璃宗世代的诅咒,虽然她的父亲宁风致说她有这个天赋打破诅咒,可是宁荣荣自己也是全无一点线索。

  “好了,那么现在宁荣荣大小姐!你是准备遵守规矩,还是收拾包袱走人?”乐渊说着走到一旁的桌上,将是何种的一碗带着莫名气息的清汤端了出来,随后一指那碗清汤道,“喝了这碗恒河水,我当你愿意留下来,未来或许有你一线机缘突破七宝琉璃宗的诅咒,而如果你愿意走,我绝不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