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8章 我爸爸都没有吼过我!!

  现如今的斗罗大陆那真是要啥没啥,娱乐活动几乎没有,除了把妹就是吃喝,精神方面的放松几乎少得可怜。

  而史莱克学院落座于偏僻的村庄中,在这小村子里面更是没有大城市的繁华,比起城市更加的无聊,在这种环境下乐渊平日里还真没有多少放松的活动。

  而伴随着唐三他们这一批人入学,整个史莱克学院可是热闹得多了,虽然依旧避免不了老师比学生还多的事实,可是却比往年有趣的太多太多了。

  伴随着唐三他们跑圈去了,乐渊却是直接拉出一张桌子,随后从自己的小厨房中端出了几叠小菜,虽然并未喝酒可是就着小菜喝茶聊天却也是一个不错的感觉,

  坐在乐渊对面的赵无极可是管不住自己嘴的人,虽然实力比之院长弗莱德稍逊一筹,可是平日里却在嘴上丝毫不落下风,时不时地损弗莱德几句。

  “我说你觉得小怪物们这一次能够完成我们布置的任务吗?30圈那颗真不是一般人能够跑得下来的,或许一开始的10圈乃至于20圈凭借他们的体力以及魂力能够坚持下来,可是太阳升起来,烈日当空那感觉,啧啧……真不知道弗莱德怎么想出这种考验来的……”

  赵无极一副心疼唐三他们这些学生的样子,可是乐渊却不会真的认为赵无极会这么大发善心,这些年来论对学生的操练,他这个曾经的不动明王可以说是最狠的一个,现在这个家伙在说起唐三他们的时候嘴角还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这会是一个老师该有的表现?

  “放心好了,要不了他们的命!况且你也别装好人,这个考验可不是院长一个人拍板决定的,昨天我们一起商量今天的教学任务的时候不是你喊得最响亮吗?而且昨天的唐三他的实力已经有目共睹,而朱竹清作为我的学生,我也是相当清楚她的根底,真要说这一群人里面谁会坚持不下来,我反倒觉得那个来自七宝琉璃宗的大小姐会失败……”

  乐渊会得出如此结论一来是因为从脑海中“原定剧情”中对于宁荣荣的描述得出,二来则是因为对于辅助系魂师来说20圈还真不是人人都能完成的一道天堑。虽然这20圈不仅仅宁荣荣去跑,还有一个奥斯卡做伴,可是奥斯卡可是同样作为乐渊弟子的存在,虽然奥斯卡继承的是厨艺,但是平日里乐渊对他的照顾那也不小,现在修为虽然还没有攀上三环,可是身体素质可不是一般的高,完全不能够当作是食物系魂师来看待,跑这20圈对于奥斯卡来说辛苦是辛苦却绝对算不上难关。

  乐渊和赵无极二人可以这么悠闲自在地等待着唐三他们回归,而作为院长的弗莱德那可就真的是劳心劳力了。不但在刚刚扮演黑脸,现在更是直接武魂附体利用自己的飞行系武魂在空中监视着一群小怪物们的跑圈完成度。

  一马当先的既不是唐三也不是敏攻系的朱竹清,相反本来实力最为雄厚的戴沐白却像是疯了一般很快领先了所有人一圈,而当他再度追上了朱竹清之后,他便像是发情的雄狮一般对着朱竹清显摆道:“怎么样,要不要比试以下,看谁先完成这三十圈,赌赢的话,我请你共进晚餐怎么样?”

  戴沐白可是在见到朱竹清之后便一见钟情,纵然还没有知道朱竹清就是那个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未婚妻,可是依旧让他有种不可自拔的感觉。进入史莱克学院的这几年,戴沐白纵然只是一个14岁的少年人却依旧成为了花丛老手,纵然如此当他站到朱竹清面前的时候还是变得有些不知所措了,连他惯用的手段都不知道使用。

  只不过戴沐白的献殷勤在朱竹清眼中可是丝毫没用,甚至他这种想要引起自己关注的做法,最终只得到朱竹清的两个字回应:“幼稚!”

  抛下这么一句话之后,朱竹清什么也没说脚下踩着幽冥步径直跑圈去了,似乎不屑再和戴沐白多说下去。

  而看着这一幕的唐三,也只能够无奈地笑笑,男女之间的事情不能够勉强,他纵然看得出戴沐白这一次是认真的,可是女方不愿意难道还能够强抢不成,他拍了拍戴沐白的肩膀道:“戴老大,感情这东西要慢慢来的,加油吧!”

  戴沐白也明白感情这东西强求不得,况且朱竹清的表现和一般女子截然不同,根本无法用他从前的泡妞手段去吸引注意。

  伴随着太阳西斜快要落山,这唐三一行人中最后一组人终于到了。

  “哟……这不是宁荣荣大小姐吗?还真是及时啊,正好赶着晚饭了,不知道今天的跑圈可跑得尽兴?”

  面对乐渊的调|戏宁荣荣却是丝毫不示弱,根本不像是大宗们的大小姐,反倒像是洪兴十三妹一般瞪了乐渊一眼道:“哼!我是辅助系魂师,跑得慢一点怎么了?况且你看小奥不也才到吗?”

  “才到,是吗?奥斯卡,我问你!你们完成20圈了吗?”

  弗莱德阴沉着脸望着奥斯卡,他可是从头跟到尾,自然清楚得很埃斯卡和宁荣荣这一组人的完全情况。

  面对院长,奥斯卡虽然心有余悸却依然点头道:“我完成了!”

  “嗯?我问的是你们完成了吗?回答我!”

  “完、完成了!”

  奥斯卡脸色一变,转过头看了一眼宁荣荣,而宁荣荣则是瞪着他,眼珠子之中满是无辜的神色,奥斯卡转回头随后如此回答道。

  只不过他的回答很明显让弗莱德的脸色变得更加可怕了,弗莱德怒极反笑道:“好,真是好啊!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讲究团结友爱的精神,人家小姑娘刚刚进入学院,你就送上门挡抢,果然是个胆大的家伙!既然你这义气,你给我再去跑20圈,不跑完别想吃晚饭!”

  奥斯卡很清楚院长弗莱德的性格,他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一咬牙转过身继续跑圈去了。

  而另一边乐渊则是队对着奥斯卡一招手,让他走到自己的身边,随后直接塞了一颗药丸一般的东西到他的嘴中。

  “小奥说谎固然不对,但是罪魁祸首却是为了包庇你,宁荣荣!你不但没有完成早上的课程,甚至心安理得地让奥斯卡违逆挡抢,你难道不觉得羞愧吗?”

  “这是他自愿的,况且路那么长,太累了,我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跑得下来?”

  直到现在宁荣荣依旧在为自己没有完成任务的行为找借口,只不过弗莱德却是一下子揭穿了她的谎言。

  “所以你去了索托城大吃一顿,还在商业街转了转,这才找到奥斯卡一起回来,对吗?”

  宁荣荣瞪大了她那一双漂亮得会说话的眼睛,脸上还有着愤怒:“你监视我?”

  宁荣荣的语气竟然带着质问,她一个学生在没有完成任务的情况下质问了校长?

  弗莱德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板着脸道:“身为院长,我要对学院的每一名学院负责,奥斯卡的行为如果说还情有可原的话,你的错误那就是罪无可恕!不听从学院的安排,擅自离开学院,放弃任务,让别人替你说话,任何一条都是军队之中决不允许犯下的,如果是在战场上,你早已经死了无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