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6章 踏破地狱路,血妖炼血精

  一剑青莲起,苍天泣碧血!

  比比东纵然早在杀戮之都的这些年已经见识到了乐渊的剑术,可是这时候的一种断空还是让她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形容乐渊的所学,这一击绝对不比六环的魂技差,甚至于在武魂真身的增幅下也很难达到如此恐怖的一击,而这还不是魂环技,而是类似于昊天宗乱披风锤法的自创魂技。

  比比东可是相当明白自创魂技对于一个势力的价值,昊天宗缘何能够力压七宝琉璃宗以及蓝电霸王宗成为上三宗之首?除了七宝琉璃宗武魂有着致命的弱点之外,更是因为蓝电霸王龙没有昊天宗这样决定性的搭配昊天锤的自创魂技。

  当然比比东并不觉得乐渊的和一手剑术能够人人都学得会,但是只要有百分之一的人能够得到真传,她相信武魂殿统一整个斗罗大陆的进程将会提前50年。多学一个自创魂技丝毫不亚于多了一个魂环,这对于魂师的生存能力来说是一个飞跃性的提升,辅助系魂师也能够拥有不亚于强攻系魂师的攻击,这能够决定斗罗大陆未来的势力排名!

  而不等比比东细想,那暗金三头嗜血魔蝠已经拍打着翅膀飞至了距离乐渊足足有50米的地方,这个距离纵然乐渊的剑气还能够波及到,可是想要凭借剑气再杀敌那就是痴心妄想,想要击杀这一只暗金三头嗜血魔蝠最好的方法自然是将他吸引到五十米以内,越近越好,这样才能够带给乐渊一击必杀的机会,否则只会令这一只魔兽重伤而不是必死。

  “啾——啾——”

  这暗金三头嗜血魔蝠已经拥有了不俗的智慧,之前在乐渊出招后便已经通过同胞的死亡测试除了他的极限攻击距离。而在到达攻击范围之后,这暗金三头嗜血魔蝠不但没有立即攻击或是试探,相反不断有血色之气从它的身上泛出随后再度融入到它的体内。

  “修罗王!快点想想办法吧,这个家伙似乎在用魂技强化自己,再这么下去对我们太不利了!”

  乐渊没有自曝身份,而比比东也明智地以修罗王称呼乐渊,另一边乐渊也称呼比比东为罗刹女王,双方非常默契地没有直接揭露对方的身份。

  “办法?不需要,保护好你自己!我去去就来!”

  啪——

  就在比比东的眼前,乐渊的背后出现了巨大的金色羽翼伴随着羽翼一挥,乐渊的身体好似一道利箭朝着魔蝠飞去。

  “原来,这还不是他的全部底牌……真的是他吗?”

  望着乐渊远去的背影,比比东双眼有些迷离了。乐渊的身形,他的动作,他的口气乃至于他在战斗时的习惯对于比比东来说都极为的熟悉,甚至于带给比比东的感觉也和数年前见过时差不多,比比东纵然一直没有询问真名,可是紧靠女人的直觉已经令她深信不疑。

  九年的时间就算以武魂殿的力量也没有找到乐渊的踪迹,得到的总是似是而非的假消息,比比东原本以为乐渊会像从前的许多天才一般如流星般出现,有如流星般陨落,永远成为不了如她老师一般在斗罗大陆上上长明不灭的耀阳。

  可是九年之后,比比东却看到了一颗比起她老师武魂殿教皇千寻疾更加耀眼,更加潜力无穷的旭日在她面前升起。作为武魂殿的一员,比比东本应该为了武魂殿灭杀这敌对的天才,可是比比东更加清楚她做不到,也根本不想去做……

  她和他之间的差距非但没有随着两人的分别有所缩减,相反乐渊的成长速度超出了她和老师千寻疾两人的想象。

  “万千剑气冲云霄,血河尽头浮屠起!绝空!”

  这杀戮之都或许禁止了魂技,可是有一点它是禁止不了的,那就是外附魂骨这一类本身就具有了作战能力的魂骨。乐渊的外附魂骨羽翼早已经成为了神衣的一部分,飞行可不是魂技的一部分,能够利用乐渊自身的力量支持飞行,就和唐三的八蛛矛除去魂力吸收外也是神兵利器。

  借助羽翼与那暗金三头嗜血魔蝠接近,再用决胜的一击给与它致命一击,纵然这一只魔兽是魔蝠之中的老大,通过血池之力获得了超凡脱俗的恢复能力,但也架不住绝空这一招那无穷无尽的剑气波涛将其吞没。

  这地狱路可不仅仅是个考验更是一处宝地,伴随着乐渊将这疑似BOSS的魔蝠击杀,对方体内海量的血气主动融入到了乐渊的体内,进一步增强了乐渊体内的杀戮之气。虽然乐渊并不知道这杀戮之都是以何种形式赐予通关者杀神领域的,可是乐渊知道他和比比东之间的杀戮之气那是完全两个水准,真要是杀神领域出现冲突,乐渊也有自信用同样的领域压倒对方。

  通过了魔蝠守卫的这一段路,接下来的路途倒是轻松了不少。一路向下进发,看似笔直的窄道实则将二人带到了接近血池的地方,乐渊看着四周的发现除了他们脚下的窄道之外这血池周围还有其他看起来并不相通的通道。

  “地狱路并不止一条,看起来这试练也不是前人磨难后人享福的事情,就算传授了经验给后人,他们恐怕也很难用得上!”

  “是啊,这杀戮之都真可谓藏龙卧虎,危机四伏!”

  跟在乐渊身后的比比东顺着乐渊的目光也在四周观察了起来,伴随着他们的深入,仿佛要进入血池中一般,更关键的是这飘散在空气中的血气越来月浓郁,毒也更加难缠,就算比比东有心使用魂力阻挡毒素,却也架不住周围那无穷无尽的毒素。

  当二人接近血池底部的时候,二人脚下的窄道联通到了一个磬石平台上,那平台看来足足有近千平方,乍看起来倒像是一个擂台。

  当乐渊与比比东纷纷踏上石台之后,只见周围的灼热血浆之中竟然走出了两个人形生物,这与其说是生物不如说是血浆构成的奇特生命体。

  “血妖?而且还是杀戮之都孕育的血妖嘛,好东西啊!”

  血,乃是生命之精,这杀戮之都血池的血液可是包括了魂师到封号斗罗级别的血液精华,可以说在千百年来这些血液经过奇妙的反应诞生了这样的两个血妖,虽然不能够算是魂兽却更加神奇,体内甚至含有血精。

  论价值恐怕比天梦冰蚕曾经服用的万年寒髓更加珍贵,常人服用壮大气血,不说拥有了不死之身,可是气血之强绝对能够超越强攻系兽魂师,甚至达到超高速再生的水准。

  而那两只血妖也将目光望向了乐渊以及比比东,他们的杀意竟然比之比比东这个在杀戮之都诞生的准杀神更强。