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7章 一曲葬魂,众生避之

  星斗大森林中部生命之湖以北地区,作为接近生命之湖的区域本应该是星斗大森林中魂兽最为渴求的地方,可是实际上在这里栖息的魂兽数量远比其他三个方向的魂兽稀少,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这里的霸主人物正是无数魂兽忌惮不已的死亡葬音鸟。

  死亡葬音鸟固然直接战斗力并不强,但是真要发起疯来,激发出他的死亡之音,那么变身为不死魂兽的他可远远比其他魂兽更加可怕。一般的攻击打不死,而他死亡之音却是任何魂兽都不愿意招惹的存在,除了生命进入倒计时这一点很是无奈之外,他的能力根本就是无敌。

  没人愿意招惹死亡葬音鸟不代表死亡葬音鸟就是无人能挡,现在星斗大森林的霸主是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而非死亡葬音鸟就是因为死亡葬音鸟固然强大,可是他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二愣子。拼命博得霸主之位又能够如何?真要逼急了他们死亡葬音鸟一族可就真的要灭绝了,而现在这样求得一方平安也是不错的选择,适当的妥协才是聪明兽的选择。

  死亡葬音鸟自从成就十万年魂兽以来过去了三百年的时间,在这三百年没有任何一个魂兽以及人类敢来打搅他的生活,所有的生命都对他敬而远之,就算是同族之人也是如此。

  可是这样的生活最终被打破,乐渊的出现可以说是死亡葬音鸟步入死亡的开始。

  “流星Gungnir!”

  星斗大森林中心区所有的平静都伴随着这一声呐喊被完全打破,攻击来得太快甚至于早已经适应了和平生活的死亡葬音鸟根本来不及反应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轰——

  痛!多少年都没有受伤的死亡葬音鸟再一次感受到了伤痛,他看到自己那超过10米的身体上被打上超过10道金色枪柱,永恒之枪形成的能量流星像是一个个钻心刺一般扎在了他的身上,那枪上带着的能量令死亡葬音鸟第一次出现了恐惧,那能量实在是太可怕了,仿佛下一秒就能够将死亡葬音鸟身体内的魂力、血肉全部吞噬一般。

  啪——

  死亡葬音鸟说什么也是十万年魂兽,反应过来之后身上的魂力激射而出,顿时原本扎在他身上的永恒之枪能量被这样的魂力波动全部打散,而方圆百米内的一切更是轻而易举地被死亡葬音鸟夷为平地。

  一道金色流光重回半空之中乐渊的手中,虽然永恒之枪并没有起到一击必杀的效果,可是看起来死亡葬音鸟在他的偷袭之下一条命去了四成,身上的枪伤暂且不说,那依旧如跗骨之蛆的毁灭性能量侵蚀就能够让他喝上一壶。

  一飞冲天的死亡葬音鸟愤怒地望着半空中的乐渊,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胆敢伤害他,乐渊伤他的罪已经无可饶恕。

  “人类,你该死!”

  死亡葬音鸟虽然无法开口,可是作为精神系魂兽的他想要使出魂力传音还是能够,而在他说话的那一刻巨大的身体已经急速落下,犹如神兵一般的利爪猛地爪向了乐渊。

  啪——

  乐渊一个瞬间移动轻松躲避过快如闪电的扑杀,而在乐渊闪躲开的下方,一棵足足六七人合抱的巨树就这样被死亡葬音鸟的一爪给撕成了碎片。

  “破绽!”

  永恒之枪再度脱手,这一次并不是群体攻击,而是单纯的本体单点!金色的永恒之枪对着死亡葬音鸟的破“腚”就是狠绝、毒辣的一击,这一击可谓是丧尽天良,就算是乐渊小弟的天梦冰蚕见到这一击也只能够呵呵了。

  “人类……死吧!”

  堂堂十万年魂兽,星斗大森林无人胆敢招惹的死亡之主。死亡葬音鸟如何受到过这样的侮辱?他的全身被坚|硬如精铁的羽毛覆盖,虽然硬度并不比某些防御型魂兽强,可是怎么也没有被人爆过菊?

  永恒之枪的材质太过于特殊,甚至于破甲这一方面纵然是死亡葬音鸟的羽毛也挡不住这一击。而更加要命的则是死亡葬音鸟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生命力在流失,自己后面被爆受辱倒是其次的,关键是这一击真的很伤!毁灭性能量再度入侵体内,而且直达內腑,死亡葬音鸟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走向了倒计时。

  “不可能!我绝对不能死,我要杀了你!”

  这就是死亡葬音鸟的可怕之处,一般的十万年魂兽就算被击中要害也绝不会一击毙命,强大的生命力让他们在被击中要害后纵然重伤也具备了反戈一击的能力,而死亡葬音鸟的报复能力更强,重伤之后力量不见换取一个月的“不死身”以及死亡之音灵魂之杀。

  爆种了,原本已经因为重伤垂死的死亡葬音鸟气息再度恢复到了其全盛期,并且在爆种的同一颗强大的死亡之音以他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死亡之音所及之处灵魂不比死亡葬音鸟的魂兽或是人无一例外被镇杀。

  “啊哈?这就是你的力量,听起来也就那样,好像还不够格,再吼两嗓子!”

  死亡葬音鸟的尖叫之后,乐渊离得最近自然也是第一个被灵魂之杀给击中的,只不过正如他所预料的那般这死亡葬音鸟的灵魂之杀固然强大可是想要抹掉他的三重防御却是万万不能,甚至第一重防御在这灵魂之杀下也没有破灭,仅仅是被削弱而已,换句话说只要精神力或者说灵魂足够强大,面对死亡之音也不是全然没有一战之力。

  乐渊拍拍屁|股对着已经再无顾忌的死亡葬音鸟发出了嘲讽,当然也没有真的等着死亡葬音鸟再来攻击,一副头疼的样子向着远处逃开。

  “贼子,别逃!”

  已经被愤怒笼罩的死亡葬音鸟完全没有预料到乐渊不但没死,好像还对他们死亡葬音鸟的力量进行鄙夷,如此行径那是百死莫辞,一边拍打着翅膀追上前,一边用死亡之音一次又有一次地对着乐渊发动奇袭。

  而不断飞向生命之湖的乐渊此时也是很庆幸,还好把比比东留在了星斗大森林外围,要是真的不小心让她也听到了死亡之音,恐怕世上再无比比东了。

  相反此时的星斗大森林中心区可谓是鸡飞狗跳,虽然死亡之音的目标并非这些魂兽,可是纵然余波也让千年、百年的魂兽当场被镇杀,万年魂兽震成重伤垂死,就算是万年魂兽在这样的攻击下吐血,这一下子可谓是捅了马蜂窝,乐渊和死亡葬音鸟是将整个星斗大森林的诸多魂兽给惹怒了。

  “死亡葬音鸟,这是发疯了?”

  “是那个人类,都是他害得!”

  “要不要出手一起宰了那个人类!”

  “省省吧,别被疯了的死亡葬音鸟给波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