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6章 痛并快乐的学院生活

  唐三他们四个联手想要拿到乐渊身上的卡片,不是乐渊小瞧他们!这对于唐三他们四小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比起他们单挑赵无极的难度还要大上十倍!

  从沉睡中苏醒,以丧失自身记忆为代价的破而后立岂是那么简单的?

  从醒来的那一刻,乐渊的身体便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单以肉|体强度而言硬抗7环魂圣以下的一般魂师没有一点儿的问题,随后每年还在不断自我优化之中,这些年下来就算乐渊的记忆和力量没有恢复,仅凭现在的一副身体没有两个以上的超级斗罗都不见得能够拿得下他!

  除了手段单一没有魂力之外,乐渊的身体爆发力可怕的连他自己都难以确定极限在哪里,毕竟这个世界上可没有那么多的封号斗罗能够让他练手,而且他也不想在不确定的条件把他自己给玩死了,封号斗罗可没有一个好相处的,万一遇到一个失忆前有仇的,那岂不是万事皆休?

  “奥斯卡你小子带着他们这些新生先去吃一顿好的,还有把那个蓝33号给那个昏迷的小兔子喝了,你们今后轻松的恐怕也只有这么一天了,好好享受难得的学院生活吧!”

  乐渊安排完了唐三他们,转身便想要和院长弗兰德以及赵无极他们这些个学院的老师商量、商量接下来的教学安排,毕竟现如今的史莱克学院可和几年前一年只有三个学生不到的惨淡情况大大不同,一次性拥有了“七”名学生,这在史莱克学院的校史上可谓是史无前例的,当然需要好好安排一下。

  “老师……我!”

  乐渊转身欲走,而朱竹清却不想要就这么离开,她之所以来到这史莱克学院除了想要变得更强之外还有两个原因。其一自然是因为已经12岁的她被自己的母亲告知了未婚夫的存在,也就是星罗帝国二皇子的戴沐白,恰巧的是戴沐白也在史莱克学院求学。

  被乐渊培养了6年的朱竹清何其骄傲,自然不会甘心成为联姻的工具,她想用自己的方式选择丈夫。而原因之二则是想要再见一次自己的老师乐渊,有比较才有惋惜,6年的时间过去朱竹清才更加明白乐渊在他们相处的三年里面给了她多么大的一个造化。

  “一切等到你们同学间熟悉之后再说吧,如果有空的话晚上我会找你好好谈一谈的,那么恭喜你入学!”

  揉了揉这个已经到自己胸口的小女孩脑袋,乐渊笑了笑之后转身离开。

  史莱克学院建立在一个小村之中,村中人口并不多完全是自给自足的状态。男生那边是两人一间的宿舍,而女生那边则是同样的安排,只不过男生刚好两对,女生却注定有一人单人一间。

  自己未来学生的初次见面会乐渊没兴趣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在原本的剧情上横插一脚,根据脑海中回忆起来的剧情来看,貌似主角唐三的老爸昊天斗罗唐昊就要出现了。

  原本的剧情中赵无极“欺负”了唐三,惹来唐昊的一顿暴揍,名为教育实为替自己儿子报仇,当然更是想要镇住身为院长的弗莱德他们,让他们好好教育自己的儿子唐三,不要浪费了他的天赋。

  可是现在乐渊代替赵无极出头,算是将唐昊的视线全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如此一来唐昊还会出现吗?

  对于所谓的“剧情”很感兴趣的乐渊为了体验其中的变化,导演了这一出好戏,现在全看事件的发展会不会如他所预料的那般发展了。

  史莱克学院的老师自然不会和学生一个待遇,住的地方那是一人一栋屋子,幽静不说还自带厨卫甚至是菜园的,自给自足那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乐渊走向的地方正是院长弗莱德的院子,但是没等他走进那里一股明晃晃的气息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魂师若是收敛魂力、气息那么边和普通人几乎没有区别,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来,而出现在乐渊身后的那个气息却根本一点收敛的意思也没有,就像是在说“我在这里,快来找我呀”一般的明显。

  哒——

  乐渊的脚步停了下来,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了一枚弹珠大小的石子,转身的瞬间那枚石子被他整个弹了出去。不带丝毫魂力的石子配合着乐渊那五倍音速的投掷速度,爆发出来的威力丝毫不逊于封号斗罗的认真一击。

  石子带着一股劲风射进了森林的灌木丛中,整个树林发出沙沙响声,无数的落叶被狂风裹挟着落下,一时间四周除了叶子的响声之外再无其他的声音。

  “切,还是没有试探出你的底线吗?不过你是不是有什么怪癖,这么喜欢站在别人的身后?”

  乐渊没有回头,可是却很清楚他所要等的人就在他的身后。昊天斗罗唐昊,一身实力在其隐居圣魂村之后不但没有因为其自甘堕|落而有所衰退,相反十余年的韬光养晦使得其实力更进一步,比起他当初临阵突破重创武魂殿时的实力更上一层。

  对于乐渊的调笑唐昊并没有生气,他此时最关心的可不是这些。自从离开他的儿子后他便一直陪伴在自己妻子死后所化的蓝银皇残株边上,只是偶尔在暗处观察着自己的儿子,这一次来史莱克学院也只是临行前的再度观望而已,却没有想到此行他竟然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

  乐渊的模样和曾经在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上的模样可以说有稍许的改变,时间的流逝并未令他年龄上出现不同,除了面部的少许变化外,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瞳孔变为虹色而发色变为了银白,作为熟人还是能够将其认出来的。

  “二十多年销声匿迹,你果然还没有死!”

  当唐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之中带有的激动就算是乐渊也能够听得出来。只不过乐渊却略微有些惊讶,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原来二十年前还认识唐昊,那不是说在记忆消失前他和唐昊可能认识还很熟?

  “当然没死!难道你很希望我就这么死掉吗?不过看你的样子,却不怎么样,很落魄啊……”

  乐渊转过身看向了唐昊,唐昊身披黑袍胡子拉碴,沧桑的模样看起来说他40岁那还是少的,这对于市里的达到了封号斗罗的唐昊来说很难想像,只要他愿意将身体机能维持在20多岁完全没有问题,需要多么糟糕的精神状态才能够糟践自己到这幅模样?

  “你的身体,你的修为?这是……”

  唐昊作为封号斗罗也不是吃白饭的,自然感受得一清二楚,乐渊的身体根本没有哪怕一丁点的魂力存在,这如何是一个正常人的身体该有的?

  “一点点的小问题,如你所见魂力没了,只不过战斗力嘛……你不会想要试试吧……”

  乐渊的手指卡卡作响,刚刚扔出去的那一记石子足以说明很多的问题。

  “算了……我与昊天宗已经分道扬镳,再也没脸回昊天宗了,如果当初宗门没有放弃你,恐怕昊天宗如今也不会是这番模样……既然你是史莱克学院的老师,那么小三在你这里我也就放心了,希望缘哥你看在小三是昊天宗的血脉的份上,好好培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