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6章 你,不配为敌!只配提鞋!

  “是你!?”

  当千道流看到了乐渊的时候,脸上的惊讶那是不言而喻。他之前还无法从那冲天的魂力之中感受成神的人究竟是谁,但是当见到乐渊之后,他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其实这也无怪乎千道流认出乐渊,毕竟乐渊可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敢破坏武魂城教皇殿的人,也是他死对头唐晨的后裔。当初乐渊的妖孽成长也是早已经被武魂殿归类为了最大的潜在敌人,作为武魂殿的大供奉,也是上一任的教皇,千道流自然也仔细研究过乐渊的成长史。

  妖孽!虽然从当初武魂殿收集的情报之中已经有过如此的评价,但是真当千道流见到乐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这般评价了一番。

  在此之前的斗罗大陆,能够在20岁之前超过30级的人就算是一个人才,而如果能够在13岁之前魂力超过20级就是一个天才(史莱克学院入学第一要求),而20岁的魂帝那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在三十岁之前能够成为魂圣乃至于魂斗罗那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

  至于成为封号斗罗,最年轻的记录也在45岁以后,而乐渊不但打破了种种记录,将这长久以来保持的记录往前推了一大截,更是在三十岁之前成神了?

  WTF!

  若非长年累月培养的好脾气,千道流恐怕现在就骂出声来,这不是在说他们这些个已经修炼到封号斗罗寸步难进的人是废柴吗?

  一般情况下,没有特别的奇遇就算是天才想要成为封号斗罗也要50岁,想要成神那更是要看机缘。

  乐渊掀起的魂厨流派借助魂料理能够将这个时间缩短3到5年,也正是因为如此,当魂厨出现在斗罗大陆的时候,武魂殿非但没有阻止其扩张,还在暗自培养属于他们自己的魂厨。可是纵然如此也不应该出现乐渊这般妖孽的存在,千道流已经无法想象乐渊成神之后斗罗大陆哪里还有他们武魂殿的生存之地了。

  “果然是一脉相承的父子俩,你这老头也和千寻疾一般喜欢装嫩,明明都年纪过百了,竟然还一副小白脸的样子,这么能装,不怕遭雷劈吗?”

  “……”

  千道流纵然见多识广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了,去TM的所谓神明应该高风亮节、仙风道骨,这个小贼成神之后嘴|巴一样毒辣,没有半点变化。

  就在千道流准备和解之时,他突然发现乐渊身上的魂力波动出现了变化,那是在突然气息下降之后再度提升,看样子像是强撑一口气保持的气息强盛,难道说乐渊这次的成神并不完全?

  作为天使神传承的拥有者,千道流自然明白成神后的人不可能出现魂力不稳的情况,除非这根本不是成神。仔细辨认之后的千道流,进一步确信了乐渊就是一个“外强中干”的家伙,身体上一定有问题。

  就在千道流做足了表面工作,一副准备就此告辞的时候,他猛地爆发了自己99级极限斗罗的势力,远比千寻疾更可怕的天使圣剑已经一剑刺穿了乐渊的心脏。

  看着自己一击得手,而乐渊依旧是一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自己为何偷袭于他的惊讶模样,千道流不由自主地发出了畅快之际的大笑。

  “哈哈哈……天助我也,小贼你这一次死定了,天使审判!”

  偷袭得手的千道流完全看不出是身负六翼天使的前任教皇,那偷袭得手的奸诈之色完全像是个无耻之徒。只不过千道流因为要偷袭成功,而没有留意到乐渊在他动手的那一刹那嘴角微微上扬露出的得逞笑容。

  动手?

  已经能够通晓“天意”的乐渊自然明白自己想要再杀千道流很困难,不说这个世界的命运不允许千道流这个巅|峰强者提前三十多年死掉,就说千道流身负的天使神传承就绝不能在此断绝,无论如何乐渊主动对千道流出手意味着会受到命运的镇压,这对乐渊有百害而无一利。

  只不过现在千道流率先动手,乐渊防守反击便不受因果纠|缠的影响,可以真正地对他出手了。

  当千道流发觉自己的天使圣剑虽然命中,但是眼前的乐渊不但没有流血,甚至于那惊讶的表情此时也已经小时,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似笑非笑的嘲讽之色。

  “说你和千寻疾一脉相承还真没有冤枉你们父子俩,只不过无心之人如何会受伤?真是可惜,这一副身体的确如你所见出了一点问题,却也不是你所能抵抗的,既然已经出手,那么付出代价吧!”

  以乐渊破百级的实力对付一个99级极限斗罗那自然不在划下,尤其是在千道流近身的时候更是无法逃脱乐渊方丈之内,不过三招便已经失去了反抗之力。

  看着被自己暂时封锁了魂力的千道流,乐渊嘿嘿一笑却是不敢直接杀了他。虽然乐渊此时占了防守反击的机会能够对千道流出手,但是其中的底线却是存在的,只能够在他的身上做手脚,更多的事情却做不到。

  “还有百息的时间,足够了!魔人游戏·地魂(记忆)连禁!”

  千道流的记忆想要修改何其可能,纵然是乐渊也无法做到完全篡改他的记忆。只能通过一定程度的记忆修改给他下了几条禁制,让他不能够随便动手。

  1、永远无法直接或是间接地对比比东出手

  2、回去之后将比比东立为下一任教皇

  3、十年之内不准对昊天宗进行报复性行动

  4、食为天为永久中立机构,武魂殿本能胁迫其解散

  5、……

  一条条禁制出现在千道流的脑海之中,这些禁制说不上永远有效,但是在十年之内还是能够保证的。而十年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将成为定数,到时候千道流就算是有心出手那也是改变不了大局。

  做完了这一切,乐渊出现在了一座无人的山谷,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随后什么也不做走了进去安静地躺下。

  原本的燃烧武魂和魂骨应该是等到全身魂骨全部集齐之后才用的一招,现在独缺一个头部魂骨,产生的影响无人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