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9章 突破地狱路,逃出生天!

  罗刹神的力量虽然已经是超越凡人的级别,可是出现在斗罗大陆的终究只是罗刹神的一缕意志而已,想要以一缕意志拦住乐渊那也是痴心妄想。

  虽然看起来为了能够到达比比东的身边已经让乐渊显得很是狼狈,可是实际上罗刹神的意志能够造成的攻击也仅仅如此,除了神的气势压迫之外,他根本拿不出第二种手段来。

  毕竟地狱路的真正主人是修罗神,而不是这个半途想要借鸡生蛋的罗刹神,在这里他的意志能够降临已经殊为不易,谈何反客为主?

  而罗刹神的这点小手段非但没有能够拿下乐渊,反倒是被乐渊借助这股压力将昔日吸收的种种药力全数彻底消化了,化解了体内的一个隐患使得自己的修为更上一层。若非现在身处杀|戮之都内,根本无法动用魂技的话,乐渊都想看看现如今的自己已经精进到了何种地步。

  净化罗刹神的意志,乐渊或许无法完全做到,可是仅仅是将罗刹神的意志屏蔽,使得比比东继承的罗刹神神位不受罗刹神意志的侵蚀却不难,如此一来比比东纵然受到了罗刹神力量的传承,也不至于走向和罗刹神同样的偏激性格。

  搞定了最难的血妖这一关,乐渊背着陷入沉睡的比比东继续前进。这地狱路一连经过数道难关,乐渊和比比东两人终于来到了离开地狱路的最后一关。

  血池的气息距离乐渊他们已经遥远到连五感超越凡俗的乐渊都闻不到的地步,他的前方已经是绝壁,再也没有继续前进的路。

  相反在乐渊和比比东二人的头顶超过200米的地方则有一个洞口,从那里乐渊能够感受到一丝风的气息以及光亮。虽然不知道那里究竟通向哪里,可是对于乐渊而言除了这一条路之外别无他法,除非乐渊还想继续折返地狱路寻找其他的出口。

  “这个大小……不好办啊!”

  乐渊没有急着动手,他都已经来到距离出口不远的地方了难道还要因为心急而功亏一篑吗?

  根据乐渊的观察,这里的洞穴并不大,以乐渊外附魂骨翅膀的大小来看根本展不开,也就是说单靠飞行想要上去那是想都别想。而如果想要用爬的上去,在乐渊摸了摸洞壁之后便几乎排除了操作的可能。

  太光滑了!

  乐渊摸过的洞壁比起镜面还要光滑,摩|擦系数不说为0却也近乎为0,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天然的洞壁,可是这鬼斧神工的洞窟却告诉乐渊这可能真的是天然的洞窟,只有鬼神之力才能够在这里制造出如此绝壁。

  咔——

  乐渊的精金匕首伴随着他的一刺进入了洞壁不过区区一寸,要知道这可是凝聚了乐渊三成魂力施展的一刺,就算是一个七环防御系魂圣不是站魂技仅仅武魂附体,也不敢说挡住乐渊的这一手。而面对完全没有魂力防御的天然岩石,竟然只能够刺入这么一点的深度,这足以说明这里的岩石硬度超乎寻常。

  “这是要逼死人吗?还带自我修复的,真是一个麻烦啊!”

  当乐渊将匕首拔出来之后,造成的小洞不过短短三十息的时间便消失地无影无踪,看起来就像是完全没有受到过伤害一般,这种恢复速度堪称神迹。

  “唉——算我欠你的,折磨人的小妖精!”

  回头看了一眼暂时被自己放在一边,依旧处于昏迷之中的比比东。乐渊手中魂力波导一闪而过,随即他的手上便多出了一根绳子,伴随着乐渊动起收来顿时比比东被他用绳子绑在了身上,虽然显得碍事了一点,可是足够牢固也不至于将比比东落下。

  乐渊的臂环空间魂导器中固然放置了绳子,可是足足两百米的高度就算是绳子也不好使,况且比比东昏迷不醒他也不放心放任比比东一人在这洞窟下面。

  咔——

  一把百炼精金匕首被乐渊刺入了距离地面2米的洞壁之中,乐渊纵身一跃而起施展轻身之法跳到了匕首刀柄上,随后再度从臂环空间魂导器中取出第二把匕首,再度发力的乐渊稳稳地落在了距离地面足足3.5米斜上方匕首刀柄上。

  “去!”

  武魂百炼蓝银草出现,好似乐渊手臂的延伸向着位于乐渊脚下的第一把匕首包裹起来,伴随着乐渊一用力之下,那原本插|入洞壁中没有万斤力量根本拔不出来的匕首再度拔出并且被百炼蓝银草送回到了乐渊的手中。

  “虽然麻烦了一点,可是我不差时间……继续开工!”

  重复着之前的动作,乐渊再度将这一把匕首插在自己斜上方1.5米的地方,就这样像是爬楼梯一般一步一步向上爬去。

  差不多一百米的高度足足花去了乐渊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而到了百米乐渊便已经报废了两把精金匕首。

  攀登这绝壁在无法利用魂技的情况下乐渊也只能够用这种方式上去,毕竟单纯的轻功步法想要在如此绝壁上前行,就算是乐渊也不敢保证足足两百米高不会一次气还要带着一个人上去,难度太大不想要赌。

  相反乐渊现在使用的方法除了比较考验家底,没有空间魂导器以及绝技的人,根本玩不出乐渊的花样了。

  没有空间装备装不了足够的匕首,没有乐渊这样如指臂使的使用百炼蓝银草的鞭子绝技也不可能在百米高的地方不断挥手装逼,没有足够的体力以及耐力,仅仅是带人攀爬百米就足够他受的,更不用说在坚|硬无比的洞壁上连续不断的打洞……

  种种麻烦之下注定了想要学乐渊这一招脱身的人整个世界上屈指可数,当然乐渊离开的方法也几乎不存在复制性。

  直到两个小时之后,乐渊这才纵身一跃穿过了洞顶的白色光幕彻底离开了地狱路。

  而在离开地狱路的一瞬间,在白茫茫的世界中属于乐渊的力量被完全压制,不仅仅是魂技不能够使用,连武魂都无法召唤出,全身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力量,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只有一个——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