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4章 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唐三,作为一个原本剧情中的天命主角,他的金手指便是上一世中唐门玄天宝录中的六大功法。内功心法玄天功,轻身之法鬼影迷踪步,练手之法玄玉手,练眼之法紫极魔瞳,擒拿之法控鹤擒龙以及暗器之法暗器百解。

  毫无疑问这六项能力可以说已经深入其灵魂,伴随着唐三的一路成长而来,甚至于比起单纯的武魂他更加愿意相信自己上辈子学会的这六项能力。

  而乐渊虽然没有记起自己的曾经,但是他却也拥有了过去的他所拥有的一个恶趣味,那就是偷学,将对手的招式奥义观察,随后将其学过来。

  当然单纯的看自然不可能全都学过来,可是乐渊本身在各方面就有着极深的造诣,虽然记忆消散,可是那些能力已经近乎于化作了身体的本能,就算没有记忆却也能够通过唐三的施展化作经验融入身体的本能之中。

  玄天功,这个修炼之法自然看不出来,但是唐三体内的魂力流动中正平和毫无疑问是相当高明的正道功法,品级并不低而且还相当契合斗罗大陆的环境,用来修炼魂力那是无往而不利。

  轻身之法鬼影迷踪很优秀但是要说超越乐渊创造的咫尺天涯那也不见得,在躲避这一项上乐渊敢说自己的咫尺绝对不逊于鬼影迷踪,甚至于长途奔袭上天涯更是比之鬼影迷踪更加强横,只能说鬼影迷踪配合唐三的其他能力那是相得益彰。

  而无论是练眼之法还是练手之法还是擒拿之法,都只能说有些看头,对于现如今的乐渊来说增加收藏那是不错,唯一算是乐渊一个不足之处的大概就是暗器,这也是唐三在施展暗器百解的时候乐渊目不转睛盯着直看的根本原因。

  全力以赴!

  对于现在的唐三来说这一场战斗已经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一个人了,他不但要带着同伴入学史莱克学院,更是要为自己那受伤的小舞而击败乐渊。

  一出手便是对于常人致命无比的暗器之雨。

  嗤嗤嗤……

  数十道寒光一瞬间出现在了唐三的双手之间,而这数十道寒光瞄准的正是乐渊的双眼。双肩。咽喉、心脏、双膝、下|体和小腹,不是人身要害就是影响一个人机动力和战斗力的地方,若是常人这些地方受伤,那么恐怕不死也残。

  顺着刺耳的破空声望去,乐渊看到的是唐三眼中盛放的紫芒,那是紫极魔瞳运转到极致发出的光芒,想要同一时间操纵如此多的暗器没有一定的眼力是做不到的,就算唐三练眼力这么多年,也只有在运转紫极魔瞳的情况下才能够将暗器运用到极致。

  突如其来的攻击加上刁钻无比的攻击轨迹,若是这一招赵无极来应付,以他那不擅长速度的战斗方式恐怕也只有选择硬碰硬来抗,而乐渊却是在场所有人中论眼力唯一一个在唐三之上的人,当然也是唯一知道唐三这些暗器之名的人。

  透骨钉,这东西在武林之中各门派之间也不是完全没有流传,就比方说乐渊的岳父黄药师的桃花岛便有一门透骨钉的使用之法,他也曾用透骨钉教训过外人,而唐三的这一种却是以重量偏大的金属打造而成,小瞧的同时具备了极强的穿透力,可以说配合唐三的手法和玄天功的催动绝对能够越级打入四环魂宗的体内。

  一般人连防御都难,可是乐渊不仅毫发无损,还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防了下来。

  整整23根透骨钉,一根不差地被乐渊用自己的双手全数接了下来,伴随着乐渊松手,一连串清脆的声音落在了地上。

  锵锵——

  “小东西还真不少,还有什么一并拿出来,紧靠他可对付不了我!”

  乐渊这话可不假,刚刚透骨钉的进攻方式占据了快与狠两点,虽然很强却当不上手法精妙,只能说唐三的暗器手法很是熟练。

  身形一转,一跃而起的唐三再度挥出了十道寒光。

  和刚才的一幕极为相似,犹如星光闪耀一般的暗器在距离乐渊不过三尺的地方全都被一个不落的接了下来,乐渊的双手犹如千手观音,那一瞬间的动作快得让人以为自己眼睛看花了,双手如同蝴蝶一般在自己身前轻拢慢捻,好似在演奏一般,整个动作犹如行云流水甚至带着一丝美感。

  难缠的敌人!

  唐三来到这个世界也有12年了,但是第一次遇上乐渊这种好像对他的招式无比了解的人,看起来对暗器并不了解,但是却像是根本不怕暗器,所有的攻击全被挡了下来。

  “迅捷!变幻!诡异!防不胜防!体系相当完善的战斗之法!”乐渊的双手就没有听过,唐三的身影伴随着脚上鬼影迷踪步的不断转换位置出现在乐渊的四面八方,而那犹如暴雨来临的暗器也在源源不断地倾泻着,“你的手法要说在这一种战斗方式上浸淫了20年我也相信,而你的所有战斗能力没有数百年的宗门积累绝对完成不了,而更关键的是你的天赋,当得上天才二字,能够将这些融会贯通的你未来的斗罗大陆必有你一席之地!”

  不中!不中!还是不中!

  长达三分钟的疯狂攻击,唐三最起码射出去超过百发暗器,可是没有一个能够建功的,全都被乐渊以另一种他也看不透的方式接了下来。

  唐三在寸功未进的情况没有慌神,唐门玄天宝录总纲有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黄河决于顶而面不惊!真正的暗器大师在任何时候都要有一颗冷静的头脑。

  柳叶刀、飞蝗石、金钱镖、透骨钉,无数的暗器在唐三手中以漫天花雨的手法释放出来,如此攻击无论是年长的戴沐白还是和唐三同岁的朱竹清、宁荣荣他们都是脸色变得惨白,因为他们知道如果真的生死相搏面对唐三,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暗器+蓝银草,暗器主攻、蓝银草主牵制,这样的方式令唐三有了越级战斗的可能性,但是他更清楚仅仅是这样根本拿不到乐渊口袋中的卡片。

  “时间,可是所剩无几了哦,还不拿出你的最强手段吗?”

  还剩两分钟,唐三已经将绝大多数的暗器使了一遍,当然他真正的杀招才刚刚开始。

  唐三目前最强大的攻击暗器不是其他,正是机括类暗器。伴随着唐三后跳之际,他的双臂内收,胸肌纹起,一阵嗡嗡声想起,伴随着寒光闪闪的钢针一股浓雾从唐三胸口处射出,真叫人防不胜防。

  乐渊脚下一点将地上的一枚柳叶刀踢起,脚上的力道附加给了柳叶刀一股强大的力量,竟然硬生生将那钢针给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