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2章 镇压,VS教皇千寻疾

  教皇千寻疾,武魂殿上一代的第一高手千道流之子,在现如今的武魂殿正是教皇殿的殿主,自然也就是整个武魂殿的教皇,继承的是武魂殿正统的六翼天使武魂,是大陆上为数不多的神武魂之一,在同级战斗之中六翼天使武魂具备着压倒性的优势,除了海神武魂这个同样的神武魂之外天下很难能够有与之抗衡的存在。

  而真要说的话,武魂殿的教皇千寻疾今年也只不过62岁而已,身为封号斗罗的他甚至外表还保持在30岁不到的帅气中年人模样,不偏不倚地说以千寻疾的皮囊那简直是小白脸中的极品,六翼天使武魂对于人人的外貌气质的影响可不小,因此还真有不少的人将千寻疾当作是暗恋的对象。

  只不过这千寻疾也不知道是心高气傲看不上普通女子,还是他自己的身体有什么隐疾,已经62岁的他不但没有娶妻,甚至于平日里的风闻也根本听不到他有什么红颜知己,就像是一个苦修士一般不闻女色,直到现在还没有留下半点子嗣。

  这一点对于七大宗门的人来说反倒是好事情,如果六翼天使武魂就此失传对于他们来说反倒是去了一大威胁,只不过这可是一个难事。

  毕竟一旦到了封号斗罗级别,就算是到了百十来岁那身体机能也和20岁的棒小伙一般,想要生育后代根本不受年龄限制,活到两百岁不是梦。成为极限斗罗活上千年根本不成问题,因此千寻疾目前尚未娶妻,武魂殿方面那也是没有半点的不满,这种事情可以慢慢来。

  大概是因为过去千寻疾的名声太大,在比比东眼中在留下了他那光辉的印象,完全不清楚千寻疾在某些方面是个变|态,他的占有欲已经变|态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当千寻疾质问比比东眼中还有没有他这个老师的时候,比比东显得有些诚惶诚恐。毕竟想要脱离武魂殿谈何容易,最起码目前为止武魂殿还没有主动脱离而不受罚的案例,除了老死之后自动脱身,一旦被发现有较重叛逃武魂殿,那么武魂殿便会派出高级别魂师组成的裁决所进行追杀,可以说除了极少数的人隐姓埋名躲进了穷山恶水勉强活命之外,无人能够逃出武魂殿的掌控。

  “老师!我和乐渊他是真心相爱的,我们二人已经决定不再理会斗罗大陆上是是非非,还请老师你允许我的一次任性,拜托了老师!”

  比比东没有那个胆量反抗千寻疾,同样也没有那个实力去反恐。纵然获得了杀神领域,比比东都在与人战斗的时候占据了优势,可是六翼天使拥有天赋领域天使领域,这种力量完全不逊于杀神领域,双方完全是在同一起跑线上。

  “真心相爱?哈哈哈……”停了比比东的话,千寻疾竟然大笑起来。可是了解千寻疾的比比东却听得出来,这笑声之中蕴含着的不是喜悦而是怒意,只见千寻疾猛地看向了比比东,眼光很难看地说道,“你是武魂殿不世出的天才,而他仅仅是一个昊天宗的弃子,难道你想要因为那个小子使得我武魂殿蒙羞?更想让我武魂殿苦心培育了二十多年的绝世天才就此破灭?你疯了吗?!”

  “不——老师,乐渊他已经不再姓唐而是姓乐,他和昊天宗再无瓜葛,我们俩真的是真心相爱,还请老师成全!”

  比比东不知为何竟然拿前所未有的固执,在她看来自己固然是武魂殿这一代的天才,可是潜力不同于实力,现在武魂殿不还有她的老师吗?自己就算是走了,武魂殿称霸斗罗大陆的计划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成全?不可能!你的天赋我最清楚,双生武魂如此天赋。你只能够为武魂殿所用,绝对不能和外面的人发生关系,尤其还是和上三宗之一的昊天宗家族的的人发生关系,你只能属于我武魂殿,属于我!”

  跪着的比比东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师会率先动手,甚至于偷袭她这个学生。不过比比东是如何的天赋,在杀|戮之都的生死搏杀也不是白过的,危险之际魂力四溢竟然形成一道毒雾将她四周完全笼罩,毒雾化身为噬魂蛛皇笼罩在她的身前,挡住了千寻疾的一掌。

  不过纵然挡住了一掌,可是千寻疾作为93级封号斗罗的掌力却将比比东打飞出去,受伤的比比东在空中一口血喷出,差点没有因此而昏死过去。

  “老、老师……你真的要杀我?”

  比比东的眸子之中带着一丝不敢相信,在她眼中千寻疾亦师亦父是她最尊敬的人,怎么也想不到这时候千寻疾竟然出手如此狠辣。

  “杀你?哈哈哈……怎么可能!你可是我武魂殿的至宝,当我强占了你的身子,夺去了你的清白,使你的身体不再干净,到时候你还有什么脸面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你是我的!”

  千寻疾一步步走向了倒在地上的比比东,脸上带着的笑容此刻在比比东看来是如此的恶心。甚至于比比东都不敢相信刚刚的那番话竟然是从自己敬爱的老师口中说出来的,不过她更加清楚如果真的被这个曾经的老师,现在的“禽|兽”得手,那么她还真的有可能永不再和乐渊见面。

  “别了……渊哥,来世再见!”

  比比东闭上了眼睛,眼角流出晶莹的泪珠,心中所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也不让眼前的禽|兽玷污了。

  自杀,这就是比比东在实力远不如千寻疾的情况下唯一保住清白的办法,当然这个办法意味着永别。

  啪——

  就在比比东正欲引爆武魂之际,一声巨响在她身前爆响。

  当比比东再度睁开眼睛之际,她千思万想甚至不惜为此和自己老师决裂的男人已经挡在了她的身前,而那个想要玷污她清白的禽|兽老师则是被一击震退二十余米,脸上一副见鬼的表情。

  “原来是你这个老杂毛,既然如此比比东身上的伤也是你打得?”

  “哈哈哈……来的正好,你个小贼想要勾|引我这不孝徒,我就当着你的面占了她的身子!”

  “老杂毛,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