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5章 现在遗憾地通知你们,你们被录取了

  唐门最出名的除了暗器之外便是毒,而唐三的制毒水准自然不差,唯一可惜的大概就是他现在仅仅是12岁而已,根本没有那个机会去收集或是培养毒物,身上唯一的毒物还是当初猎取第一魂环时,杀死的曼陀罗蛇的蛇毒,但是紧靠这蛇毒想要作用于乐渊太难。

  一来曼陀罗蛇蛇毒并非是毒气,换句话说想要让乐渊中招唯有划破乐渊的皮肤进入其体内,可是唐三惊讶的发现激烈的战斗到了现在,乐渊没有哪怕一次的失误,眼神之中带着的还是绝对的自信,那是绝对不会被划伤的自信。

  唐三的暗器手法很是玄妙,以魂力操纵飞射而出的暗器达到拐弯的地步也不是不能,某种程度上唐三手上的暗器手法甚至已经和火影世界的傀儡操纵术差不多了,并且更加隐秘。

  可饶是如此,乐渊却像是全身都长满了眼睛,无论那暗器从哪一个方向射出,没有触及其身便已经被其身体错开、格挡甚至是接下。

  唐三脑海中不止一次地想到如果乐渊是赵无极,他可能都不会打得这么辛苦,赵无极的不动明王身的确是非常强悍,作为魂力远不及对方的唐三却依旧能够通过胸口的那件机括暗器含沙射影破开他的魂力防御。

  可是面对乐渊,攻击力再强大有用吗?乐渊的双手就像是两块磁石,暗器根本别想通过他的双手伤到他的身体。

  机会只有一次!

  眼看着那柱香的快要燃烧殆尽了,唐三的心中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想法,面对乐渊这样的对手他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想要凭借自己的实力面对完全看不出虚实的乐渊,太难、太难,也进一步证实了他来到史莱克学院是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情。

  脚下生风的唐三这一次没有利用鬼影迷踪步的迷幻效果,而是直取中宫,一点不改自己的进攻路线,就这么笔直地冲向了乐渊。

  “哦——最后一搏吗?那么来吧!”

  面对唐三的搏命一击,乐渊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乐渊是自信,他在武侠世界受到的磨练可不比唐三上辈子见识的少,正是因为如此他有足够的自信面唐三,但是过分的自信只会自取灭亡。唐三这个主角从来不是好对付的家伙。

  唐三在距离乐渊还有一丈的时候,脚下一点,身子一跃而起从一丈之外的地方一个虎扑飞身袭向了乐渊,与此同时他的右手握拳,这一拳直指乐渊的面门。

  “来得好!”

  面对唐三这一拳乐渊左手上前一抓一扣,随着他的手臂向下压去,唐三的整个身体被一股蛮横的力量整个向下拖拽,这一记直拳还未发出便已经射出。

  而面对乐渊这向下压迫的力量,唐三也是丝毫不反抗,反倒是顺势弯下了自己的腰,就像是面对面鞠躬一般。可是这样的动作只是他杀招的开始,他猛地一低头,伴随着咔嘣一声脆响,旁人并不清楚这响声来自于何方,而乐渊的五感与常人早已不同,听得那是一清二楚,明白这是机括类暗器被激发的声音,眼睛更是看到从唐三衣领下方一道寒光一闪而过。

  一根长达七寸的弩箭猛地从他的背后爆射而出,直奔乐渊的脑袋而来,这一击可是在唐三受制于人的情况下猛地发出的,可是其还能够一击锁定乐渊的头部要害,其把控之精准令人叹为观止。

  紧背花装弩,中型弩箭,以背部肌肉控制发射。只有一击之力,可是作为机括类暗器,机簧弹力很足,使得这一件暗器在现如今的唐三手上属于破坏力极为强大的一招,只不过这样的暗器没有唐三的水准根本玩不转。

  紧背花装弩的弹射速度极快,若非乐渊的五感远非常人所能够比拟,在唐三动手之际已经有所察觉,恐怕他连反应都做不到。

  叮——

  一道自下而上青光将弩箭轻轻弹开,使得唐三的必胜一击险而又险地错开了乐渊的脑袋。

  而唐三并没有因为自己弩箭的攻击而停止动作,一脚踢在乐渊的左膝盖,他的左手已经向着乐渊胸口口袋中的卡片袭来,唐三可没有忘记他们这一次考验的目的,并非战胜乐渊而是取得卡片。

  在唐三的指尖一闪,一道黄光没入到了乐渊的体内,而唐三的手指只需要再向前一寸便能够摸到那张象征着过关的卡片。

  啪——

  身子前倾的唐三只觉得自己的下颚猛地受到一击,随后脑袋昏沉的同时,身子好似受到大力来袭,不由自主地向着后方倒飞而去。

  刚刚那是什么?

  唐三刚刚虽然精神全都放在了那最后左手的一探上,可是作为唐门弟子眼观四路耳听八方那是最基本的素养,他为什么没有察觉到乐渊刚刚的动作?

  伴随着唐三倒地,在地面上滑出去四五米,那柱香的最后一点全数燃尽。

  “小小年纪就这么多花样,最后还用了这么麻烦的东西,只可惜还是嫩了一点……”

  当唐三擦着嘴角的血站起来时,正好听到乐渊的这句话,而在唐三那微微收缩的瞳孔注视下,乐渊竟然以不可思议的手法取出了唐三最后发射的龙须针。

  这龙须针入体后极难取出,一般人只有连同一整块肉挖出才能够解除龙须针之苦,可是乐渊的手法让唐三这个唐门弟子只觉得自己真是日了狗了,他完全没看出刚刚的那一手是怎么回事。

  唐三扶起了倒地的小舞,而乐渊也是右手拿起了那张卡片一脸坏笑地看着在场的所有人,那不恭的笑容让在场的所有人只觉得事情不妙。

  “很可惜啊,天赋有余而实力不足,你们的潜能完全没有发挥出来,配合更是一塌糊涂,真是让人有些看不下去了……”

  “你们没有通过我的考验,所以在此我要很是惋惜的告诉你们几个……你们啊,被录取了!”

  “老师,再给一次机会吧,我们不能被……录取?!”

  宁荣荣原本还想要再恳求一下乐渊,但是最后注意到了乐渊最后所说的不是淘汰而是录取?这让她心花怒放的同时,也担心起是不是乐渊一时间说错了,他们明明没有通过考验,怎么就通过了?

  “老师,您没开玩笑吗?我们不是失败了吗,真的被录取了??

  唐三再三确认道,他可是早已经和大师越好了,要考上史莱克学院,能被选上自然是好事,只不过为什么。

  “是啊,你们被录取了……再说了,我有说过第二条你们失败后,就不能被录取吗?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吗?要全力以赴啊!我要看的是你们的发挥,而不是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