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9章 三年筑基,一日功成

  普通人忘记前尘什么都不记得那恐怕连生存都做不到,而乐渊却是在短短三年内从一个忘记一切的疯子重新回归到正常人,其学习速度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然这也是因为冥冥之中属于乐渊的意识海在不断对熟悉的事物进行重新梳理的缘故。

  有时候甚至不需要去主动了解,看到某个物体的同时他的脑海之中便会自动蹦出相关的咨询,这种反应在无形之中为他重新恢复正常提供了太多太多的便利。而其中最为明显的便是厨艺,这东西乐渊在失去记忆后根本没有主动去学习过,仅仅是偶然的一次握住菜刀,那庞大到连他自己都为之惊讶的厨艺记忆便自动浮现在脑海之中。

  而来到星罗城已经足足过去了三年的时间,乐渊也从原本的一片茫然渐渐恢复了一丁点的记忆,当然这个记忆还是因为朱竹清这个小萝莉而恢复的。

  三年之前因为一碗粥的意外,使得他和朱竹清这个年仅三岁的小女孩结缘。

  正如古话所说的那般,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

  那朱竹清竟然在一碗粥之后选择了拜乐渊为师,这个举动不要说作为当事人的乐渊了,就算是被一直认为自己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朱竹清母亲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吓了一跳。

  自己这宝贝女儿究竟是发了什么疯,原本仅仅是偶然路过后的一次下车,怎么就突然从吃饭变成了拜师?而且这拜的师傅还是一个看起来年纪轻轻,不知道来路的陌生人?

  “咳咳……我说,不会是我听错了吧?你刚刚说什么?你,想要,拜我,为师?”

  乐渊自己都快要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搞得不知所措了,他自己都是得过且过地过日子,只希望能够早日恢复自己的记忆,怎么突然就有人来拜他为师,而且他有什么值得去教导别人的吗?

  做魂师?别开玩笑了,他身上那是哪怕一丁点的魂力都没有,这一点自从他意识清醒之后便试探过无数次,那就是他的身体根本没有哪怕一丁点的魂力波动,吃下去的魂料理不计其数可是一丁点的反应也没有。像他这样的麻瓜怎么可能去教别人成为一个魂师,因此这个可能首先PASS了。

  其次就是做厨师?

  说到做厨师,乐渊便不由打量了眼前的小萝莉朱竹清和她身边的母亲,衣着华贵而不俗气,身上有着岁月沉淀的贵族之气,这种气质少说也要四五代以上的贵族教导才能够累积下来,如此一来小萝莉朱竹清绝对是大富大贵之家,这样的人家会让自己的女儿跟着学厨?

  就算是乐渊不质疑朱竹清的请求,连她一旁的母亲都看不下去了,让公爵次女去学厨这不是图惹人笑话吗?

  虽然乐渊的厨艺很强,这些年魂厨的身份也从单纯的厨子上升到不逊于尊贵的魂师的地步,可是依旧无法改变人们长久以来的一个偏见,那就是厨子等不了大雅之堂。自己的女儿就算是要拜师,也是要拜一个实力不俗的高级魂师,而不是一个身上没有半点魂力的魂厨。

  而这样的母女争执最终以朱竹清的胜利而告终,毕竟作为母亲的还是觉得自己亏欠了女儿太多,既然自己女儿坚持想要学厨,那么她也就只能够同意了。

  而事实上这恐怕是朱竹清母亲一生最为明智的一个决定。

  从最初的活血百锻粥的百日活血,朱竹清可谓一直受到乐渊最好的厨艺培养,一般人纵然是享受得到魂料理的好处,可是又有谁能够得到乐渊这位顶级魂厨的精心调|教?

  活血,炼骨、舒经活络……

  每一日用在朱竹清身上的魂料理简直不能够用金钱来衡量,有价无市才是乐渊料理的真正价值。

  而朱竹清也是一天一变,从最初的含苞待放变得内敛神光,虽然到最后朱竹清和一般的王女没什么区别,但是同年级段的孩子,朱竹清的体质不说以一当百,可是轻松撂倒十个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三年的时间,乐渊不但在传授身为孩子的朱竹清厨艺,更是时不时将自己记忆中的某些武艺传授于她,当然穿了这么久别的东西朱竹清没有学会,唯有掌握了一套步法,这是乐渊曾经创出的一套咫尺天涯步法的最初未完善版本。

  虽然是最初版本却也是最适合传授的一套版本,乐渊的完整版是根据他的战斗习惯融合了空间移动的超阶步法,与其说是步法不如说是神通来得更加合适。

  而现在筛除了乐渊的那些特性之后,最原始最初的这套步法才能够真正让朱竹清自己研发属于她自己的步法。

  整整三年,为了培养朱竹清这个丫头乐渊也算是耗费了心血,而所有的回报则是朱竹清完成武魂觉醒的那一天。

  “老师,老师……你看哦,我有自己的武魂了!”早已经轻车熟路的朱竹清脚踩幽冥步(咫尺天涯改版未完成),身子好似幽灵一般每一步必定出现在人的视角盲区,整个人好似幽灵一般不断接近,“幽冥灵猫,附体!”

  朱竹清在武魂附体之时,双眼同时变色,左眼墨绿、右眼橙蓝,一双可爱的猫耳微微竖起,双手十指轻弹,尖刺般的利爪弹掌而出。

  武魂附体之后的朱竹清速度再度暴涨,一个瞬间便已经扑到了乐渊的怀中,像是一只猫儿似的将脑袋放在乐渊的怀中蹭着。

  “老师~~你猜猜我的我今天的武魂觉醒拥有了什么样的修为呢?”

  虽然朱竹清这是在问乐渊,但是乐渊却能够听得出她声音之中的骄傲以及自豪,这是等着乐渊夸她呢。

  “哼哼……先天满魂力对吗?”

  “诶?老师怎么猜出来的?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见到后可是高兴坏了,就是姐姐她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看向我的眼神再也没有从前姐姐看妹妹的眼神,现在更像是在看一个敌人……”

  朱竹清原本还有些高兴,但是当她提到自己的姐姐朱竹云的时候顿时情绪变得低落下来。

  啪——

  乐渊右手搭在了朱竹清的脑袋上,虽然力道并不重却让朱竹清呲牙咧嘴好像受到多么重的伤一般。

  “这还用猜?你老师我这三年的努力如果连让你成为先天满魂力都做不到,要么是你老师是废柴,要么你是一个不堪造就的废柴,你觉得是哪一种?”

  好吧,朱竹清翻了一个白眼,算是明白自己问了一个啥问题。她自己的天赋自然不差,最起码比起她姐姐朱竹云差不到哪里去,而自己老师乐渊的魂厨水准更是不低,两相结合起来将她的天赋推到先天满魂力也就不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而当朱竹清在屋子里一扫而过,发现了在乐渊身旁的一个行李袋。

  “老师,你要走了?”

  “是啊,来这里三年了,该教给你的我一句交给你了!现在的你所需要的是更加远大的目标以及更好的培养,而我也需要去做些我需要做的事情,有些事情记起来了,不能放着不管……”

  伴随着将朱竹清培养成功,不知道是因为和史莱克七怪之一接触地太久,还是因为时间的关系乐渊的记忆渐渐解开,虽然关于他自己的部分依旧模糊不轻,但是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却像是烙印进了灵魂一般,让他深信着这里的发展和他记忆起来的没有区别。

  “我要去史莱克学院,大概在那里能够帮我进一步找回过去,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未来再见,还有别再随便流泪了,少女的泪可不是随随便便交给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